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科研合作:人人都要吹哨子 精选

已有 6701 次阅读 2011-11-25 08:05 |个人分类:管点闲事|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科研,科研团队,科研合作| 科研, 科研团队, 科研合作

科学网转载《科技日报》刊发的文章《科研领域为何患上自闭症》,本博主结合自身经历和观察,发表读后感:科研需要合作,而体制又鼓励吹哨,科研领域的自闭不是一种症状,而是一种基因,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人都想吹哨、也必须吹哨的国度。

 

量子力学创始人普朗克曾说:科学是内在的整体,被分解为单独的部分不是取决于事物的本质,而是取决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由物理学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科学的链条,这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 由此看来,科学研究特别是重大科学研究,本质上需要打破学科壁垒、集聚各方人才的大兵团作战模式,正如吴国雄院士所说:小作坊对抗不了大生产、大合作。

 

普朗克也曾获过诺贝尔奖,他的话其实也隐含了中国出不了诺贝尔奖的原因。屠呦呦一人得奖,万众怒目,可见一斑。大成果需要大生产、大合作,但在倡导集体主义的咱中国,恰恰是需要大生产、大合作的事情往往令人头疼,而适合单兵作战的事情常常是所向披靡。看一看中国的竞技体育就一清二楚了,以集体项目足球为例,花重金引进洋教练、送球员留洋等妙手都无法使中国足球起死回生。再回顾30年前实行的农村生产队,那本来是一个可以实现大生产的体制:生产队长天天吹哨,根据各生产队员的能力和特长安排一天的工事,生产队员天天听哨并在哨子的调派下奔赴工地出工,工作完毕再记工分,但这种体制就是生产不出粮食,名义上的生产队事实上是一个出工不出力的出工队。要不是后来废除了生产队,实行分田到户,让每个人都吹哨子,我等国人十有八九现在还在挨饿。

 

当下有一种将一切症结都归咎于体制和文化的倾向,虽说有失偏颇,但我们的体制和文化的确有严重制约创新和发展的因素却是不争的事实。要促进各项事业发展,改革和创新体制是治里,其余都是治表。中国足球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体制和文化的一个缩影,因此依此类推我们也不必太指望引进千人、派出留学生等措施能使中国的科研面貌焕然一新。此外,在现有科研体制和机制下,正如最好的生产队就是没有生产队,做科学,最好的团队就是没有团队(本博主博文《打光棍:有利于科研不利于教学》之观点)。

 

科学研究本质上需要吹哨听哨的生产队体制,但我们的科研体制和机制又鼓励甚至逼廹人人都要吹哨,听哨是没有出路甚至活路的。科学研究,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在我们国家,科研评价,也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如,在很多部门或单位的人才申报和职称评审中,都要考察项目和论文,项目只算主持的,论文只看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因此,以第二身份参与的一个千万量级的大项目,尽管分担的经费超过百万,但若用于人才申报和职称评审,作用几乎是零,还不如以主持人身份承担的一个区区万元量级的小课题管用;以第二作者发表naturescience论文,也可能不如以第一作者发表的国内核心期刊论文管用。另外,在官大学问长的大气候下,吹哨的最大诱惑还在于是一种个人价值的认可和实现,因此,诸多聪明的单位拿出了院长、处长等吹哨岗位留住或引进了所谓的学科带头人。吹哨,不仅是当家作主的重要标志,更可带来发号施令的惬意快感,利益面前,同志们,跟我上;困难当头,兄弟们,给我上

 

个人要吹哨,单位或部门也要吹哨。单位或部门之间的合作或协作,如果不是第一或主持,通常被认为是为别人做嫁衣,是很难引起领导们的兴趣和重视的。如,最近教育部推出《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简称2011计划),重点任务就是构建协同创新平台与模式,建立协同创新机制与体制,很多高校都在积极谋划建立跨校际航空母舰式的协同创新平台,瞄准重大科学问题,但从交流得知,各高校都强调必须以我为主。教育部可能又要枉费一片苦心了。

 

中国的科研领域,难道患上了自闭症 依我看,中国科研领域的自闭症并不是后天患上的,它本来就是一种基因(见本博主博文体制也是一种基因),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人都想吹哨、也必须吹哨的国度。因此,在科研领域实行吹哨听哨的大生产、大合作体制,无异于农村又回到了从前的生产队体制,我等小富即安的科研工作者切忌吃饱了撑的产生如此幻想,若真有宏大理想,建议充其量开一些 夫妻店或招一些父子兵,当然,经常参加一些拉郎配活动也是十分必要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511489.html

上一篇:叫训:骂人不成反挨嘴巴
下一篇:“博士在职”比“在职博士”问题更严重

24 吴国清 吕喆 彭思龙 吴文志 刘洋 徐耀 谢鑫 金勇 刘用生 马军 曹聪 韩世清 刘立 李学宽 袁贤讯 唐小卿 曾新林 崔树勋 赵凤光 李宏强 姚伟 林辉 crossludo dulizhi95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