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 精选

已有 6551 次阅读 2012-2-21 16:41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野鸡大学| 野鸡大学

最近,“野鸡”又成热门话题。谈鸡的话题正好落在我的饭碗里,本博主是鸡博文专家,开博一周年时盘点全部博文,结果是“开博一周年:一堆鸡博文”,周均一只鸡。马上要开博两周年了,不用盘点,我心中有数,周均一只鸡不会打折扣。把“鸡”又跟“学”绞在一起,那更是撞到了我的枪口上,我就是干这行的,我是纪渻子的传人专门训鸡。今天再呈鸡博文一篇,也来探讨一下“野鸡大学”的问题。

前两天一位亦官亦商朋友邀我茶叙,他正好有一儿子正在国外一“野鸡大学”求学,主动跟我聊起了这一话题。其实朋友儿子的求学经历我都清楚,因为他儿子求学的差不多每一步都咨询过我。朋友儿子本来考上了二本院校,也希望在国内就读,但朋友死活不肯。朋友当时咨询我的意见时,我一是从尊重孩子,二是从经济角度劝他允许孩子在国内读个二本院校,何况以后还可通过考研换个高贵的马甲。通过与朋友的言语交谈,我后来终于明白了朋友的苦衷:穷人的孩子读书,追求的是物质文明,重在致富;富人和官人的孩子求学,讲究的是更高境界的精神文明,贵在面子,人在场面上,儿女的出息是最好的面子。

谈到近期的“野鸡大学”风波,朋友满腹牢骚,他认为抓得过火了点,尤其是中国的教育部还跑到人家美国去调查,更不应该。他说,“野鸡大学”在中国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遍地都是,曾经那些个函大、夜大、D大等,不就是“野鸡大学”吗?你看官场上,当权的很多都有“野鸡学历”或“野鸡文凭”,特别是在县级及以下的基层,持正规文凭或“家鸡文凭”的人都被“野鸡”领导和指导着。他接着说,今天国内的“家鸡大学”跟“野鸡大学”也没多大区别了,大学里有几个老师在安心教书,有几个学生在认真学习,教和学的方式跟“野鸡大学”没有二样,只不过是披了一件合法的外衣而已。他越说越气愤,中国不是说不干涉别国内政吗?教育部要查就应该先把自己的大学好好查一遍,你要管人家野鸡不野鸡干吗!这年月,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

我一直耐着性子听着,这最后一句话启发了我。对呀!老美的“野鸡大学”那么火爆,关键就在于有朋友这种思维的中国人太多。“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看似公平,其实它蕴含和滋生了更多更大的不公,具体体现在取得“鸡文凭”后如何啄到米米这一关键问题上,道道儿太多太深。朋友发出这种豪言壮语的底气从何而来?是来自他还是来自他儿子?其实对他儿子来说,别说“野鸡文凭”,就是没有文凭,他儿子照样会啄到米米。这能说明“家鸡”不如“野鸡”吗?美帝国主义的“野鸡大学”既不坚持资本主义的办学方向,更无意为我社会主义服务,它们其实是为我神州大地上像朋友儿子这样米米在望的年轻人补票(文凭)的,中国现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很多地方设了那么一条红线,要那么一张票。

如果把朋友的话扩充一下,附加上限制条件: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如不拼爹、不拼关系),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朋友还会把儿子送到“野鸡大学”去吗?美国人自己不上“野鸡大学”,因为美国啄米米的竞争环境相对公平,他们知道“野鸡”在美国是死路一条。在咱中国能否啄到米米,虽然文凭一定要,但也只要文凭不一定要水平,个人的能力和水平不是决定因素,背后的力量更重要。持“家鸡文凭”的北大才子在菜市场卖肉,管着他的是一堆持“野鸡文凭”甚至没文凭的家伙。至于今天中国的“家鸡大学”正在沦为“野鸡大学”,我看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观念的冲击:“家鸡”不一定啄得到米米,“野鸡”倒一般是米米在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在于“家鸡”“野鸡”都是鸡,票票平等;中国社会的悲哀就在于票票平等之后的八仙过海:有些人拿着前排票但进不了场,有些人拿着后排票甚至不拿票却在悠然地看大戏。

寒门子弟手持“家鸡文凭”,也不知道米米在哪;纨绔子弟一纸“野鸡文凭”,照样全盘通吃。官人富人说出“不管家鸡野鸡,啄到米米就是好鸡”的豪言壮语不足为怪!训鸡宗师纪渻子训斗鸡之秘诀,特别是训战无不胜的牛B斗鸡之秘诀,不是去训打斗的本领,而是要镇灵光的脑袋,灭高调的威风,将活蹦乱跳、趾高气扬的鸡训练成呆头木鸡之后,几矣(差不多了)。“野鸡大学”的训鸡方式比纪渻子更进一步,直接从呆头木鸡训起,因而其毕业鸡自然是天下无敌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539913.html

上一篇:“牛人”聚一块,心情才愉快
下一篇:基金申请在高校已成为自发的群众运动

38 刘庆丰 陈列尊 王恪铭 吴飞鹏 曹聪 逄焕东 梁建华 戴德昌 李孔斋 吕喆 谢鑫 刘洋 袁文常 张玉秀 武夷山 徐耀 张焱 姜永进 孙友甫 于锋 茹永新 邵明飞 方琳浩 赵凤光 李学宽 占礼葵 徐迎晓 李志俊 徐绍辉 李宇斌 徐长庆 李伟钢 霍生东 zzjtcm jlx1969 zhxftcl liangqiang uneyecat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23: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