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岗(CZ)的博客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cgweb 脑损伤与脑保护;神经认知;生物信息;蛋白质组;辐射损伤与防护

博文

[转载]张成岗:人菌和谐的守望者(文│李夏耘)

已有 332 次阅读 2019-2-14 12:5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张成岗:人菌和谐的守望者

文│李夏耘

 

孟夏时节,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召开,将人们的视线聚焦在马克思主义——这一始终站在时代前沿的伟大思想理论之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学习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指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实践活动要受到自然规律的制约。人与自然界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关系,在物质生产实践的活动中,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自然的客观规律必须达到统一,人与自然协同进化的历史才能向前发展。

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蛋白质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张成岗认为,医学的发展应从哲学角度思考,应符合马克思主义思想,将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做为基本思想,从而切实解决人类生理与心理的疾病问题。

近年来,他将研究重点放在人与自然界存在的微生物之间的平衡关系对人类健康管理的影响之上,并取得了进展。他提出了以“菌群调理”为主要手段的“新概念医学”模式,和以“菌心说”为核心的一系列医学假说理论,主张慢病防控与健康管理的重心前移,优先通过预防医学手段实现人体健康干预;主张人菌共生平衡是健康的核心,反对把大量人体共生菌作为敌人而清洗或杀除;期望通过人与自然(主要是其中的菌群)的平衡管理实现人类健康管理的目标。他呼吁学界与社会各界更多人士共同参与到这场以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为指导,在人与自然协同中促进医学发展的探索中。

 

理解慢病病因的新视角

2013年11月27日的凌晨,在青岛出差的张成岗难以入眠。“11·22青岛输油管道爆炸事件”最终确认62人遇难的消息像一块大石压在他的心头,窗外的冷风习习,他感觉那是自然界为遇难者悼颂的一曲哀歌。

身为一名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张成岗对生命有着崇高的敬意。62个无辜生命的流逝刺痛了他的心灵,却也激发了他为挽救更多生命做出最大努力的决心。他彻夜将自己最新的科研成果总结归纳,用“新概念医学”这个名词代表他对医学理论、人体结构、临床实践的理解与传统医学观念发生了重大的不同,大胆发表了“心理活动的物质基础是菌脑心脑而非人脑”的全新观点。思维的桎梏一旦打开,意识便如开闸的洪水奔流而下。2013年12月19日的凌晨,一个名词走入张成岗的意识——“菌心说”,这三个字让他所有思路汇集,走向了一条全新的路线。

“菌心说”是一个基于张成岗所提出的“饥饿感源于菌群”、“欲望源于菌群”、“慢病源于菌群”医学假说的系统化理论,它主张大部分情况下,慢性疾病是由于人类认知活动导致人体菌群无法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合适的碳源所致,而人类对于物质尤其是食物的心理需求是由于人体菌群的种类偏好所致。这个全新的理论或可对揭示慢病起源,促进人们重新认识人体、生理学、心理学以及思维、意识和精神活动提供一个新视觉和新拓展。

菌群是指人体内除人类基因组之外的所有DNA/RNA遗传物质所组成的生物体,被称为人类的“第二基因组”系统,包括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等曾经令我们闻之色变的致病生物体。国际权威杂志《自然生物技术》于2014年7月7日发表的一篇论文表示,人体共生菌群的基因种类数量接近一千万,而人自身的基因才二万五千个左右,这之间有三百多倍的差异。据张成岗教授介绍,这些肠道菌群与人体互利共生,人体为微生物提供生存场所和营养,而微生物则为人体产生有益的物质,并保护人类健康。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已证明通过移植正常人菌群给慢病患者,可以治愈慢病,且已得到美国FDA的批准。此前中医领域长期使用的人体粪便(如人中黄等)和动物粪便(如夜明砂、龙涎香等),本质上也都是人体(或动物)共生微生物菌群及其次生代谢产物作为药物在使用。张成岗认为,人类慢病的致病原因在于人与人体共生菌群的不和谐之上。现在研究让两套基因组如何和谐对话是重点,而这样的研究可能将揭开慢性病真正的原因。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倍奋教授评价说:“我感觉到张成岗研究员从肠道菌群角度研究慢性病的想法和实践有可能找到了一个关键的切入点。”

 

关于生命的新思考

20世纪,英国学者李约瑟在他编著的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著名的“李约瑟难题”,与此相对的,其本人对“李约瑟难题”的解答,发表在《文明滴定》一书中。李约瑟认为,所谓现代科学,最为重要的内核是“把理性与经验结合起来,把经受住受控实验检验的关于外在世界的假说系统化”,简言之,便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数学假说与受控实验密切结合,这是中国古代科学并不具备的特征。

张成岗的“菌心说”,正是源于他以自己的身体为实验对象得出的理性推论,也体现了他对于生命的全新思考。北京中医药大学高思华教授认为,张成岗这种敢于突破传统认识,挑战教科书的传统观点,提出个人独到见解的精神,值得很多学者学习。

