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年 精选

已有 18670 次阅读 2014-2-10 09:47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基金,过年| 基金, 过年

【题记】老文去年底曾在学院QQ群里就基金申请一事激将年轻老师:“任何一个有博士学位的年轻人,只要不舒舒服服过年,花一个月全心全意写本子,拿不到基金找老文算帐!”马上就要开学了,老文真的得到严重警告了。为保老命,老文只好费点笔墨再论证一下“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年”的谬论。当然了,若真有人找老文算帐,老文心里还是有个小算盘的:你怎么证明自己没有舒舒服服过年呢?不管怎么说,老文的心愿毋庸置疑是美好的:没过好马年的人儿马上拿基金!

 

北风吹,雪花飘,基金申请的号角吹响了。年来到,老文说,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年了。这既是老文刻骨铭心的经历和感受,更是天底下为基金而奋斗的劳苦大众的真实写照!“青椒”如此,大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先说一个并非道听途说的大牛拿基金的故事。

一位973项目首席曾感叹,别看他当首席很荣光,其实那是很要命,当了的人很少有还想当的。这哥们说,越是大项目,牵涉到的学科或领域越多,别说提炼出科学问题,就是把相关学科或领域的文献读懂并拟出个发展脉络来,足以相当于同时读了几个硕士和博士。这哥们信奉读硕读博就应了无牵挂,于是把老婆孩子打发回老家过年,他独自一人吃住行在办公室,一个热水壶、一堆方便面、一部电脑,陪他度过了一个寒假,没刷过牙,没洗过脸,更没洗过澡,像动物般生活,享“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神仙般感觉。他说,一个本子,如果没有让你兑层厚皮甚至要了你半条老命,投出去后十有八九是石沉大海。

想拿基金就别想过年,其实还有理论依据的。其一,上过课的老师都有体会,课备没备、备得透彻不透彻,讲课效果是有天壤之别的;春节正是基金申请的最佳、也是最后“备课时间”,因为基金申请的截止日期恰好设置在春节后不久。从这个意义上说,基金从设立的那一刻起,就没打算让想拿基金的人好好过年。

其二,诸葛亮同志教导我们“学须静也”,我们还常被告诫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所以,如果是真为了科研而真想拿基金,那么春节无疑是一年当中唯一(注意是唯一)最适合科研、从而最有可能出思想的战略“机遇期”。过年了,“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了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没有大鬼小鬼捣蛋的战略“机遇期”,学有静,学问有寂寞,这至少创造了成功的客观条件,反观一年365天,中国的大学除了春节何时让人静过和寂寞过?

不信马上可比一比瞧一瞧!春节过后马上就要开学了,领导们一个个又将是一马当先并策马扬鞭和快马加鞭,大学又将回复到大会小会、改革改制、评比评价的万马奔腾或万马齐喑状态,十万火急特别多,十分重要特稀少。马年了,人人都渴望心愿或梦想马上实现,对科研人来说,最大的梦想莫非诺奖梦。百年诺奖史表明,诺奖钟情好山好水好寂寞,不屑好脏好乱好快活。一月的寂寞“机遇期”,如何敌得过一年365天的寂寞常态化!

马年了,老文的心情马上变好了,原因之一便是马年老文不打算拿基金了。不拿基金的老文看到想拿基金的年轻人中了老文的邪后真没好好过年,老文的心情马上变得更好了。幸福都是比较出来的嘛!

老文在大年初四就从老家返回了学校,不是不想好好过年,而是更想好好休眠。走在空旷的校园里,老文马年碰到的第一个熟人是阿丁。阿丁说,为了拿基金,他大年三十才赶回老家,下了一堆文献,本打算在老家啃,边陪父母边写本子,但回到老家才深切感觉到过年是啃文献的大敌,他毅然决然地于大年初一便远离了大敌,赶回学校躲进大楼成一统。头发油渍渍、脸色阴沉沉的阿丁神采飞扬地向老文炫耀,过年了,学院大楼内那种空荡荡、静悄悄、阴森森、死沉沉的感觉真是倍儿爽!

阿兑是个凡事预则立的人,赶在年关的最后时刻出台了一个基金本子初稿,在除夕零点钟声敲响前夕发到了老文邮箱,一通“马”字组合拜年词后,切入正题,渴求“高人”老文不吝指点、一定要不吝多多指点。大年初一,阿兑又给老文发来拜年加提醒短信,老文看后情不自禁马上想起了黄鼠狼。老文十分不忍心阿兑本该欢欢喜喜过大年却悲悲切切受打击,当然更万分不情愿浪费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幸福时光,哪怕是一丁点儿,去研读早已令老文厌倦的基金八股文,于是马上回复:写得很好!马上能中!

阿良今年想申请一个大一点的项目,要做的功课自然更多。阿良有过拿基金的经历,对于拿大项目,他有心理准备,也做了不少探门道、抠脑门、啃文献的前期功课。阿良称得上是科研迷,对如何做科研很有见地。他曾说过,要做出好的科研,就要像LD那样,敢于放弃富足的生活,情愿猫到阴冷的山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年关将至,阿良马上决断:今年过年不回家!学LD,猫“山洞”,语不惊人死不休!阿良的父母闻讯后,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来长沙,人生第一次远离故土在他乡“山洞”过年。

想拿基金就真的要抛弃幻想别想欢欢喜喜过个年?是的!据老文观察,在中国,任何一位大学老师都永远是杨白劳的命,因为你永远欠你的东家,也就是你所在高校,一个项目。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时,你的东家就会像黄世仁同志那样,亲切地看望你、慰问你,一边向你收债,一边向你又吹响了基金申请的号角。

PS:据网报,也是去年底,北大科研部部长在国家自科基金申请动员会上说:“有三种人不能在北大混,一是每年把春晚看完的,二是每天晚上要看连续剧的,三是周末和晚上不来实验室的。”看来,在新的历史时代,无论是吹号的还是听号的,无论是黄世仁还是杨白劳,英雄所见略同。看不到历史趋势、甚至逆潮流而动的年轻人,终将被历史淘汰。

 

欢迎接着读:

[1] 没有科研经费,降了!转了!走了!

[2] 左手基金,右手论文,一身轻松

[3] 写得出好论文的拿基金是早晚的事

[4] 基金申请在高校已成为自发的群众运动

[5] 基金标书就是开题报告:哪壶不开提哪壶

[6] 校长是神仙,教授愿当狗

[7] 总有你吃的,总有吃你的

[8] 科研业绩多多,科研成果是零

[9]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进行时



基金申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66163.html

上一篇:一个学术报告,别人可看透你一切
下一篇:老公眼里,最爱做家务的老婆最迷人

55 刘建兴 林树海 杨平 朱教君 郭睿 赵美娣 武夷山 周正贵 刘立 郭向云 王云才 王春艳 林中祥 汪晓军 刘艳红 黄秀清 张铁峰 路运才 郭军伟 罗帆 陈志刚 文文 秦逸人 孙长庆 孙永昌 王正全 曹建军 闫安志 刘淼 徐绍辉 唐凌峰 陈列尊 王恪铭 曾红 柳林涛 曹聪 龚直文 彭真明 陈儒军 韦玉程 齐江涛 向茂乔 罗晓清 李汝资 吴志峰 徐攀 李浪 姚远程 姚伟 biofans haozhangyu dulizhi95 yxh3161 htysth lingling10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2: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