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娶漂亮老婆的科学家伙很难有出息 精选

已有 48891 次阅读 2011-12-19 16:49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科学家,科学网,漂亮老婆,交友网络| 科学网, 科学家, 漂亮老婆, 交友网络

 网大(netbig)为本文配的图

 

尽管今天科学网将本博主的一篇大作佩戴了“大红花”并置于“头条”two,但本博主还是要对科学网不客气。做人就要有立场、讲原则嘛!本博主坚定不移地反对科学网推出婚恋交友类的姊妹网站。眼看科学网的这一重大错误举措已进入倒计时阶段,本博主不得不再说几句狠话:科学网推出号称“师兄师妹网”这样的婚恋交友类网站,对科研人员来说绝对是好心办坏事,对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的科学事业来说绝对是一种极大的阻碍!因此,作为一位有高度正义感和责任感的博主,我坚决反对!

 

关于科研人员找老婆的事情,本博主的观点是明确的,立场是一贯的。在《搞科学就别娶老婆?!》一文中,本博主已明确指出:科学家伙的最高境界就是把科学当老婆,因此不需要再娶真老婆。纵观《科学史上最伟大的十位单身科学家》,牛顿、诺贝尔、孟德尔、卡文迪许、莱布尼茨、图灵、特斯拉、笛卡尔、帕斯卡、达芬奇等,这些如雷贯耳的大科学家都是这么做滴!只有境界不怎么高的科学家伙才死守老婆而把科学当情人甚至当XX搞(此处省略两个字)。在今年的“世纪光棍节”,本博主又再一次郑重表明严正立场:打光棍有利于科研,不利于教学。科学网对上述博文的原则立场应该是知情的,也是认可的,因为都给它们佩戴了“大红花”。

 

别说科学史上遥远的大牛科学家都不娶老婆,眼前血淋淋的事实在科学网炒得热火朝天,怎么就忘得这么快呢?老婆是阻碍科学家伙当院士的罪魁祸首!血淋淋的教训呀!

 

科学网明知老婆是阻碍科学进步的重大障碍,为何还“知法犯法”、明知故犯呢?本博主推断,科学网绝对是平时没有加强学习和修养,在当前浮躁的功利氛围中逐渐迷失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特别是在看到交友网站和交友电视节目既吸引眼球又吸纳票票后,终于hold不住自己,也以身试水了。

 

当然了,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适当的与时俱进、以人为本也是应该的,在全国人民都在吃香喝辣时,苛求科学家伙们冷眼旁观强忍口水是不人道滴。因此科学网在业余时间帮科学家伙们找找老婆以收买他们的人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要有个度,作为“科学”网,尤其要落实科学发展观。科学家伙们找老婆的科学发展观就是不能两眼死盯漂亮老婆,因为无论是从生活还是从科学的角度看,铁的事实证明:娶漂亮老婆的科学家伙很难有出息!

 

从生活角度看,漂亮老婆尽管可以满足天生好面子的男人们的虚荣心,但也必然消耗男人更多的“管理”时间和脑力细胞。男人找个漂亮老婆,就像老板招了个优秀甚至比自己还优秀的员工,内部很难hold住,外部还有很多人想“挖”。有漂亮老婆的家庭,就像今天有票票的咱中国,内部维稳与和谐已焦头烂额,外部大鬼与小鬼还死缠烂打,一心一意搞建设、聚精会神谋发展,难呀!不多说了,其实男人都懂的。

 

从科学的角度看,欧洲科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一个魅力四射的漂亮女性会“损害”男性智力,让他们无法正常思考。也就是说,在漂亮女人面前,男人们将成为“脑残”。英国心理学学会成员乔治菲尔德曼在其发表在《实验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中称,这可能是因为要努力给美女留下好印象,男人消耗大脑功能或认知资源更多,所以他们在其他任务中表现得反而较差。他说:“当男子遇到漂亮女人时,他就是我们称之的‘生殖聚焦’。”正常男人应该都有体会的。

 

另外,美国科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汉斯布雷特也公布过一项关于漂亮女人之于男人的研究成果。他的研究表明,“那些被认为是漂亮女人的脸庞,能够引发男性脑部某个特定区域的活动;而这个特定区域的活动,以前一直被认为只与食物和金钱有关。”这就说明漂亮女人可以动摇男人的意志,使男人产生尽量用食物和金钱去满足漂亮女人无止境欲望的冲动。事实是,贪官背后,总有女色。同样的道理,女色面前,难有诺奖!

 

科学研究拼的是智力,考验的是意志,而漂亮女人对这两者都是杀手,想要在科学上有出息的科学家伙们,你们可要想好了!嘿嘿!



科学网交友新网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519988.html

上一篇:博导门槛降低,别好了导师苦了学生
下一篇:我们都是媒婆的产物

137 魏东平 刘洋 马红孺 吕喆 杜章留 杨如意 丁甜 刘全慧 何毓辉 饶小平 鲍得海 陈小润 陈继尧 吴飞鹏 王修慧 张亦放 何应林 陈儒军 曹聪 张旭 杨正瓴 刘颖彪 刘庆丰 黄锦芳 吴宝俊 邱建科 高艺羡 戴小华 余海燕 李东东 吴江文 周素琴 钱磊 马中良 张骥 李学宽 崔树勋 吴锦宇 黄坚亮 朱志敏 景依 苏晓路 行敏锋 占礼葵 郭保华 覃开蓉 王帅 张彦斌 吴称玉 方跃文 张溢 吴明火 王春艳 单博炜 朱教君 尚占环 朱新亮 赵新铭 杨立泉 李天成 王超 贺乐 汪加明 郑依华 罗晓敏 谢鑫 颜伟 李欣海 赵凤光 李志俊 廖聪维 周可真 王欢 陈绥阳 苏金亚 吴吉良 杜关祥 李昌帅 陈鹏飞 高建国 陈杰 刘欢 聂广 罗维均 陈筝 梁智鹏 曹贺贺 汪阳洁 熊航 张天一 胡熙浩 董光恒 彭利平 杨正茂 李伟娜 王建国 刘学武 余世锋 马建敏 龚直文 蔡志全 梁文全 陈齐风 王府民 者仁王 fishman936 crossludo Geisla yszhao daladala 宋逸人 wangbobo xxshe90 dreamworld lftkf songshu123 xuewu liangqiang xuxiao zyf421 HZXWM jlx1969 yaoyuanshanqu huadongABC ilovelife365 dulizhi95 chaogerhui zhangshuye blueshell zyt333 wiseflower ykgs wou ffwb07 wttong74 shiyongjin junge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14: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