2014年之前,张成岗一直从事着生物学和医学的相关研究。2010年,张成岗在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实验室所发表或被接受的国际学术期刊SCI论文达10篇,为历年之最,然而这个成绩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喜悦。因为,在2010年末,他因为肥胖,导致空腹血糖持续升高,被确诊患有Ⅱ型糖尿病。这对于将全身心投入人类生命健康科研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张成岗开始思索,科学研究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发表高水平高影响因子(IF)的学术论文,还是要最终为公众包括自己及家人带来身体健康。

从2011年开始,张成岗在质疑自己,反省自我的过程中,不断地深入思考,并以自己作为小白鼠,进行大量实验和亲身体验。他尝试了很多减肥方法,都以失败告终,直到2013年,他运用菌群调理+断食的方法4个月成功减重30斤并平稳控制了血糖。更另他感兴趣的是,随着体重的下降,他不仅没有出现工作效率降低的情况,反而是体力和精力越来越好,而且恢复饮食之后胃口和食欲不受影响。从此,他将研究工作转向慢病的防控领域。随着身边的同事朋友注意到他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到自愿减肥的行列中,汇总数据时更是另张成岗吃惊:在确认有严格随访记录的人之中,22个人的便秘问题得到显著改善,另外68个人平均在70天减肥10斤,同时还有一些朋友反馈睡眠质量显著提升,胃溃疡、胃炎、肠炎显著改善,一部分人血糖水平显著改变甚至回到正常水平。张成岗清楚,包括便秘、肥胖、糖尿病、肠胃炎等在内的慢性病,是目前医学临床上难以治疗的疾病,这些问题在经过菌群调理手段干预之后得到了显著改善,使他看到了一扇通往人类慢病病因的新的大门正在缓缓打开。

张成岗将这种菌群调理+断食的方法命名为“柔性辟谷”,与传统辟谷的区别在于,这种方法需要三餐定时服用人体不能吸收却可以喂饱肠道菌群的益生元。据张成岗介绍,在上世纪70年代,军事医学科学院曾接到命令,研究中国传统辟谷方法,以期应用于在特殊环境下(如宇航员)的食物供给问题。但是最终以研究对象出现低代谢症而失败告终。张成岗认为,“柔性辟谷”成功关键在于喂饱了肠道菌群,避免其为了摄取碳源而攻击人体。

“人体实验的优势在于,我们更加清楚掌握了实验对象的心理感受。”张成岗表示,在柔性辟谷的过程中,包括他在内多数志愿者无明显饥饿感,他由此推断饥饿感来自于肠道菌群而不是大脑中的摄食中枢,提出了“饥饿感源于菌群”的观点。

随着研究的深入,张成岗不断对生命的意义进行哲学探究。当前医学领域的治疗研究方向,倾向于找到人体内的致病基因,通过研发药物靶向治疗,消灭致病基因。致病基因的来源可能是人类自身的基因突变,也可能是源自与人类共生的菌群。张成岗认为人类基因和菌群基因都是自然的产物,马克思指出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自然的客观规律必须达到统一,人与自然协同进化的历史才能向前发展。同理,医学的发展应着力于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以人类和菌群基因为攻击对象的医疗思路,将带来人与自然对立的后果。同时他认为,慢性病的形成与发展过程符合辩证唯物主义对于内因与外因的哲学关系,弄清楚病因的内因和外因才是慢病能否得到有效的治疗的关键。他提出了“新概念医学”的观点,认为环境因素、生活方式、饮食习惯以及心理状态是人体出现亚健康和慢性病的外因,这四方面的因素所导致的人体共生菌群失衡是致病的内因,通过健康调理,让这些菌群回归到正常状态,人体就有可能重新回到健康状态。

 

军人的宗旨

提出一个新的理论实属不易,对于创建理论的人员要求甚高。张成岗先后在复旦大学、第四军医大学、第三军医大学获得大学本科、硕士、博士学位。1998年开始在中科院院士贺福初教授的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出站后他留院工作,并于2001年创建了自己的实验室,2005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并提前晋升研究员,2006年荣获解放军总后勤部科技新星奖,于2011年起领国务院特殊津贴。中科院院士吴祖泽教授评价他:“思维活跃、精力充沛,善于发现问题和提出新的科研思路。”

张成岗自幼喜欢学习、善于思考,尤其在生物学方面有着多年的研究与较深的造诣。同时,他兴趣广泛、涉猎内容偏多,“身为复旦学子,鉴于复旦大学的包容、自由、开放风格,我在大学的时候阅读了大量书籍。”张成岗说。中医的《黄帝内经》、尼采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等著作对他影响深远,在他的内心,西医、中医、生物学、哲学、心理学汇拢聚集,使他能够从一个学科外部的视角看待学科内部的内容,从而形成了他的思维优势。

