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最后一博:牛文不在牛刊 精选

已有 13001 次阅读 2012-1-18 16:25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博客,休博,论文| 论文, 博客, 休博

年关了,鸡进鸡笼,鸭进鸭笼,科学网的人气大不如平常,再加之科学网近期又刮休博旋风,众多牛博都休息、休养、休眼、休工甚至休妻去了,本博主数以钻空子著称,昨天趁天赐良机发表《一篇牛文》,不仅获小红花一朵,还荣登头条宝座,引眼球无数,创近期少有之点击量,更有甚者,催生多位博主发表博文数篇,有的还戴了小红花。

 

本来年关之时猛赚一把也决定休博了,因为回想起来真令人寒心,一年到头死守着科学网,帮她码字,招揽游客,遭遇许多口水和砖头,结果到年关,既没见着科学网用红纸包着的半个子儿,甚至连一张用虚拟的红纸画的图案和写的文字都没收到过。KXW真是比包工头比KMD还黑!仔细想想,咱们其实都上了科学网的当,而这其实也正是科学网的高明之处:搭个平台,让“老九”们掐去,这年月,不愁没人掐,也不愁看掐的人,科学网只管拿盆子收看钱。这不,本博主本打算休博回家过年看望家中老母去了,但还是忍不住再掐一下,否则这个年真还没法过。

 

回到我的《一篇牛文》。我观察,写文章的人对文章和刊物的看法其实也是带有阶级立场的。如,没有文章的“无产阶级”时刻惦记着要对有很多文章的“资产阶级”实行专政,有中不溜秋SCI论文的中产阶级特别憎恨有CNS文章的贵族们。由于有阶级立场,所以对同一事物的看法很难有交集,走极端或一叶障目在所难免,如,贵族们往往鄙视一般SCI刊物,说它们都是垃圾;SCI迷说,CNS文章没有原创,都是科普。仔细考究,不难发现,再糗的刊物也有牛文,再牛的刊物也有糗文。这本来是客观事实,也是社会常态,但这一点常常被各个阶级充分利用到极致,极力用刊物要么抬举自己,要么贬损他人。朝鲜兄弟的历史教科书说:“人类起源于朝鲜半岛。”俺们中国人应该最能理解。

 

如果我们相信“智慧在民间”,那么我们同样有理由相信牛文不在牛刊。如果要我说出道理的话,在我看来,越是牛刊要求越多(倒不一定是越高),如完备、充实、清晰等,而要求越多,其实对作者的科学素养要求越高,这反过来又对创新能力强而科学素养还欠老道的年轻人非常不利,除非TA傍了个大牛;另外,科学研究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科学家在争第一的驱使下,常常将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发表在最容易命中而不一定是最牛的刊物上。纵观现在号称顶尖的牛刊naturescience,大多发表火上浇油的文章,科普一把,助推一程。

 

一篇牛文》后的一匿名游客说得好:“PRL是物理界得顶级journalNature只是magazine。”我说journal是只有学者才读的,magazine是给领导看的,所以想要获益、获大益,就要写magazine的文章。其实PRLNature谁更牛,于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正如刘翔跑得快并不说明中国人都跑得快,中国人很有钱并不代表我也有钱。真正重要的还是文章本身,正因为如此,一些国家和机构已不从刊物的影响因子来看文章了,看某篇文章到底是骡子还是马,必须从刊物中拉出来溜。如,“The Australian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has announced that it will no longer use journal impact factors in its funding considerations; the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is considering how impact might better be recognized for each individual paper, rather than in a catchall journal-based impact factor.”(我就不翻译了,领会不了这段洋文意思的大概也不会关心这个话题的)

 

这是最后一博,真的,我要休博了,除非科学网给我发红包。前不久,针对我写博客一事,一领导跟我讨论什么样的人在写博客。我说写博客的基本上是两类人:一类是不想混了的人,一类是混得很好了的人,归根结蒂是一类人,就是混到头了的人。我说我属于第一类,所以大伙不要幸灾乐祸太早,等过完年,我胡汉三又会回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530016.html

上一篇:一篇牛文:投PRL被拒,改投nature中了
下一篇:物理学教授该拿什么来吸引女生?

42 李学宽 吕喆 逄焕东 陈儒军 赵凤光 王华民 苏德辰 曾新林 戴德昌 吕洪波 杨正瓴 王涛 陈小润 麦立强 孙长庆 杨秀海 张骥 徐耀 汤治国 吴明火 张彦斌 单博炜 于锋 牛文鑫 黄华军 刘全慧 吉宗祥 黄锦芳 李宇斌 朱伯靖 傅蕴德 王中任 许培扬 杨连新 crossludo zzjtcm qianxun1991gmai dulizhi95 tarhoo jonny0502 arpku zhouguanghui

发表评论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1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