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自己看清还要让别人看清 精选

已有 6264 次阅读 2021-3-30 09:52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唐僧师徒四众西行路上,形形色色的妖怪层出不穷,取经团队非碰到一个除掉一个不能到达灵山取得真经。

悟空肩负除妖主要职责,但他在除掉首妖白骨精后,被唐僧开除了。《眼见为实不等于眼见为真》一文分析了,只要唐僧坚信眼见为真,白骨精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戏他,直至他“三番两复,不肯转意回心”地将悟空驱逐出取经团队。

幸运的是,三打白骨精之后,悟空再也没有因除妖而受到唐僧念紧箍咒和驱逐,相反,他不断得到唐僧表扬和感恩。

同样是除妖,唐僧对悟空的态度为什么冰火两重天?悟空除妖的方式方法究竟有什么改变才导致唐僧对他态度的改变?

科学看西游,我们究一究。

第一,自己看清的真相,还要想方设法让别人看清,否则毫无意义。

看清有两个意思(见《百度汉语》):一是清晰地看见;二是认识清楚。这儿“看清”是两个意思的合而为一,相当于观察到现象还能解释清楚。

悟空有火眼金睛,我等吃瓜群众旁观者清,知道他的确能看清妖怪真相,因此可能为他遭唐僧念咒直至恨逐鸣冤叫屈,与此同时,可能认为唐僧过于迂腐、八戒恶意撺掇从而对他们痛恨有加。

这不是科学的态度。

独具慧眼,能看到与他人完全不一样的现象,这在科学上是最难能可贵的。但一项发现要成为科学,还必须以令人信服的方式让科学共同体乃至更广泛的公众接受,否则,再怎么具有独创性、开创性也没什么用。也就是说,自己看清的真相,还要想方设法让别人看清,否则毫无意义。

科学最看重的不是观点或结论,而是论证过程。只有当逻辑上站得住脚,并对可见的事实做一番公正、彻底的论证后,某个观点或结论才可能被暂时接受。论证过程既需要倡导者也需要批评者。科学是通过倡导者和批评者之间富有成效的对话产生的。

悟空尽管看清了白骨精的真相,即白骨精是妖精,但他想方设法让别人也看清他看清的真相了吗?在这过程中,他正确回应了他人的所有合理质疑了吗?

如果把悟空、唐僧和八戒分别看成投稿作者、杂志主编和审稿人,那么显而易见,悟空的观点离被录用并公开发表还有相当差距,而唐僧的拒绝和八戒的质疑恰恰反映出他们分别履行了主编和审稿人的gatekeeper(守门员)职责。

白骨精一戏和二戏唐僧时,悟空没有也没法(因为当时没有拍照技术)把自己看到的白骨精本相(一堆白骷髅)呈现出来让其他人看到,相当于一个科学家声称观察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但提供不了数据、做不到有图有真相。悟空如何回应唐僧“你怎么说他是个妖精”的质疑?

白骨精一变美少女时,悟空是这么回应的:“师父,你那里认得。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内,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

这个理由类似于“我做过骗子,所以我说谁是骗子谁就是骗子”。 这样的逻辑如果推广,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的确有研究表明,越高明的骗子越擅长识别骗子(Better liars are also better at detecting lies)。但这也只能说明悟空比其他人更有看清妖精的能力。更何况,你擅长识别骗子不保证你在告诉我们谁是骗子上不骗人。

能力不等于有理,更不等于真理。历史上,再怎么牛B的科学家,也不断被质疑、被挑战,因为相信科学不等于相信科学家。

“那唐僧那里肯信,只说是个好人。”唐僧的那里肯信很容易被(特别是已有先入为主观念和立场的吃瓜群众)认为是迂腐。但客观公正看,唐僧那里肯信是因为悟空哪有提供可信理由和证据。

情急之下,悟空的回应就完全南辕北辙了:“师父,我知道你了。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若果有此意,叫八戒伐几棵树来,沙僧寻些草来,我做木匠,就在这里搭个窝铺,你与他圆房成事,我们大家散了,却不是件事业?何必又跋涉,取甚经去?”

白骨精三戏唐僧时,悟空终于让唐僧看见了白骨精的本相,甚至脊梁上的“白骨夫人”四个字——比有图有真相还硬扎。然而,他没有解释清楚(其实根本没有解释)为什么一堆白骷髅加上“白骨夫人”四个字足以证明白骨精是妖精。

唐僧“倒也信了”。八戒不失时机唆嘴:“师父,他的手重棍凶,把人打死,只怕你念那话儿,故意变化这个模样,掩你的眼目哩!”

