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长沙无“龟”,人人是“鳖” 精选

已有 16819 次阅读 2014-5-13 08:45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海龟,土鳖| 海龟, 土鳖

在老文看来,长沙有两点特别可爱之处。一是她号称中国的“脚都”,全心全意“为人类的健康事业服务”(袁隆平先生为一家洗脚企业的题词)。长沙的洗脚业特别发达,据说已发达到老牌的英帝国主义土地上去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洋人也反过来被我们“文化侵略”,指日可待。长沙的洗脚妹技术精湛,也非常敬业,不仅把你的脚拿捏得让你爽得要死,还能把你身体的某个部位或器官可能有毛病都拿得出来,然后再教你如何调理,十分贴心;历史上,就老文所知,能治未病之病的高明医生唯有扁鹊,如今医院里“医闹”频发,兴许是因为再世扁鹊不在医院而都到洗脚店里了。

五一”假期,一位 “海龟”大牛(尊称“牛龟”)来“脚都”长沙游学,某大学一学院院长召老文加入陪同团,活动之一是陪“牛龟”参与人类的健康事业。我们正在皇帝般地享受着轻重有度的拿捏,突然听到走廊里有一男子大声呼叫:“张鳖,在哪里噻?”对门房间传来嗓门更高的应答声:“肖鳖,在啯里(这里)。”“牛龟”好奇,来这儿洗脚的怎么都是“鳖”呢?院长正想给“牛龟”解释,一位洗脚妹抢先了:“来我们这里洗脚的都是‘鳖’,不是‘鳖’一般不会攒团来。”院长本来是一番诚意安排“牛龟”有皇帝般享受的,但洗脚妹这么一搅合,他很可能在“牛龟”心中就成了一位存心想拉皇上“下水”的和珅。他打住并严厉“喝斥”洗脚妹:“小妹子别胡说八道!我们这里也有‘龟’,这位客人还是大‘海龟’呢,龟脚你们敢不洗吗?”

对门房间又传来鬼哭狼嚎般的歌声——那群“鳖”们十有八九是刚从酒桌撤到洗脚店的,唱的是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里阿庆嫂的经典唱段: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绝对不是老文耳背,老文分明听那“鳖”把“来的都是客”唱成了“来的都是鳖”。“牛龟”虽已成“龟”,但也是穷“鳖”出生,从小没少受革命样板戏的熏陶,对这个唱段特别熟悉,他也把这句听得格外分明。“牛龟”不忘同情劳苦大众,更懂得如何怜香惜玉,他主动为洗脚妹解套:“这小妹洗脚不也像阿庆嫂开茶馆嘛?来的都是‘鳖’,全凭手一双,有什么龟不龟鳖不鳖的!”小妹盛赞“牛龟”是世界上素质最高的人。

龟”“鳖”立场一致,话题便轻松了。老文兴致勃勃地为“牛龟”讲解长沙的第二个特别可爱之处——长沙无“龟”,人人是“鳖”。长沙人——尤其是长沙男人——互唤对方,一般只取对方之姓再配个“鳖”。千万别以为这是暴粗口或侮辱人,长沙人恰恰是只有这样互叫才凸显双方是铁哥们,除此之外的称呼,必然反映两者之间在亲疏、长幼或职务等方面有距离。例如,“王鳖,在做么子噻?”“孙鳖,还能做么子咯!在看文献噻!”王鳖和孙鳖关系非同一般!对门房间的张鳖和肖鳖在公共场合声嘶力竭地“鳖”来“鳖”去,他们甚至可能是死党。老文特别针对“牛龟”再举一例:“你是‘牛龟’,但只要你来长沙,再怎么‘牛B’的‘牛龟’,你都成了‘牛鳖’。”

牛龟”觉得这新鲜、有意思,连连点头:“这样好!这样好!”老文诱敌深入,问其好在何处。“牛龟”忧国忧民:“人无‘龟’‘鳖’之别,与国际接轨了。这是一种绝对的公平和无限的包容,正是一所大学应当拥有或追求的。”老文从来境界不高,显然丝毫没有这种意有所指和意味深长。这一点院长也看出来了,他老人家甚至更邪门地解读,老文这只正宗“土鳖”当着“牛龟”的面津津乐道“龟”“鳖”不分的长沙风俗,定有险恶用心。

院长其实也是一只“龟”,至少曾经在海里洗过澡。他奚落老文:“老文这是像仇富仇官者那样有仇龟心理。如今即使像老文这样的‘高大上’‘土鳖’在大学里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所以老文仇龟可以理解,但可惜仇错了对象。”他转而对天放炮:“中国的大学最讲阶级立场,它喜欢在不同时期或阶段出于自身需要划分阶级队伍,你会不时感觉到你可能又不属于正确的阶级了,随时有被清除的可能。例如,它才把人分为高、中、低三端,你不想低人一等,便拼了老命成为高端,但等你‘高大上’了,它又开始把人分为‘鳖’和‘龟’了,因为它开始认为‘龟’的占比高才是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标志了。看现在的‘一流’大学,不是‘龟’就别想进去,混进去了的‘鳖’不去搞个‘龟’马甲,这辈子就坐在瓮中随时等捉吧!”

