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名教授不教书,多大的牌子也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精选

已有 7268 次阅读 2011-4-13 21:17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教授,教书,美国大学,中国大学| 教授, 中国大学, 美国大学, 教书

名教授不教书,在中国的大学非常普遍,已经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规律:“职称越高、离讲台越远”。其实别说名教授,就是像我这样不起眼的普通教授现在也基本不教书。原因有多种,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有如下两种:

一、长期以来,教书一直被认为是地位低下的工作,能够不教书的教授要么是领导,要么是学术牛人,或者两者兼具,是地位高的象征。尽管现在教师地位有了很大提高,但奋斗在教学第一线的教师常常被认为是教师中地位最低的,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一点跟其他行当一样,大凡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地位最低。无论是社会上还是大学中,大多数人认为在第一线教书的老师在学校中不仅地位低,而且水平差,尤其是混到教授了还在第一线拼老命,不是没混上个一官半职,就是科研水平不行。正是这些观念意识,促使教授们能不教书就尽量不教书,这一点从几十个教授竞争一个处长岗位的奇怪现象就可见一斑。

二、畸形的考核体系逼迫年轻教师过早走上讲台挣工作量,“抢走了教授们站讲台的机会。年轻教师本来应该要继续加大业务学习和锻炼,从助教做起,逐渐作为主讲走上讲台,但由于科研刚刚起步,无论是项目还是成果都换不回几个工作量,只好多站讲台,误人子弟也在所不惜了,否则奖金和津贴都拿不回,养家糊口都困难。教授们因科研任务多,指导研究生多,工作量饱满,于是就大公无私地将本科教学任务让给了年轻人。

浙江大学最近推出的教学新政,特别是设立教学最高岗位——“求是特聘教学岗”:长期从事本科基础教学的受聘教师将享受与“长江学者”一样的待遇,吸引了媒体的眼球,称这一新政有望使浙大走出“职称越高、离讲台越远”的怪圈。浙大的新政是值得赞扬和鼓励的,但期望这个新政使大学走出“职称越高、离讲台越远”的怪圈,可能是痴人说梦。事实上,近几年,很多大学都出台了类似新政,包括将教师分类分流,如所谓教学型、研究型、教学科研型,给予教学型教师在职称晋升、收入分配等方面更加优惠的政策,等等,但依然改变不了“职称越高、离讲台越远”的现实。

大学要走出“职称越高、离讲台越远”的怪圈,杜绝名教授不教书的奇怪现象,也许创造一种机制,约束大学教师回归到教师本职才是一条根本出路。教师的本职是什么,当然是教书育人。尽管大学教师还兼具创造知识的科学研究职责,但科学研究的最终目标还是为人和培养人服务的。如果没有一种机制促使每一位教授(包括那些大牛教授)都对人才培养特别是对本科生的培养具有高度的责任心和爱心,那么再怎么画饼再怎么分类也是无济于事的。

中国的大学目前对高端人才(如“千人“)的争夺异常激烈,但大学引进这些所谓领军人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领军上讲台。看了薛涌的文章《美国的名教授怎样对待学生》,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大学不仅仅是块牌子。不管你堆积了多少名教授,但如果这些教授不教书,或者不把教书当回事,那么多大的牌子也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薛涌的文章全文转载如下,立此存照。

 

最近,《华尔街日报》社论版刊登了一封读者来信,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这主要是因为国内不久前还讨论大学名教授的课程普遍运用研究生作代课老师、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此信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照。

此信的缘由是《华尔街日报》几天前发表的一篇书评。该文引用《高的教育?》一书,对当今美国的大学提出了种种批判。比如,教育费用越来越高,老百姓难以承受,名校教授讲课越来越少,大量使用代课老师、甚至研究生等等。这些,都是近年来反复争议的老问题,确实体现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危机。不过,此书由此把上大学说成是浪费钱,批评的锋芒顿时尖锐了许多。

文章发表后,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立刻致信《华尔街日报》,指出“大学教育仍然货真价实”。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书评中涉及的上述两点进行了具体的驳斥。第一,斯坦福大学虽然价格昂贵,但给低收入家庭提供了丰厚的奖学金,保证你能上得起。她本人就是一个受益者。第二,研究生并非她的代课老师,而是给她判卷子打分的人。甚至判卷子打分经常也是教授亲自操刀。

她的本科是英语专业。以下是最让她难忘的一段经历。她选了一门现代小说的课,期末论文拿回来,上面打了一个大大的C,每页都盖满了评语,而且文中的许多行被黑色的粗线标出。要知道,象斯坦福这样的学校,全优或满分的学生经常都被拒之门外,能进来的,大多是从小拿惯了第一、满分的学生。这也难怪,她看着这么低的分数、被改得这么乱七八糟的论文,一下子暴怒,连预约也不预约,一下子就冲进任课的Wallace Stegner教授的办公室,把自己的论文狠狠地往教授的办公桌上一摔,大声质问:“看看你年轻的助教对我做了什么?!”

即使在斯坦福这等名校,这位Wallace Stegner也不是位普通的教授。他不仅是小说家,也是历史学家,在文学和历史领域都著作等身,获得了十几项大奖,其中包括“普利策奖”和“国家图书奖”这样的最高荣誉,还因为拒绝领取“国家传统基金奖”引得媒体沸腾。他故去后,其百岁诞辰成为一个文化盛典,斯坦福还特别设立了“Wallace Stegner奖学金”…… 然而,就是这位传奇式的教授,面对着气冲冲、大耍小姐脾气的不速之客,调整着老花镜认真地翻看了一下论文,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我相信是我自己批改的这篇论文。”那学生赶紧把论文从桌子上拿回来,一句话也没有,一溜烟逃出了办公室。

这就是名教授的作用。对于被自己的高分惯坏了的孩子,一个研究生助教镇不住,这时“普利策奖”得主的权威就派上了用场。如果你一心要学写作,那么拿着普利策奖得主给你写的密密麻麻的批语,那就算捡到了金子,赶紧拿着就跑,回家好好受用。也怪不得,这位学生从此以后成了Wallace Stegner的粉丝,读起他的书就放不下。几十年后,她由于对此经历念念不忘,才会投书《华尔街日报》为自己的母校和自己的教育进行辩护。

在美国读书教书十几年,每每为美国学生对于母校的忠诚感到惊讶。看看这封信,相信读者们能够对此理解一二。大学不仅仅是块牌子。不管你堆积了多少名教授,但如果这些教授不教书,或者不把教书当回事,那么多大的牌子也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432820.html

上一篇:博士生学术之道:Many things from one
下一篇:研究生:男生擅找,女生愿做

33 吕喆 陈安 袁贤讯 侯成亚 曹广福 彭思龙 王涛 谢鑫 肖建华 李泳 刘用生 赵帅飞 何士刚 张水 蒋永华 肖重发 郭桅 杨远帆 柳顺义 逄焕东 郭晓波 赫英 孟津 唐常杰 曹雁冰 杨月琴 罗帆 朱晓刚 毛宁波 陈齐风 闫尊强 ningxi pla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17: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