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我是招生办主任 精选

已有 10006 次阅读 2010-6-26 12:15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高考招生,招生办主任,教育| 教育, 高考招生, 招生办主任

我来自一个穷乡村。我是恢复高考制度以来那个穷乡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读书人。因此,我成了我那个穷乡村方圆几公里的“名人”。几年前,我还上了我们镇人民政府编纂的名人录。政府官员特别强调行政级别,我们镇人民政府的编纂人员几次打电话询问我是什么行政级别。我说我就是湖南大学一位普通老师,没有行政级别。但编纂人员始终明白的一点是,没有行政级别就意味着没有社会地位,没有社会地位怎可上我们镇的名人录呢?于是他们又找到推荐人核实,打听到我是教授,说相当于厅局级,还是一个学院的副院长,行政级别是副处级。副处级相当于副县长级别,比他们镇长级别还高,当然有资格当名人了。

 

其实,我在家乡的名气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民间,尤其是家有高中生的乡亲们都知道我们家乡有一位在省城大学当教授的“牛人”,孩子考大学时能帮上忙。每年高考发榜后,乡亲们或打电话,或上门拜访,我总要忙活一阵子。我自封为我们家乡驻省城招生办主任。昨天,湖南省公布了2010年高考成绩和分数线,我这个招生办主任又开始忙起来了。

 

非常惭愧的是,我这个招生办主任能够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或者说根本起不了作用,对不起乡亲们!我能够起到的作用其实是帮助政府宣传我党的招生阳光政策:高校录取都凭分数说话,你根据分数对号入座就行。但乡亲们总是很难被说服。分数对号入座了的,心里也不踏实,非得我说我会帮他们找人打招呼,录取不会有问题,他们才会踏实;分数不够的,就更难缠了:“花点钱行不行?”“你在大学当教授,带个把人进去有什么问题?”等等。现在我明白了,不仅俺们那穷疙瘩,其实全中国的父母都一样,孩子分数一出来,不管高低,都要给亲朋好友打打电话,串串门,询问询问,否则心里不踏实。俺们这种在大学殿堂里这么显赫的人物自然经常是咨询专家了,称职不称职,全看家长们的理解了。

 

因我这个招生办主任基本不称职,办事能力不行,所以我在家乡的坏名声也是有的。我的坏名声主要源自我的“谎言”被戳破。我说高校录取原则上都凭分数说话。但俺们老百姓就既不理解,更不会利用“原则上”三个字。“原则上”三个字在我们国家的各级各类文件或法规中普遍存在。“原则上”充分体现了政府政策的严肃性和灵活性,老百姓往往只看到它的严肃性,而一些投机钻营的人是深谙其灵活性的。“原则上应该怎样”完全可以“实际上不一定怎样”。前几年,乡亲们确实有见到分数很低的孩子被运作上了高一级的大学,相信是有人收了好处后充分利用了“原则上”的结果。我的“谎言”被戳破,我又背上了几口黑锅:要么说我不肯帮忙;要么说我很势利,没拿到乡亲们的好处就不会办事;要么说我跟他们见到的乡镇干部一样,摆架子,瞧不起乡亲们,等等。

 

我也是乡里娃出身,尽管丢掉锄头进城二十几年了,但我的本质始终没变。我对乡里娃的求学一直是非常支持也非常热心的。乡亲们为孩子读书的事找我,尽管我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小,但我都是全力以赴,尽力而为的。说实在话,我一见到穿着拖鞋,挽着裤腿,甚至戴着斗篷、穿着蓑衣的乡亲花上一整天工夫来到省城找到我时,我就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我都要好好招待,我甚至恨不得跟乡亲们交换岗位,我回去种田,他们来替我误人子弟。

 

因我是招生办主任,所以我对家乡多年来考大学的基本情况是清楚的。到目前为止,我可能还是我家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考上重点大学的人。二十几年过去了,上重点大学的难度比以前也容易了许多,为什么还是人才难出呢?我有时也在反思,但没有找出深层次的原因,一个表面现象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吧!我一直很相信“教育就是熏陶”这个观点。既然是熏陶,就必然跟环境、风气等密切相关。所以,学校里的班风、校风、学风对学生的成长影响深远,社会上的风气和家庭教育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可小视。孩子都不蠢,关键看我们把他们引向何处。我每年都回老家几趟,发现我的家乡在将孩子引向赌博这个方向。我的家乡麻将、字牌、扑克盛行,玩法花样百出,还不断推成出新。几乎家家户户都备有麻将、字牌、扑克,桌椅板凳等配套设施也齐全,男女老少个个都是嗜牌如命的高手。我倒不反对大人们玩这些玩意儿,我感到痛心的是,孩子们要么也成了主力军,要么充当了替补,要么成了粉丝,手心痒痒的。放学后或节假日,孩子们的兴趣不在学习,而在麻将、字牌、扑克,他们有的四人一桌,有的因大人们三缺一少条腿被招到大人的队伍,更多的是围在大人们的周围观望,有大人尿急或有其他紧急事情时,孩子们往往也被要求充当临时替补角色。我有时很难明白,一些小朋友对待学习,脑瓜子总是开不了窍,而对那些千变万化的牌局却应对自如;一些小朋友的数学成绩那么糟糕,但在胡牌后计算输赢的时候,不管多么复杂,三下五除二,一下子算得明明白白,一丝不苟,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都是如此。不知小朋友们坐在课堂里是否还在为某盘牌出错了一张而懊恼。

 

我这个招生办主任一直想说服乡亲们:仅靠加强招生工作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平时的以身作则,正确引导和培养才是关键。但我如何才能让乡亲们信服呢?也有人说,麻将、字牌、扑克等对我们这个社会的稳定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是一个难解的题,也是一项系统工程,要做好真还不容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338961.html

上一篇:像打工一样做研究
下一篇:冷眼看足球

30 李由 唐凌峰 王晓峰 刘全慧 王桂颖 任胜利 梁进 罗帆 杨远帆 梁建华 王修慧 刘立 刘艳红 陈苏华 吕喆 盖鑫磊 苏红 苗元华 贺天伟 郑波尽 李学宽 武京治 王永林 刘广明 易文凯 段艳芳 吕秀齐 陈洁 zhangcz07 taojinwuh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