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如何才能每年发10篇左右nature和science?

已有 33943 次阅读 2013-12-19 11:39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创新,恋爱| 创新, 恋爱

科学网陈安同学可以说是文老师课堂上最多手多脚的同学,没有之一。文老师昨天到隔壁邻居(他的母校)以作报告为名,行讨酒喝、收银子之实,被陈安同学认为是显摆,那请问陈安同学我们还要不要搞学术交流?你或许认为即使要搞学术交流,也用不着说呀!那你说说,搞了而不说,领导和群众怎么知道你搞了、而且还在搞正事?

科学网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山一样”、“海一样”教育实践活动,在文老师看来,陈安同学要治的大病是“山一样”有余,而“海一样”不足。这本来也是本老师要上的另一课“千人为什么做不好院长?”挖出的根源之一。文老师素有“海一样”胸怀,能纳任何山上的水,从不跟同学计较,自然也犯不着跟陈安同学针尖对麦芒。

到了知天命的人,能做、特别是能做好的事,已经不多了,但能看清的事情,的确更多了。天命都知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老文曾经在博文中总结过,随着年龄增长,特别是老板当久了(无论是当导师还是当官员),独立工作能力将逐渐丧失,从动脑、动嘴、动手、动腿自上而下的4种能力看,丧失的首先是动手,其后是动脑和动腿,最后只剩下动嘴能力。老文现在就基本上只剩下动嘴能力了,把能看清的事情动动嘴告诉年轻人,这正是老文出于爱护年轻人的一种考虑。

谈到创新,老文在微博里讲的只是一个片段,背景是有人羡慕有大牛每年在naturescience发表10篇左右论文,这是如何做到的。老文虽然这一辈子一篇naturescience都没上过,但这应该不妨碍老文也有资格介绍如何每年发表10naturescience吧!老文曾经把科学家分成三类或三种境界

第一类或第一种境界:把科学当老婆。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只爱一件事,沉迷其中,陶醉其中,死心塌地,死不悔改。

第二类或第二种境界:把科学当情人。需要的时候,或想起来了,就搞一搞,平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第三类或第三种境界:把科学当B子。一锤子买卖,搞一下就完事。

每年在naturescience发表10篇左右论文的大牛属于哪一类或哪种境界呢?这个问题就在挑战老文的三境界说。照说应该属于第一类或第一种境界,但似乎不妥。大牛虽然对科学是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但对某个科学领域并不是这样,否则每年发表10篇左右naturescience就不大可能。因为众所周知,同一领域每年出现10篇左右naturescience论文是极其罕见的,这10篇论文还出于同一大牛或同一团队就更是天方夜谭了。道理或许是,把同一领域往前再推进一大步,至少靠同一人或同一拨人在短期内是很难做到的。

老文仔细分析后,发现把科学家分成三类或三种境界的确还不能概括全面。从男女之间的关联看,至少,“恋爱”这一形式就被疏忽了。考虑这一形式后,在老文看来,它应介于第一和第二类之间,比第二类高尚,但不比第一类珍贵。

当然,通常,做第一类之前都要做第二类,但做第二类并不一定就会做第一类,而且现实中这种可能性更大。只“恋爱”,不“结婚”,更不“生子”,这样的研究叫“挖坑”,挖的巧、妙、大的话,就可上naturescience,引得众多围观者往里跳,帮他接着挖,一心一意、死心塌地地挖,虽也可能挖出一些银宝宝,但要挖出能上naturescience的金宝宝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可以去鉴赏一下大牛在一年内发表的Nnaturescience论文,基本上是N篇论文就是N个坑,很少是同一坑里深挖出来的。这类科研就叫做自己谈“恋爱”,别人管“生子”,如果子子孙孙繁荣昌盛了,他就可得诺贝尔奖。

至于每谈一次“恋爱”,都会引发围观和naturescience般轰动,那自然不是一般的人做得到的。老文举的例子难道不典型吗?那老文再举一个例子。陈安同学哪一天如果当上大领导了(最好是金大帅),上午到拖拉机厂遛一遛,说几句,头版头条,重要指示;下午又到养猪场瞄一瞄,说几句,又是头版头条,重要指示。所以老文告诫年轻人,“羡慕嫉妒恨子怡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先把自己修炼到她那境界。”

陈安同学试图否定老文把创新比喻成恋爱的绝妙性。老文也启发一下陈安同学:领导和科技管理部门经常号召我们要“学科交叉”,要“科技嫁接”,要“产学研结合”,这跟谈“恋爱”有没有可比性?陈安同学还批评老文:“他的关键词是恋爱容易将两个不同的事物进行胡乱联系,而联系不是创新,但是胡乱联系很可能带来创新。”不知陈安同学怎么从老文那区区140字的微博中看出“胡乱联系”的,你的意思是老文在说子怡“胡乱联系”?你这一歪解,老文倒正在热切期待子怡也联系一下老文,圆他这一辈子也没上过naturescience的梦想呢?

 

老文谈“恋爱”系列:

[1] 搞科学就别娶老婆

[2] 娶漂亮老婆的科学家伙很难有出息

[3] 打光棍:有利于科研不利于教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51026.html

上一篇:做山一样美女导师的开门弟子,成海一样男人
下一篇:升教授,拼命教远不及拼命学

39 曹聪 陈安 袁贤讯 李学宽 吴飞鹏 苏德辰 庄世宇 赵美娣 曹建军 徐晓 赵凤光 武夷山 黄秀清 刘立 翟自洋 梁大成 邢志忠 左宋林 陈进斌 唐凌峰 贾伟 张德元 周雄伟 蒋永华 韦玉程 刘全生 李宇斌 田云川 余世锋 强涛 王云才 陈齐风 陈新 姚伯元 lbjman Majorite zzjtcm ilovelife365 nasagsf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1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