不排除八戒唆嘴另有所图,但他的怀疑在科学上是无可厚非的。人所共知,悟空有障眼法,有制造假象的能力和“前科”。他津津乐道的“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的说辞就是铁证。

悟空如果要令人信服,必须排除八戒意欲表达的“一堆白骷髅和‘白骨夫人’四个字都是障眼法制造的假象”的可能性。史上第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伦琴发现X射线的故事值得借鉴。

悟空从一堆白骷髅声称白骨精是妖精,伦琴从人手骨骼图像推断成像的不是阴极射线,而是一种新射线。两者的观点都正确,但伦琴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开展了大量实证。

例如,伦琴在放电管和成像探测器之间分别放上厚书、厚木板、硬橡胶以及铜、银、金、铂、铝等金属,都在探测器上观察到了荧光,而其他物理学家已经证实,阴极射线根本透不过这样的遮挡物。这就足以排除他看到的人手骨骼图像是阴极射线透过人手的结果的可能性。

即便如此,伦琴也没有板上钉钉说这种新射线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射线,而是把它暂时称为X射线,X在数学上表示未知数。从人手骨骼图像证明他“看”到的是X射线,伦琴的论证无懈可击。

第二,自己看清的真相,如果一时没法让别人看清或接受,最好的策略是等待,让时间去证明或检验。

自己看清的真相,纵使能让别人看清,别人也未必接受。影响真相被接受的因素很多很复杂,从即使在今天反智反科学的还大有人在可见一斑。

卡洛·罗韦利著《极简科学起源课》说:“不只是审美和伦理判断,每一种文化对真相的判断,甚至是真相概念本身都是不同的。”

这种情况下,有人选择等待。最典型的要数哥白尼。由于担心排斥和嘲笑,他拒绝发表他的“日心说”,保持了22年沉默,只让他的发现在他的朋友圈中流传。他的《天体运行论》直到他去世前不久才在他的允许下得以出版。

悟空在白骨精拿去唐僧之前,其实根本不可能做到让他人看清白骨精是妖精。这不是悟空的能力问题,而是相当于一种理论极限。这种情况下,时机就更加重要了。

何为妖精?悟空向观音菩萨请教过这个问题。观音的说法应该有权威性:“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

直观理解,妖精在为恶之前不是妖精,只有在为恶之后才算妖精;即使是妖精,人家不想当妖精了就是菩萨。

据此,白骨精“三戏唐三藏”,尽管居心不良(想吃唐僧肉),但只要她还没有对唐僧下手,她就不是妖精,悟空如果打她,就在打好人,甚至在打菩萨。

白骨精一变美少女,悟空“睁火眼金睛观看,认得那女子是个妖精,放下钵盂,掣铁棒,当头就打”。她二变老妇人,“行者认得他是妖精,更不理论,举棒照头便打。”

嫉恶如仇值得称道,但一颗不讲科学的头脑注定招来唐僧“把《紧箍儿咒》颠倒足足念了二十遍”,“可怜把个行者头,勒得似个亚腰葫芦,十分疼痛难忍。”

白骨精三变老公公,悟空犹豫了一下。犹豫,有时是三思,是成熟和进步的标志。然又思量道:“不打杀他,他一时间抄空儿把师父捞了去,却不又费心劳力去救他?……还打的是!”

“那大圣棍起处,打倒妖魔,才断绝了灵光。”

白骨精被彻底除掉了,但悟空也被唐僧一纸贬书恨逐了:“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

悟空除妖,万般俱备,只欠等待。试想,他如果戒除了美猴王的急性子,等白骨精真“把师父捞了去”才行打杀之举,结局会怎样?

“三戏唐三藏”是白骨精为取经团队特别是悟空上的一堂科学除妖课。这堂课的意义非凡:其一体现在“三戏”和“三打”上,众所周知,重要的事情要说或做三遍;其二,正是这堂课,为悟空后来除妖奠定了根本遵循。

白骨精之后出场的妖精,悟空即使一眼就识破了,也再没有“掣铁棒,当头就打”或“更不理论,举棒照头便打”。哪怕妖精骑到他头上了,例如银角大王妆做个跌折腿的道士、红孩儿扮成手脚都吊麻了的孩童点名要他驮,他也只把满腔怒火埋在心里,不急于出手。

接下来的西行路上,悟空与其说在除妖降魔,不如说在拯救唐僧。悟空思维一变,唐僧态度立马180度反转:悟空在除掉紧接白骨精出场的黄袍怪后,“三藏谢之不尽,道:‘贤徒,亏了你也!亏了你也!这一去,早诣西方,径回东土,奏唐王,你的功劳第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279279.html

上一篇:眼见为实不等于眼见为真
下一篇:上手容易是否上升也容易?

22 晏成和 王茂清 胡泽春 檀成龙 肖隆文 武夷山 王安良 刘立 鲍海飞 郑强 王伟 郑永军 刘用生 姚伟 杨正瓴 胡世莱 李宏翰 汤茂林 赫荣乔 孙尉翔 宁利中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0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