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马后炮:谁有慧眼识得诺奖“潜力股”? 精选

已有 14618 次阅读 2013-11-5 09:47 |个人分类:管点闲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万人计划,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 万人计划

“冲击诺奖”的高潮已过,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放个马后炮。“冲击诺奖”首要的问题是选材:谁去冲?材没选对,诺奖岂不落空?但这材选得对吗?是为题记。

国人对不胜枚举的各级各类人才计划本来早已麻木,然而近日,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简称“国家特支计划”,又称“万人计划”)引发了科教界的激烈争论。诱因便是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报道:该计划将用10年左右时间遴选支持1万名高层次人才,包括100名“具有冲击诺贝尔奖、成长为世界级科学家潜力”的杰出人才。从报道看,“万人计划”直指科学界的世界最高荣誉——诺贝尔奖(简称诺奖)。如此“诺奖计划”,其实现的可能性难免令人怀疑,其明显的功利性也难免遭致诟病。

乍一看,从成千上万科研人员中海选出区区100名所谓具有冲击诺奖潜力的杰出人才(堪称诺奖“潜力股”),从国家层面进行“特殊支持”,赋予“冲击诺奖”的神圣使命,这种做法与培养奥运冠军的“举国体制”如出一辙,也多少遗传了中小学里开重点班或特长班的基因,当然,更饱含了食品安全问题多多时期“特供食品”般的关爱。且不说诺奖能否如此“特支”和冲击出来,仅从计划实施看,面临的首要问题便是选材,我们可以对照奥运纪录依“更高、更快、更强”精神选拔奥运选手,但面对探索未知的科学研究,谁有慧眼识别出诺奖“潜力股”?

识别出诺奖“潜力股”恐怕不比获得诺奖更容易!其一,统计表明,诺奖其实属于年青人,因为诺奖成果大多是在诺奖得主青年时期完成的。从历年人们对诺奖的预测看,即使是早已享誉世界的科学大家,也很难被哪怕是专业机构或权威人士猜中其能否得奖。所以可想而知,要从埋没在科学大家阴影下的年青人中挑选出屈指可数的诺奖“潜力股”,其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

其二,识别诺奖“潜力股”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创举,百年诺奖史表明,还没有一位诺奖得主及其获奖成果在其研究期间被认可有冲击诺奖的潜力。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如果把诺奖“潜力股”比作千里马,即使在美、英等诺奖大国,尽管是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也还不曾有。所以在我们这个零自然科学诺奖国度,即使伯乐常有,恐怕也难免无米之炊。

特别是,诺奖的本质是对人类好奇心的最高奖赏,所有诺奖得主也几乎无一例外说,他们做研究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好奇心驱动的科学研究无关功利,也往往与实际应用毫无关系,这从根本上决定了诺奖“潜力股”的高度不确定性。难怪诺奖得主丁肇中说:“如果为了拿奖而研究,肯定会失望。”所以,把冲击诺奖的“赌注”押在屈指可数的所谓诺奖“潜力股”上,如果不失望,也算是创造了另一座诺奖高峰。

当然,很难识别诺奖“潜力股”,并不是断言入选“万人计划”的杰出人才不可能获得诺奖,因而不应给予其“特殊支持”。相反,为彰显重视基础研究、破解“钱学森之问”的国家意志,对这样的杰出人才更应该不计回报地支持,而不要在他们身上过度贴上“冲击诺奖”的标签。据报道,绝大多数美国的诺奖得主曾持续得到过美国科学基金会不遗余力的资助,日本更是在本世纪初提出了要在今后50年内获得30个诺奖的目标,但两个国家好像都没有从能否得诺奖角度来选择性支持科学家。

同时,很难识别诺奖“潜力股”,并不意味着国家对获得诺奖无计可施,相反,它提示我国的人才计划要遵循科学研究和人才成长的规律,以免到头来是竹篮打水或水中捞月。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每年的诺奖开奖季,尽管谁得诺奖很难说,但诺奖可能花落哪个国家或地区,往往掐指可算。从这点看,培养诺奖得主,与其有心栽花,不如无心插柳。以特殊支持诺奖“潜力股”为标杆,在更多层面、更广范围不遗余力地支持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或许可以期待诺奖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

最后,不得不说,一个国家如何才能诞生诺奖级成果,或许诺奖得主最有发言权。199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亚米德·齐威尔告诉我们:“它需要给予有创新想法的研究者及其合作者一种在不同的研究领域中相互合作的环境。但是,这种鼓励创新的环境不太可能经由结构调整或管理上的调整来形成。因为,官僚化的管理体制和创新的想法是很难相容的。”

(应邀撰写,发表于《中国教育报》2013年11月6日第2版谁有慧眼识得诺奖“潜力股”

(后又被登于《湖南大学报》2013年11月11日第1329期第2版:谁有慧眼识得诺奖“潜力股”?)

 

人才计划话题:

[1] 建议尽快制定人才“帽子”冠名的国家标准

[2] “千人”海龟难抵“垃圾”论文

[3] “牛人”聚一块,心情才愉快

[4]  仇富仇官仇“千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39144.html

上一篇:没有科研经费,降了!转了!走了!
下一篇:失业物理学:越耗越长岗位,越闹越来米米

60 罗德海 郭向云 李汝资 刘锋 马建敏 徐耀 陈德旺 薛宇 张鹏举 赵帅飞 曾泳春 李土荣 喻海良 王涛 苏光松 牛登科 黄晓磊 蒋国华 陈志刚 孔梅 李东风 徐晓 孙学军 彭思龙 杨正瓴 谢蜀生 魏武 王国强 陈小斌 李永丹 印大中 文玉林 戴德昌 赵序茅 曹聪 唐凌峰 赵美娣 王加升 吴明火 李学宽 黄秀清 余世锋 蒋永华 何金华 王江超 杨金波 代恒伟 李由 lbjman anran123 qiuyuwang johnnashzhang zhouguanghui davos biofans ymytm zhngshai abang uneyecat Wanmingf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