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gu

博文

斐特1区112(1~4)

已有 2410 次阅读 2017-4-20 12:02 |个人分类:生活感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170413 某序:

吃完晚饭,洗了碗,擦干净台面,再拧干洗碗布在厨房墙上挂好。从厨房推拉门出来,都都像往常一样儿童垫上玩,扫了一眼空调上的钟,已经快到八点半了。匆匆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再拿起水瓶给灌满,拧好盖子,“都啦都,爸爸现在去趟学校啊。”“爸爸,你要去哪里啊?”“学校,跟哥哥姐姐们开个会,一会就回来。”来不及多说,背上书包电梯直奔B3开上车直奔主楼,停车时看见徐导正从主楼平台上来,看来时间刚好赶上,我庆幸到。


再出主楼把车发动,已然过了11点。来不及看一眼夜景,又匆匆走上了回家的路,一切都再熟悉不过,主楼平台下来,掉头到东主楼再往北,从紫荆东北门出,右转到荷清路,到双清路斜岔路口左转,过了地铁再右转,此时小区北门已关,不能走王庄路,得清华东路转学清路,从小区南门进。


轻轻推开房门,夜深人静。

===============================

20170414

某序 II


从变分法概率推断那一段公式抬起头来,再次感叹了一番少数人的智商,取下眼镜揉了揉眼,喝了口温度正合适的绿茶,又把眼镜带上。起身走到东方座位,“怎么样?上次讨论后,改了以后结果如何?”“还是没有那个数据集自己分得好。”“把几个结果都看看吧,主要比测试的结果。”“用了模块以后,在网络上看起来的确是分开了。”东方指着右边屏幕上分子标签的结果,“分三类时感觉不太好”,他又指着左边屏幕下面的一个表格说到,略显无奈。“不是能分五类呢吗?导出来仔细看看?”


好不容易把新结果看了一遍。我说,“差不多就开始整理文章吧,先把方法部分学了。”“啊…感觉还差得很远。原来的代码有一种看着想吐的感觉。”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讨论了,各种参数条件挨个调,代码改得面目全非,结果存了无数个版本,前前后后快调了一年。做点工作不是那么容易, 越做越迷茫,不断怀疑自己工作的价值,怀疑自己能力太差,最后直至怀疑人生。科研没有捷径,只有朝着解决真的技术或者科学问题去做才能坚持下去。

=================================

20170415

花粉季之前习惯了早早到学校,常常到FIT楼时地库门还没开,只能把车停在外面从西门进去,再绕大半圈到实验室。滴嘟,门开了,若干显示器亮着,没关。关上大门,溜进C隔间,打开台式机,照常连上校园网打开Evernote,切换到事务列表,梳理一下今天要干的事(周一还要提前做好一周的计划),拟好一些邮件定在8:30自动发送。通常工作了一会后外面依然只有电脑风扇的声音,轻轻闭上百叶窗和屋门,等着听今天谁又第一个来?很有意思的等待。


有段时间经常是陈阳第一个来,老师果然都来得早啊。前几个来的同学通常是ZXL、WZ、LQY、DQY或者ZW,不过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工作节奏时略有不同,这些先先后后暗含着许多有意思的信息,其实你们的状态都被听在耳里看在眼里放在心里。就像自己的“孩子”或是“好友”,只是大多数时候觉得多说无益罢了,有些风雨需要自己去经经历,有些事只能点到为止。而小我总是8点过点到,因为要到幼儿园送娃。从下学期开始,我估计也是这个上班的节奏了。


等有人来了以后,我才悄悄的溜出去吃早饭,让你们都以为自己来得最早。回来,倒上开水,正式宣告一天的开始。


从3月中旬以来,被学校的圆柏花粉折腾得够呛,晚上睡不好,大脑停滞,身体感觉也虚弱了好多。最近过敏渐渐好转,早上却真心起不来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调整好。

==========================

20170416

真的序


交叉学科,双肩挑,背后藏着惊人的“一致”,那就是里外不是人。信息交叉了某“坑爹”专业,挑了最重的却最不受待见的学生工作,各种苦可种坑只能自己扛,说蓝瘦香菇有人理会吗?“路都是你自己选的,自作自受。”“不好意思,我还有那么一点理想,有那么一点信仰,有那么一点坚持,也有那么一点信心。”周围阵阵哂笑。


迷茫,仿徨,再前行,事物是螺旋上升的,否极泰来,只要我们不放弃,剥开迷雾看准真正的目标与方向,必能有所成。“九月份就要年度考核了,心理没底。”“……”你们心中的迷惘我都经历过,虽说有些挫折需要自己去经历,还是期望你们少走一些弯路,少些香菇,少些年度考核前的慌张,少些直接略过奖学金申请通知邮件的失落。


翻开笔记本,前半部分是科研笔记,后半部分是工作笔记,这就是生活。能用人工智能拯救目前的迷局吗?这样笔记本就不用分两半了。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7531-1050026.html

上一篇:当肿瘤遭遇“信息泄露”
下一篇:SCRL:单细胞转录组数据的表示学习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5 0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