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帅者靠脸吃饭,不帅用脑科研 精选

已有 16000 次阅读 2013-1-8 15:39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科研,耍帅| 科研, 耍帅

科学网这几天刮起了一股耍帅旋风。这种旋风很容易激发思绪,提升阿Q式的精神,本博主忍不住也想参合一下,怀着葡萄心理也耍一把:我不帅所以我很聪明,因为“聪明人的聪明通常是对其相貌缺陷的补偿”。

谈到帅,我脑海里立马呈现的是高富帅和与之相匹配的白富美,他们是不用耍的真帅。无论从科学史还是从科学的驱动力看,他们应该替代我等耍帅一族成为科学研究的主力军。但拍拍脑袋,再看看身边,如今科学圈越来越少有真帅。何以如此?我能想到的答案是,科学圈只认脑袋不认脸蛋,因此科学圈少有真帅正如娱乐圈鲜有真丑,圈子属性使然,越能靠脸吃饭的人越搞不好科研,正如不能靠脸吃饭的人搞不好娱乐。从两个方面来阐述这个观点。

首先,天生帅者,要么不入科研圈,要么误入歧途后迟早会逃离科研圈,因为一方面科学圈只认脑袋不认脸蛋,另一方面这世界靠脸吃饭比靠脑吃饭的好路子多的多。转述一个一帅一丑两位哲学家的故事。萨特和加缪都是西方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长得很帅,萨特很丑。加缪帅到什么程度?《纽约客》的戈普尼克说:加缪非常帅,是存在主义的唐·德雷珀。加缪访美时,给他的法国出版商写信说:你知道,我随时都可以签一个演电影的合同。饱汉不知饿汉饥,同样,帅哥不知丑男急。帅哥加缪有一次看到丑男萨特拼命向一个漂亮女孩示好,便问萨特为何不能像他那样从容一点。萨特说:你看过我的脸吗?当长得帅的男子或漂亮的女性从事脑力工作时,我们会对他们刮目相看,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本可以选择靠脸吃饭的道路。戈普尼克说:聪明人的聪明通常是对其相貌缺陷的补偿。相貌丑陋而用功思考的人,如苏格拉底和萨特,是在用他们的头脑去弥补他们长相上的不足。科学研究既靠聪明才智,更靠一心一意,所以科研圈子最终圈住的基本上是没有其他选择、只有死路一条的不帅一族。幸运的是,对不帅一族来说,科研也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科研是最能发挥头脑功能的行当,也因此是最能弥补长相上的不足混口饭吃的行当,最典型的例子如物理学家霍金,完全靠脑吃饭。

其次,任何行当都养育人,都滋润人,都可以使人从不帅变帅,通俗的说法叫长脸,科研也不例外,所以不帅不是罪过,没混出头才是窝囊,混出头本身就长脸,比天生脸更好看,比天生帅更酷;但在科学圈子后天变帅者,即用聪明补偿了相貌缺陷的,也很难再搞好科研了,除非他继续不靠吃饭。古今中外无数事例可印证这一点。如爱因斯坦靠着年轻时的东东长脸以后,转而靠吃饭,结果再无科学上的建树,倒是靠着他的气跟天下头号“白富美”梦露搭上了,算是立了一座靠取胜的丰碑。再如,帅哥加缪在学术圈子帅上加帅后,接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零度写作,等于是靠脸吃饭,结果似乎是冥冥之中上天叫他46岁时死于车祸,结局比老爱同志惨多了!反观丑男萨特,他在学术圈子变帅后,依然没有选择靠吃饭的道路,他拒绝了最长脸的诺贝尔文学奖,他依然多产,结果他享寿75岁。单从这点看,死路一条有时反而是活路一条。

回到咱们这个国度,天生的高富帅白富美俯拾皆是,但显而易见的是,高富帅搞不好科研,白富美影响搞科研;天生不帅、后天在科学圈里变帅的所谓帅才也俯拾皆是,包括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都是数以千计,但由于咱们这个国度尤其适合靠吃饭,而靠吃饭者露脸就行、吃得更好,所以能靠吃饭者大多靠吃饭去了。重振河山还得靠天生不帅又还没变帅但又想变帅的老生和后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650999.html

上一篇:博客又不被SCI收录,写它干吗?
下一篇:行行有压力,教授最轻松

61 李汝资 曹聪 王善勇 武夷山 宁利中 肖振亚 陆俊茜 张鹏举 陈冬生 苏德辰 魏武 刘立 李福祥 刘全慧 张骥 李学宽 苏光松 王芳 曹建军 曾泳春 王云才 吕喆 李伟钢 杨月琴 陈安 温晋 赵立平 文克玲 廖晓琳 陈桂华 傅蕴德 彭思龙 徐耀 张玉秀 赵帅飞 刘文礼 赵燕 赵凤光 罗帆 陆泽橼 戴德昌 刘全生 翟自洋 陈列尊 钱磊 王金旭 郭向云 卢冰 李宇斌 徐大彬 翟远征 zzjtcm biofans anran123 xuyiganghz lbjman crossludo yunmu yxh3161 songshu123 xiaonan20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