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大学老师唯恐当“笨人”所以固守老套路 精选

已有 8269 次阅读 2017-7-14 09:29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大学老师 笨人 老套路

马云最近在一场演说中说看不起某些老师,因为这些老师喜欢老套路,“一些老师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换过教案。这个教案以前这样现在还这样。”他拿公司作对比,“如果一年不进行调整,一年不进行思考,愿景不能变,一年不调整我们可能就没了。”有人认为马云有鄙视老师之嫌,而作为教师队伍一分子的老文认为马云说的很中肯、很在理。老文前不久分析过大学老师为什么喜欢守旧和怀旧招徕不少砖头。其实国外对这一客观现象一直有研究,只是在我们这尊师重教的优良文化中,大伙很难接受别人说老师的不好或不是。

老师们为什么喜欢老套路、特别是教学上的老套路?为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人类学者Lauren Herckis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呆了一年多时间,深入课堂,深入老师群体并阅读老师们的电子邮件。她得出一个惊人结论:老师们不愿尝试新生事物只因害怕在学生面前显得愚蠢(Lecturers are simply too afraid of looking stupid in front of their students to try something new)也就是说,老师们守老套路只因不想当“笨人”。

据称,卡内基梅隆大学产生了一些世界领先的教学研究成果,但这样的研究成果连该校自己都基本上不会采用。例如,该校人文与社会科学系主任Richard Scheines透露,一门统计学方面的在线课程已被证明教学效果非常,可让学生节省一半时间,但不被该大学的统计系使用。联想到国内如火如荼的教改研究,既然研究成果连自己都不会用的,那为什么还要做呢?莫非是纯粹为了发论文、为了报奖?

Herckis博士还通过调查和访谈测试老师们的态度。她跟踪了4个教改项目的进展,其中两个失败了。她发现,一个绊脚石是,获得学生好评的愿望对老师们的创新意愿构成了风险,也就是说,让学生评教抑制了老师们教学创新的意愿然而老师们不愿创新教学最主要因素是为了避免在课堂上显得愚蠢。一位老师说,头号挑战No. 1 challenge是确保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不难堪。老师害怕被学生认为蠢,就像学生害怕被老师认为笨一样,教和学的效果可想而知。

Herckis博士还发现,许多老师特别喜欢继承其前的老师甚至其父母的教学方式,把它们视为“传家宝”。一位被采访者告诉Herckis博士,他最想仿效的是1975年教过他的一位激情万丈的老师。此外,老师们如果不得不改变,们更可能对自己提出的改变有热情,而不是接受别人尝试和检验过的做法这可能是因为老师们普遍有一种虚幻的优越性(illusory superiority。之前有研究表明,论教书,94%的教认为自己的教学水平高于校的平均水平;论育人,人人都认为自己比别人品德高尚。可见,老师们改变自己的看法、接受别人的观点,基本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参加过教学研讨会,你就会感觉到这样的研究结果确信无疑。说两个老文的亲身经历。一场十几人的小型座谈会,就某个话题研讨,规定每人发言不超过三分钟。第一位发言者很谦虚:“我是来学习的,本不想发言,既然主持人要我说,我就简单说几句吧!”本不想发言的这位老师最终简单说了约半堂课时间,完了依然很谦虚:“我就简单说这么多吧,把时间留给大家。”第二位、第三位发言者基本上是同样套路,都是以“简单说几句”开头,以严重拖堂结束,最终,少数人用“简单说几句”让多数人千言万语没法说,一场座谈会变成三个人的专场报告会。还有一次大会报告,全部报告结束后临近中餐时刻,主持人请大概理事长级别的人对上午的报告作个总结,理事长很谦虚,一个劲地摇手说不讲了,但在盛情邀请下还是上台了。他先看了看手表,说“吃饭时间到了,我只简单说两句!”谁知一获得简单说两句的机会,他老人家就足足说了半个小时以上,硬生生全然不顾饭菜摆在桌上已凉了,最后以“时间关系我就说到这里吧”结束。论教学,人人有话说,个个说得好,最终究竟以谁说的为准,估计神仙都摆不平。

有学者指出,许多国家的大学在提高教学质量上有压力,这些大学试图推翻陈旧、无效的教学方法,但困难重重。教学有法,但无定法,这也许是老师门抗拒教学改革的最有力理论武器。大约20年前,临床医学创造了一在其整个领域施行“实践科学”(implementation science),考查医生们是否采用了最好的实践;今天,大学如果要推进教学改革,可能需要这样的强行措施

(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7-07-21第2版:大学老师为何喜欢守旧怀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066256.html

上一篇:国外大学为什么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
下一篇:合作搞论文怎么搞定作者署名次序?
收藏 分享 举报

36 梅卫平 杨正瓴 刘俊华 王安良 张士宏 肖建华 晏成和 马志超 汪育才 李剑超 沈律 徐耀 曾杰 刘玉胜 王从彦 柳文山 赵克勤 吕喆 彭思龙 黄永义 郭向云 季顺平 王林平 苏德辰 罗汉江 陈南晖 张云 武夷山 杨顺楷 wangbin6087 xlsd anran123 lianghongze icgwang biofans scienceus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2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