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一流大学:不让指标遮望眼,只求声在最高层 精选

已有 11029 次阅读 2013-9-2 09:11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大学,一流大学,大学排名| 大学, 一流大学, 大学排名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根据英国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2013年我国已有13所学校的91个学科进入世界百强;英国的THE-QS世界大学排名中,我国有7所大学进入前200强;在“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中,我国大学在学术研究上进入世界500强的大学由2004年只有8所快速增长到2012年的27所。总之,我国已有一批学科达到世界一流学科水平,一批高水平大学具备了向世界一流大学冲刺的基础和实力。

奇怪的是,如此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并没有令多少人欢欣鼓舞,包括那些榜上有名的大学也基本保持沉默。其实,全世界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大学排名榜,一些大学未上此榜但上了彼榜,也大多一笑置之。想必是国人对大学排名榜早已司空见惯,一方面,这样的排名榜到底有多少置信度、到底能说明多少问题,国人逐渐心知肚明;另一方面,我国的大学离世界一流还有多大差距、差距在哪儿,教育界和科技界都心中有数。从这个角度讲,此种沉默就是成熟,就是淡定,就是希望。

在我看来,用看似客观可靠的数字和指标评估大学及其学科和学术,并依此排名,无异于用身高衡量运动员--按高矮次序给运动员排队是可行的,但按身高分出运动员水平的高下,只能让人笑掉大牙。毋庸置疑的是,在有规模效应优势和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咱中国,创排名机构的指标一流易,树社会大众的口碑一流难!

创指标一流易,显而易见的理由有二。一是有了指标就有了明确的指向、指引、指针,更便于采取“有的放矢”、行之有效的策略,在相当程度上规避或绕开在建设“一流”的征途中必然遇到的困难和风险。科学上是没有平坦的大道和捷径的,但指标上大有文章可做。以论文为例,以篇数为指标时往往高产低劣论文;以影响因子为指标时,写手趋向多做热门,而期刊则合谋互相引用,最近《自然》杂志披露巴西四家SCI杂志合谋互引以提高各自影响因子就是一例;以引用数为指标时催生大量毫无科学意义的“友情”互引。有指标就有策略,指标道高一尺,策略则魔高一丈,只可惜这样的策略往往偏离科学和教育的本质。

二是有指标就必然有量化、有折算,这就很容易刺激用数量优势弥补质量劣势;即使是同一档次无需折算的指标,其含金量也有天壤之别,指标不具火眼金睛,相反,它更擅长一叶障目。例如,“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没有大师,或大师不够,可否用“中师”甚至“小师”去抵?得不了诺贝尔奖,可否用若干篇论文的折算去弥补?再如,同样是《自然》或《科学》杂志论文,有些确属里程碑式进展,而多数事后证明实属平庸,有些甚至遭撤稿;同样是高被引论文,也有正面、中性和负面引用之分。

世界一流大学必有世界一流学科,世界一流学科必有享誉世界的学术大师和引领世界的学术成果,这些都无需排名机构打分和推崇,早已名扬四海、誉满全球。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的优秀学子都心向往之的大学,必然是世界一流大学,这才是世界一流大学的最重要指标,或许也是唯一可靠的指标。这样的“一流”源于学术共同体的认可和社会大众的口碑,指标测不出,排名也排不出

中国的大学亟需“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境界和气魄。只有跳出评估和排名的“浮云”,才能清醒地认识到“最高层”大学的真正“指标”究竟是什么。有指标说明有“身高”,建一流还得掌控学术“制高点”、具备学术“话语权”。如果我们一方面在批判指标和排名,另一方面又在用指标和排名证明自己一流,获取精神胜利,以这样的纠结心情是不可能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

应邀撰写,发表于《中国教育报》2013年9月4日第3版:创一流指标易 树一流口碑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21615.html

上一篇:乡亲们说:大学里肯定也是不上课的老师最牛B
下一篇:“青椒”和“大V”谁该多带研究生?

28 胡荣桂 逄焕东 赵帅飞 王涛 刘四义 喻海良 魏武 吕喆 苏盛 孙长庆 黄盛珠 王锟 曹聪 吴锦宇 孙学军 李伟钢 罗中 李汝资 李宁 周海华 王云才 李志俊 何士刚 刘立 李宇斌 杨正瓴 wangqinling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9: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