作为一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保证完成任务更是对其执行力的一种承诺。1998年张成岗在做博士后期间,由于当时从事人胚胎肝脏转录组计划时间紧、任务重,根据上级指示由他负责组建了“敢死队”,历经十余天的努力完成了任务。而他由于劳累过度出现了单侧面瘫的症状,在301医院针灸了半个月时间痊愈。这项研究为他2004年获得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奠定了基础。2004年,根据上级指示他启动生物电磁学研究,虽然此前他对于电磁辐射与疾病的关系未曾涉猎,但是他一边大量学习,一边痴迷钻研,最终成为了电磁学领域的知名专家,曾接受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和《生命时报》等多家媒体的采访,为公众解读对电磁辐射的正确认识。他的实验室于2013年10月承办了“第七届电磁辐射与健康国际研讨会”,这是他为自己在生物电磁学领域递交的一个阶段性成绩单。2010年,张成岗的实验室接到上级通知,要参与筹建“全军军事认知与心理卫生研究中心”与相应的重点实验室,因此,他开始进入心理与认知领域的研究。在此过程中,他的实验室启动了脑电波及眼动跟踪等研究,直到后来建立了可以通过眼动特征针对人员进行认知水平测评的无创系统,获得中国发明专利和软件著作权。他长期从事包括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神经生物学、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生物电磁学、心理认知、军事医学在内的多学科研究,具备了从不同学科领域综合看待医学问题并提出综合解决方案的创新能力,更有着高工作标准、目标明确的强大执行力。

量变产生质变,有了广博知识和实践的积累,当张成岗心中的主要矛盾运动形式发生了改变,“菌心说”这一创新理论便油然而生了。他说:“学术界对科学家的最高评价以在Cell、Nature、Science(CNS)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等杂志刊登论文为标准,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但当我罹患糖尿病之后,开始反思,医学发展这么多年慢病的数量是越来越少了还是越来越多了?每年刊登在这些杂志上的研究有没有能够解决老百姓切实的慢病问题?究竟科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经过反复的思考,张成岗暂停了集中精力向国际学术期刊发且SCI论文的动作,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菌心说”的完善和如何将“新概念医学”落实到百姓的生活的探索中。“服务人民是军人的宗旨,过去二十年的积累是为了让我更好地完成这一使命。”张成岗说。

 

科学的坚守

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提出,事物的矛盾规律,即对立统一的规律,它是物质世界运动、变化和发展的最根本的规律。创新与保守,便是科学发展中的矛盾规律。创新是科学发展的主旋律,传统的认识将科学描绘为思想上的创新和自由,但在现实中,科学是非常保守的。科学往往以带有偏见、敌视的眼光看待任何所谓的新发现、新进展。科学哲学家刘华杰教授认为,科学的保守性既是一种“坏”的品质,也是一种“好”的品质。其“坏”在于,它确实保守;其“好”在于,保证科学健康稳步发展。

自从2013年张成岗提出“菌心说”之后,先后向学界、相关机构与公众进行沟通汇报。但是由于其中一些观点与目前医学的认识存在显著不同,在通常的思维模式下,多数人对其学说持怀疑态度,甚至2013年网络上有人以“张悟本”来比喻他。

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著名物理学家马克斯·普朗克曾说:“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不是通过说服其反对者让他们明白过来而实现的,而是由于其反对者最终全都死光了,而熟悉这个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的缘故。”

面对外界的质疑,张成岗表示:“自从2013年我逐渐提出‘新概念医学’和‘菌心说’这些内容以来,我也试图努力去怀疑这一切,质疑该医学体系是否能够站得住脚?是否有瑕疵和漏洞?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通过直接向多位院士当面汇报,以及直接给社区居民进行基于新概念医学的慢病管理知识宣讲之后,我发现这个体系并不存在典型的瑕疵和漏洞,这愈发坚定了我将其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推广的决心和意志。”

对于张成岗的“菌心说”理论,中科院院士吴祖泽评价说:“我相信,无论张成岗研究员所提出的‘菌心说’等思想、假设乃至理论,是否能够被全部证明或者部分证明,或在若干年后被进一步深化或更替,但是,他的努力和实践体现了一位科技工作者勇于探索和追求真理的精神。随着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的不断完善,希望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在各自领域的学术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能和成就。”

“我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等待公众的认可与接受、等待科学家的理解与参与。”张成岗说。

正如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何毓琦先生所说,真正新颖的认识只会偶尔出现,而要被人们接受往往还要经过大量的努力和斗争。事实上,这并不是坏事,而是科学应有的方式。真理必然将在实验与临床实践的证实或证伪过程中逐渐显露真相。


对应链接:


《今日中国》法文版


 http://www.chinatoday.com.cn/ctfrench/2018/dzg/201807/t20180731_800137090.html 

Zhang Chenggang : toujours sur la route de l’innovation

2018-07-31 15:45:00Source:La Chine au prése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692-1162146.html

上一篇:[转载]动机 (认知理论):动机是激发和维持有机体的行动,并将使行动导向某一目标的心理倾向或内部驱力。
下一篇:[转载]张成岗:我们处在创新的好时代(文│李夏耘)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9 0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