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不会搞科研当不好教师 精选

已有 5931 次阅读 2018-12-21 09:56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师, 科研

关于搞科研与当老师,特别是当大学老师,有观点认为,不搞科研的教师不是好教师。前不久,英国学者作过一个调查,结果表明,不赞成这个观点的人数是赞成者的2倍左右。

老文也不赞成这个观点,因为“不搞科研”的时间没有限定:是现在、以前还是一直不搞科研?举一例子:一位诺奖得主近几年甚至十几年不搞科研了,潜心教学,这位诺奖得主是不是一位好教师?现在的大学有年度考核、聘期考核,从前科研很好,本年度或本聘期科研业绩几乎是零,这样的教师十有八九要被“发配”到所谓的教学为主岗,但即使如此,他们不是好教师吗?

如果说不会搞科研的教师不是好教师,或不会搞科研当不好教师,那么估计绝大多数人会认可这点。如何判断一个人会不会搞科研?一般看其曾经或现在是否做出过好科研。纵观世界一流大学,不会搞科研或科研不好,首先进不了大学的门当老师,更别说当个好老师了;你纵使想尽各种办法“混”进了一流大学的师资队伍,不会搞科研也很难进入长聘,走人是迟早的事。

其实,会搞科研才能当教师,才能当个好教师,中国古代圣贤早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和标准。虽然古代没有科研一说,但古人的论述中蕴含着足够的科研元素。尤须注意的是,这样的要求和标准不仅仅针对大学教师(古代没有大学),而是针对所有教师,包括今天的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

例如,关于教师的门槛,孔子的标准是,“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对这话的理解通常是,温习旧知识从而得知新的理解与体会,能做到这点就可当老师。老文更愿意这么理解:能够教学生掌握一定的知识而后懂得如何探索未知、创造新知的人,可以当老师。

有人认为学识渊博的人可以当老师,所谓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就得有一桶水,就是这种观念。孔子的标准中并没有对知识的多少有要求,相反,“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温故而知新”似乎只是一种方法论,在今天看来其实就是“会搞科研”或“会创新”。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会搞科研或会创新的人,可以当老师。

联想到牛顿的名言:“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温故”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知新”就是“看得比别人更远些”,“温故而知新”就是把牛顿的名言反过来讲: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并看得比别人更远些。这样的人,牛顿说可以成为科学家,孔子说“可以为师矣”。

再如,关于教师的职责,至今仍被广泛认可的是韩愈《师说》所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来一一解读。

其一,传道。何为“道”?世人多把“道”理解为道德品质的道。全面的理解,“道”除了有道德品质的意涵外,更具有老子《道德经》中所指的“道”的含义,以及《大学》“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中“道”的含义,即万事万物的基本规律。具体到一门学科,“道”可以说是本学科的基础理论。

为什么是“传”道?“传”是由一方交给另一方。也就是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只是从自己手上过一下,由自己交给别人,就是“传”。道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可以发现它、认识它(闻道),但不能改变它;可以遵循、运用它,但不能违背、操弄它。所以,道只能传,也只有传才能最大程度保证它不失真,从而保证它还是道。

其二,授业。“业”之于“道”,相当于专业之于学科或行业之于社会。“业”可理解为专业知识和技能,这些是某个专业或职业的标签。

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就是“授”。“道”只能闻,“业”要靠攻,非攻不能拥有。相对于“道”来说,“业”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是普遍的、公开的“业”,每个人掌握的程度和方式方法不一样,每个人掌握的都属于每个人自己。所以,“业”是可以授受的。

其三,解惑。“惑”是疑惑、困惑、不解的东西,或者说,是未知,是问题。解惑就是探索未知,解决问题。

道、业、惑三者构成了一个从基础到专业,再到应用或创造的完备教育体系。对照今天的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研究生培养目标——在本门学科上掌握坚实宽广的基础理论和系统深入的专门知识,具有独立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能力——传道、授业、解惑三位一体的职责,根本就是对一个博士生导师的要求。而要当一个博士生导师,不会搞科研,甚至科研不好,能胜任吗?

大学的本质和功能是保存、传播、应用和创造知识,其中后两者就是科学研究。在今天这样的信息时代,互联网等技术提供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保存、传播知识的方式和选择,大学的价值和水平越来越凸显在应用和创造知识上。就保存知识而言,知识保存在人脑(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的脑)里,可能还不如保存在电脑里,而只会传授知识却不会、特别是不会教学生应用或创造知识的教师,在大学里将越来越失去其价值,更别说成为一个好教师了。

(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917日第8版:不会搞科研当不好老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152764.html

上一篇:博客为什么很少更新了?

31 张铁峰 郑永军 王从彦 刘立 史晓雷 黄永义 马红孺 李东风 张骥 杨正瓴 李斐 赫荣乔 毛宏 沈律 赵帅飞 薛斌 徐绍辉 张士宏 喻海良 郑强 汪育才 吕喆 蔡宁 王启云 梁洪泽 黄永义 李天成 黄秀清 王德华 农绍庄 LaTeX2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2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