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戒烟 精选

已有 7050 次阅读 2014-11-12 10:43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戒烟| 戒烟

炎炎烈日下,成天喜迈着老水牛般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向村里的小卖部走去。其实,不光是脚步,成天喜的精神、身子,还有他过的日子,都活生生像一头老水牛。他每天除了不停地干活,就是吃他媳妇煮的草一样的食物。阳光里,成天喜水牛一样光溜溜的身子活像刚蒸熟的抹了酱油和豆豉的肘子肉,黑里透着枣红,油光发亮,热气腾腾。唯一与水牛不同的,是成天喜的身上多挂了一条短裤——确切地说,是一块遮羞布。

“天喜,干么子去?”路上若有乡亲这么问天喜,天喜会始终如一地报以一幅懒洋洋的怪笑,再神秘兮兮地松开一只贴在胸口的手,手上躺着的,是一枚鸡蛋。没有言语,但乡亲都明白,天喜又用鸡蛋换烟抽了。

天喜的烟瘾全村闻名,那是因为他媳妇治理烟瘾的手段和力度之狠闻名全村。天喜媳妇外号“句句婆”,人如其名,骂起人来句句刻薄得死,毒滴滴的。统领一个八九口人的大家庭,执法不严、句句不薄,必定家将不家,对这一点天喜是深明大义的。天喜想不通的是,人不吃饭会死,人不抽烟无劲,只干活不抽烟,比既要马儿快快跑又要马儿彻底不吃草还要命,这么浅显的道理句句婆就是不懂。天喜曾无数次对句句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他无数次深刻体会到,说动句句婆比说动一头牛还要难得多。无奈之下,天喜只好抛弃幻想,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

天喜的烟瘾确实到了不抽便没劲的份儿上,特别是面对重活、急活时,天喜如果抽不上烟,就好像车子加不了油,只好蹲着或躺着,等待救援。句句婆长期专职修理天喜,早就摸准了这部车子的性能,每每如此时刻,她比电视里指挥抗洪救灾的大领导还要慷慨和有魄力:“不抽会死人!”她打发儿子赶快上小卖部买烟。

有一次,又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天喜这部车子又突然没油了,躺在堂屋的凉席上,毕直,僵硬,无声无息。句句婆修理一番后转而哀求一句:“活干完了就抽,行么?”这种温柔中带着哀求的话语让天喜触电一般,他一个鱼跃跳起来,跑到门外,仰望天空:“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的嘛!”他学习乡镇干部打起了机关腔:“这这这这个嘛,那那那目前就要抽!”从此,“目前就要抽!”成为村里烟民的口头禅。

天喜的三儿子读书“封得王”(意即称王称霸),考上县重点高中后,一屋人天天围着田里和地里转都供不上了。偌大的家庭总算看到了一点冲出农门的星星之火,天喜的觉悟突然有了极大提高,他一边心甘情愿继续当牛做马战天斗地,一边配合句句婆把裤带勒得再紧一点,从牙缝里尽量再挤一点,至于叼在嘴上的东西嘛,用天喜自己的话说,那又不长肉。

然而很快,天喜就对自己的觉悟后悔了,因为他越战天斗地便越感觉不能没有不长肉的东西。他反思,以前不抽烟干活便没劲,完全是劳动人民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但觉悟这东西就像领导的官位,上去了怎么下得来,故伎重演在天喜看来是自掀耳光,使不得。天喜这才因地制宜搞起了地下活动——“偷”家里的鸡蛋到村里的小卖部换烟抽。在天喜看来,这样的活动之所以十分必要,一是它促进生产,二是它构建和谐。

天喜是个诚实人,从来都是明人不做暗事,干的说是地下工作,其实每次在去小卖部的路上,只要有人问及,他都会如实交代。所以,天喜用鸡蛋换烟抽这种原始人做的交易,不多久全村人就都知道了,只有句句婆是个例外。句句婆不知道,那是因为她从来没问过天喜,这就不能怪天喜。人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其实人越诚实也越安全。

男人们干的事情尽管媳妇永远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毕竟最终都会知道,而知道之后,地球人都知道,后果往往不是一般的严重。天喜作为一个老革命,对此自然早有心理准备,为了叭几口那不长肉的东西,他情愿做一头老水牛,一边吃力地往前走,一边任句句婆拿着粗粗的鞭子,恶狠狠地抽打在他身上。

那场刻骨铭心的严重后果后,天喜克制了好多天,在他看来也许是好多年。一天上午,天喜战天斗地一阵子后想回家喝口水,走到家门口,见一只母鸡正走出笼子,咯咯答咯咯答地叫个不停。天喜一下子口不渴了,他疾步走近鸡笼,伸手抓起那枚热乎乎的鸡蛋,转身大步流星向村里的小卖部走去。

走了大约二三百米,天喜小心翼翼地回头望了望。他望见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正俯身在鸡笼边,一只手伸进了笼子。天喜没有多想,继续前进,只要没看见句句婆,他心里就无比踏实。

天喜的老母亲虽然有天喜、天乐、天福、天寿等差不多添什么好东西的儿子都有,但她在老伴去世后一直过着近乎孤苦伶仃的日子,儿子们只按份子给她勉强凑够主粮,油盐酱醋全靠她养的那只母鸡下蛋换回来。

天喜从小卖部回到家里,或许是“做贼心虚”,他忍不住往那个鸡笼瞥了一眼,发现里面竟躺着一枚鸡蛋。从此,天喜便再也没有抽过烟。

 

父老乡亲……

[1]乡亲们说:大学里肯定也是不上课的老师最牛B

[2] 【拍案】院士怎么可能比院长还大了!

[3] 父母会养猪,孩子会念书

[4]教授是给别人看“八字”的人

[5] “全民皆偷”并非“人人可偷”

[6]体制也是一种基因

[7]他们简直可当我爷爷

[8]真心就好,长久可贵

[9]乐在其中不一定乐在其终

[10]记住了父亲的生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842843.html

上一篇:诺贝尔奖是“麻将里的大胡子”
下一篇:国外博士生都过的啥日子?

37 李学宽 刘艳红 左宋林 王志杰 李方和 李志俊 孔梅 刘立 罗汉江 文克玲 沈律 唐凌峰 徐迎晓 李宇斌 王水 孙永昌 曹聪 李小文 罗德海 胡九龙 刘钢 武夷山 赵美娣 黄秀清 刘全生 冯大诚 钱玉忠 应行仁 尤明庆 黄璟 刘光银 田青 黎安勇 biofans htli peosim for2wha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0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