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中国论文工厂照常营业 精选

已有 13065 次阅读 2014-12-21 10:33 |个人分类:自然科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的地下论文交易早就不是秘密,其规模之大,危害之重令人吃惊,也多次引起国际学术媒体的关注,这次《科学美国人》再次对这个问题发起调查,调查表明,这一问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论文价格也有不端攀升的趋势,中国的股票市场波动很大,但中国的论文市场几乎就是只涨不跌的。看来中国论文比中国股票更有投资价值。

英文写作是非英语为母语学者撰写论文的很大挑战,一些人为了表达某一个意思,从过去发表的其他论文中寻找类似的表达方式和语句,经过简单改写,变成自己论文中的句子,这是不少非英语母语学者写作论文的一个方法,但是如果存在非常明显的简单复制问题,而且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这种问题非常容易被识别,这可能会导致大量类似问题的文章被发现,严重情况下可能会导致论文被拒甚至被撤回,这不得不引起大家的重视,以避免陷入尴尬局面。

现在学术出版从规模上已经非常巨大,例如每年SCI收录的论文数量连年创记录,最近年均已经接近200万篇,但另外一个方面,学术出版存在的问题也非常严重,甚至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从事期刊工作已经19年的Klaus Kayser,对科学出版存在的各种问题都比较熟悉,为了避免作者在他主编的杂志Diagnostic Pathology上发表伪造的形态学照片,如下载别人已经发表的照片冒充自己的研究数据,他有时甚至要求作者提供原始切片。尽管如此,仍然无法避免一些学术不端问题出现在Diagnostic Pathology发表的论文中。20145月发表的14篇论文中竟然有6篇包含疑似段落复制等不规范现象。科学美国人告诉Kayser这一消息时,他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没有想到会这样严重。学术出版的问题严重到无孔不入的地步。

DiagnosticPathologySpringer旗下的杂志,一直被学术界认为是一家有信誉的杂志。在Kayser主编的管理下,这个杂志的影响因子为2.411,这说明这个杂志的影响力大概分布在所有杂志的前1/4区域,在形态学领域76本杂志中排27名,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DiagnosticPathology是单纯电子版杂志,电子杂志模式现在已经是出版的主流,几乎所有大型出版商如WileyPlos、自然集团等全部都采用这种模式。

发表论文已经成为学者们晋升、或者职位和研究经费的必须条件,虽然论文总规模逐渐增大,但学术出版的需求更大,学者发表论文的压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大。僧多粥少必然导致部分人走欺骗的道路。

论文中的问题并不那么容易被发现。单独看每篇论文都似乎是合理的,但是《科学美国人》通过语言分析发现,超过100篇科学论文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而迹象表明,似乎存在针对同行评议系统的系统性挑衅行为。

20145月发表在Diagnostic Pathology的一篇meta分析论文,来自中国某医科大学的8名作者对基因XPC变化和胃癌的相关性进行分析,他们发现不存在这种关系,并用这段结论结束论文:

However, it is necessary toconduct large sample studies using standardized unbiased genotyping methods,homogeneous gastric cancer patients and well-matched controls. Moreover,gene–gene and gene–environment interactions should also be considered in theanalysis. Such studies taking these factors into account may eventually lead toour better,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XPCpolymorphisms and gastric cancer risk.”

一个完美的普通论文的一个完美结论,似乎没有任何瑕疵。但是如果和几年前的发表在《欧洲人类遗传学杂志》上另外一篇关于CDH1和前列腺癌相关性的meta分析论文对比,就会发现端倪。

However, it is necessary to conduct large trials usingstandardized unbiased methods, homogeneous PCA patients and well-matchedcontrols, with the assessors blinded to the data. Moreover, gene–gene andgene–environment interactions should also be considered in the analysis. Suchstudies taking these factors into account may eventually lead to our better,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CDH1−160 C/Apolymorphism and PCA risk.”

