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我的同学(高中篇) ——为“精选”,想要跟你去流浪 精选

已有 5583 次阅读 2013-2-25 10:25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同学,博客,精选| 博客, 同学, 精选

蛇年第一博,老文想写他的高中同学。老文的高中同学大多属蛇,今年是本命年,“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天真无鞋的老文幻想他的蛇年第一博能为他的蛇同学消解灾祸、化凶为吉。开学第一天,老文不务正业,白纸黑字想念他的蛇同学,兴许是他还另有企图,是不是套近乎,想要跟你去流浪?

如果按“精英”的定义——“精英”是“精选”出来的少数,通常是同类中的佼佼者,那么老文的蛇同学基本上是“精英”,因为老文班上60来名同学经过三十年前的那场高考,就像科学网个别“名博”的博客一样,几乎全被“精选”,成为绝大多数中的极少数。“精英”被“精选”之后,就可插红旗或戴红花,从此吃香喝辣,让别人垂涎欲滴。以老文的“精选”同学为例,三十年过去了,他的同学当官的位至厅局级,经商的身价千万级,国企做高管,民企当董事,治病的成主任医师,教书的也混到了非著名教授级。

越令人垂涎欲滴的东东越有疯险,这似乎是普遍规律。想“精选”的最大疯险可能是不由自主“想要跟你去流浪”,最著名的例子是范进中举。道理也许是,“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殙”。黄金最受“精选”,疯险最高,殙者是另类“精英”——了无牵挂,只想去流浪。统计显示,想要去流浪者中,想“精选”和已被“精选”者最多。老文那班“精选”同学中,就有不少同学正在流浪或想要去流浪。

今年大年初三是老文的高中班主任老师70华诞,老文看望老师时,老师再次念叨了老文班上两位想要跟你去流浪的同学ABAB当年学习成绩优异,正常情况下被“精选”不成问题,其实即使不被“精选”,他们也有退路,因为他们都是城里孩子,早就吃上了农村孩子必须靠被“精选”才能吃上的“国家粮”。然而,不知咋搞的,越临近“精选”,他们越“惮”越“殙”,虽然最终靠着治“殙”和治学两手抓两手都硬被同一所重点大学“精选”,但终究在脑子里摊上了“殙”事。

也许是人一旦在脑子里埋下了“殙”的种子,他注定迟早都会想要去流浪。A在大二时处了个女朋友,后来女朋友跟他分手了,此事促发他脑子里的那粒种子迅速发芽并开花结果,后来A的家人为了阻止他去流浪,不得不为他选择退学并把他接回老家。近三十年来,据说A不是被关在屋内就是被绳索套在门外,身子遭禁锢,脑子在流浪。

BA稍显幸运,尽管在大学期间有一阵子想要跟你去流浪,但休学一年后继续学业,终于拿到大学文凭。B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外省的一家国营企业工作,但工作不久就莫名其妙真的去流浪了,单位派人和他家人在全国各地找,最后在一座省位城市的流浪者之家——街道上找到了他。后来B的企业改制,他被一次性买断,从此回到原籍,至今在他那县城职业巡街,偶尔捡别人抽剩的烟屁股抽。

其实老文还有一位在高考前夕突然想要去流浪的同学C,他出身农村,性格孤僻,基本不跟同学来往,很少开口说话,属一人一国型。与AB不同,C最终没有接受“精选”,并从此消失在同学的视野中。也许是机缘巧合,几年后,老文大学毕业分配在一所中师学校教书,居然做了C的任课教师。老文第一次见到C,是在第一堂课上,老文很诧,C很窘,此后他们一直默契,纯粹师生。据说C从高中退学休整几年后适逢初中可考中专,而且包分配,于是他改名改年龄又重读初中,最终才成了老文的学生。遗憾的是,C中师毕业当上初中老师不久就从教师岗位退了下来,因为他撂下学生想要去流浪。之后的情况不得而知,在老文看来,永远让C保持一人一国或许是对他最好的尊重和挂念。

老师还特别回忆了一件被老文早已忘却的往事:当年高考语文考试结束后,老文非常焦急地向老师报告他因高度紧张,在考场上鼻孔流血,有血滴在试卷上,老文非常担心他的试卷会被认为在试卷上作记号而作废。老师为老文当年因“惮”而从平时年级前三沦落到高考全校三十而扼腕叹息,而老文一再表示自己一个农家孩子,当年用血洒试卷换取以“惮”代“殙”,没有想要去流浪,已是万幸。但冥冥之中,老文似乎一直在被ABC呼唤:“想要跟你去流浪。”老文教中学时成为C的老师,当大学老师时虽然没赶上教AB,但阴差阳错竟成了AB母校的教授。老文分明听到了上天的安排:“老文同志既有群众基础,又有多个岗位的历练,做ABC的带头人是合适的。”

事实上,有高人已觉察到了,老文可能确实想要跟人或带人去流浪了。最近两年,老文死守科学网,痴迷“精选”,非“精选”博文不写,写的不被“精选”就“殙”,“殙”了自然要祛“殙”,办法之一是自己给自己戴“小红花”,谁知这招又被打假,于是老文又更“殙”。科学网充满爱,为留住老文不去流浪,有勇士猛拽老文一把:“你就不会写不被精选的博文吗?”更有众义士纷纷苦口婆心:对待所谓的“精选”要嗤之以鼻,因为无论是“小红花”还是点击量,都是虚的,既不来钱也不换米。谁知老文不是那么好说服的,以他三十年误人子弟的宝贵经验,他一如既往地好为人师:世上之人,从小到大,学习或工作的目标和动力不都是贴在墙上的“小红旗”或挂在胸前的“大红花”吗?世上之人,特别是男人,不都是常常为得虚而你死我活、对失实而一笑置之吗?听了老文的振振有词后,众博友,特别是美女博友,纷纷向老文扭腰撅嘴:“想要跟你去流浪!”

 

“我的同学”系列:

[1] 我的同学(小学篇) ——他们简直可当我爷爷

[2] 我的同学(初中篇) ——“黑”“白”通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664892.html

上一篇:最后一博:人才到处有,天才已灭绝
下一篇:找一位坐得住的导师

42 李本先 刘立 魏武 魏东平 陈冬生 迟菲 王春艳 陈列尊 罗帆 徐晓 马建敏 曹广福 李学宽 吴飞鹏 陈安 陈国文 刘艳红 平文丽 杨月琴 曾泳春 张铁峰 张鹏举 李土荣 贾伟 武夷山 徐耀 陈智文 赵斌 贺乐 任胜利 李伟钢 戴德昌 王善勇 唐凌峰 李宇斌 赵凤光 杨正瓴 姚伯元 biofans anran123 crossludo clp2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