老文坦承自己虽是瓮中之鳖,但坚称从不惧捉,更不仇龟。相反,老文比一些“海龟”更能理解中国的大学在入职、晋升等一些关键环节“龟”“鳖”有别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老文发自内心地认为,大学“龟”“鳖”有别是中华文化礼贤下士的最好体现,这就像中国的家庭,某个成员外出打拼数载,一朝归来,全家老少都会端出最好的珍藏或倾其所有,以最满腔的热情,去迎接他、对待他。老文倒打一耙:从老文接触的“龟”看,他们大多来自浩瀚大海并遍历学术高地,所以都有海一样的胸怀和山一样的境界,但他们很难被大学出于礼贤下士为“龟”打造的相对优势所“收买”,反而比憋屈的“鳖”更抱怨大学的包容和公平。

这不,“牛龟”就像老革命激发了新斗志,越说越来劲了:“办大学不就像阿庆嫂开茶馆嘛!——垒起灶,摆开桌,张张嘴,迎五湖四海,送人走茶凉,有什么‘龟’样和‘鳖’样;‘龟’和‘鳖’,都是鳖,想来想留你张一张嘴,到课堂上去遛一遛,让大伙来听一听,几斤几两不就周详又周详了嘛!”院长滑头之功了得:“办大学不也像开洗脚店嘛,来的都是‘鳖’,全凭手一双,有什么龟脚和鳖脚。”老文暗暗感叹:祖国母亲每年送这么多“龟”们去海外留学,这不白送了嘛!这“龟”们留了一大圈,回到祖国的怀抱,到头来竟说办大学与开茶馆和洗脚店如出一辙,而开茶馆和洗脚店不正是只有中国人才有的独门绝技吗?

院长进一步落井下石:“中国的大学,一方面只能培养‘鳖’,一方面却只限引进‘龟’,其做法就像很多食品作坊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从来不吃自己生产或加工的食品,也像很多官员口口声声要老百姓买国产奶粉,但自己家人从来都是宁死不吃,他们宁愿花大价钱,一切都买国外的。”“牛龟”一锤定音:“大学校长有食品作坊主般的高明,但不见得比食品作坊主高尚。没有教育自信正如没有产品自信,上乘的甚至合格的都要靠别人。”大学的当权者真是两头不是人——“鳖”窝在瓮中胆战心惊难说其好,“龟”得了便宜却到处“卖乖”,同情,同情!

鳖”来“鳖”去的长沙人、从未进过大学门的洗脚妹和阿庆嫂,他们身上居然体现出一种大学里才有或该有的东西,不可思议!到底该两眼紧盯世界“一流”还是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到底儿了就明白了。“‘鳖’来‘鳖’去”不要紧,“别来别去”也许就问题严重了。

(2014-5-12,Singapore)

 PS:这篇博客文章贴出后,有人给老文打电话,说读了后都笑喷了,又情不自禁地推荐给身边人读。他们反映:是那么回事,但俗了点,否则应该可上《人民日报》。老文反思了一下,是读者心术不正,老文其实没有任何歪念。为不“污染”观感,老文打算言归正传:把全文的“龟”都替换成“归”、“鳖”替换为“别”,题目自然就成了——长沙无“归”,人人是“别”。这样应该就很哑了,不对,应该是很雅了。(2014-5-17)


老文乱弹琴…

[1] 轿子是谁发明的?

[2] “敢为人先”与“绊哒脑壳”是一对孪生兄弟

[3] China:俺们长沙人民读“呷哪”or“掐哪”

[4] 教授是给别人看“八字”的人

[5] 领导开博客,群众怎么办?

[6] 农夫与牛

[7] 狗叫和鸡叫才是世界语言

[8] 一部车,一身病

[9] 大爷、女人和狗

[10] “挂科率”与“前三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93914.html

上一篇:很少读完一本“杂书”
下一篇:论文被拒,“内幕”捅到报纸上去

89 罗德海 马建敏 李俊 吴飞鹏 王振亭 陈永金 张云 焦豹 李学宽 秦逸人 魏国 黄彬彬 李志俊 唐凌峰 熊李虎 贺泽霖 林中祥 马浩 黄华军 周健 郭睿 王伟 逄焕东 褚昭明 李宏强 牛登科 徐满才 曹聪 刁有彬 武夷山 杨知 郭宾 卫军英 徐晓 徐耀 李和 陈冬生 刘洋 丁龙 陈安 侯高垒 赵美娣 余海涛 刘浔江 肖振亚 李土荣 彭海杰 刘立 徐政基 朱云云 赵广立 苏光松 李泳 周跃明 徐大彬 贾伟 贺乐 李春发 罗晓清 王善勇 王永林 王启云 黄秀清 曹建军 李冰 陈列尊 曹墨源 梁忠伟 翟远征 王林平 姚伯元 JIANHUN lbjman wangqinling aliala Majorite seanhhu biofans dangping hkcpvli herocaleb anran123 yunmu waygoing liqinfang bridgeneer unicron mbnl ericmape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