显然这不是巧合,因为唯一的区别就是换了几个名称。按照国际惯例,这已经构成了抄袭。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并不是个例,而是相当普遍。不可思议的是,许多完全独立的小组反复抄袭同样一个段落,PLoS ONE的论文"our better,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mutations in theXRCC1 gene and thyroid cancer risk。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Cancer的另外一篇论文是"our better, comprehensive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mutations in the XPA gene andcancer risk。如此反复出现的类似表达。

有时候这些语句非常类似一种疯狂的填字游戏,只需要更换癌症类型和基因类型,其他完全一样。

这提示有一个机构或组织正在批量制造或伪造论文,然后给不同的作者使用。这些论文大多数都来自中国。另有一组几十篇非常奇特的论文,其中有"Begger's funnelplot"统计学方法的描述,这个“Beggers funnel plot”完全是子虚乌有的统计学方法。国际上有BeggEgger统计方法,但是并没有“Beggers funnel plot”。估计是两个人名混用导致,至少这些发表论文的人完全不懂这个概念。

巴塞罗那基因组监管中心生物学家Guillaume Filion"Begger's"现象进行了分析,他发现这些论文存在类似段落和类似古怪错误,提示这些论文来自于同一出处。因为无法相信有28个人独立发明出一个新的统计学分析方法。

文章提到的一个公司MedChina是创建于2008年的医学服务中心,隶属于上海文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由复旦大学医学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中国医科大学等著名》》》》》。11月《科学美国人》请一个中文记者和该公司接触,因为该公司提供大量科学论文的转让服务,MedChina的一个代表说这些论文已经接近被杂志接受,只需要简单修改编辑就可以正式发表。转让价钱根据杂志的影响因子和是否需要开展具体实验,meta分析价格相对便宜一些。一篇影响因子为3.353meta分析报价为93千元人民币(价格看涨)。

MedChina提供的论文大多数是Clinical Endocrinology,其影响因子是3.353。和该杂志主编John Bevan了解到该事件后非常难受和重视,大约2周后,Bevan确定了一篇可疑论文,一篇关于甲状腺癌生物标志的论文,在论文修回过程中存在增加了一名作者。现在这篇论文已经被拒稿。提醒大家注意,投稿前一定要认真审查作者和贡献,不要中途随意增加作者,除非有充分的理由。

受到《科学美国人》关注的100篇论文,大部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助,其中24篇来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另外17篇来自其他政府机构资助。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已经确认这24篇论文涉及的基金已经被处罚。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任杨卫对打击学术不端行为非常重视,每年该机构都会处理多起学术不端行为,但对论文工厂的问题,杨主任坦言对这方面的处理缺乏经验,并乐于听听大家的建议。

一些出版机构对论文工厂的问题也非常重视,BMC现在已经向所有旗下杂志发出警告,让大家彻底检查是否存在类似情况,结果2周内就查出大约50篇论文稿件是被伪同行评议的,而这些论文被怀疑来自论文工厂,所有论文风格类似写作模式类似,多是meta分析论文,所有论文来自中国作者。

PLoSONE也开始了清查行动,尤其是对meta分析,都要由一个特别编委进行检查,并要求作者提供附加信息和开展研究的理由,但是PLoS ONE论文也被作为商品出售,PLoS ONE说一旦查明,立刻撤回处理。

学术出版是立足于学者诚信,如果学者们失去诚信,目前的学术出版系统缺乏对抗这种危害的能力,这是学术出版领域面临的最恶劣挑战。应对这种挑战,对出版机构和杂志来说,不仅是经费和技术的问题,也是整个学术出版理念的问题。

1.       Peng, Q. et al. DiagnosticPathology 9, 96 (2014). http://dx.doi.org/10.1186/1746-1596-9-96

2.       Qiu, L. X. et al. European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17, 244–249 (2009).http://dx.doi.org/10.1038/ejhg.2008.157

3.       Wu, F. F., He, X. F.,Shen, H. W. & Qin, G. J. PLoS ONEhttp://dx.doi.org/10.1371/journal.pone.0087764 (2014).

4.       Ding, D. et al.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131, 488–496 (20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852734.html

上一篇:病原体的概念及反思
下一篇:氢气有可能具有治疗挤压伤的作用

28 曹禺 张南希 武夷山 陈辉 徐耀 李贤伟 刘欢 梁洪泽 李永丹 徐晓 赵保明 唐凌峰 季丹 鲍海飞 王孝强 强涛 沈友明 鲍博 gaoshannankai watercold cly85 dachong99 eastHL2008 luofalai qzw biofans fsdw lbjm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2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