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在椰子树上 风吹它哼哼唧唧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邢立达 妙趣横生得不可开交的古生物学

博文

[柴静]剥开科学的坚果 一文中的我

已有 3143 次阅读 2010-1-20 12:42 |个人分类:叶国琐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科学松鼠会

科学松鼠会

    ●2009年3月,央视新闻频道《小崔说事》栏目播出科学松鼠会专题;

    ●2009年5月,一周年庆典;

    ●2009年10月,举办“2009科学嘉年华”,这是首次由民间主办的大型科学节;

    ●2009年12月,网站新版上线。

    一

    两年前这个时候,我跟姬十三在鼓浪屿碰上,他刚从复旦博士毕业,当时犹豫是找一份工作,然后结婚?还是去做想做的事,我问他想做什么,他一直在沉吟用什么词来表达。

    “科普?”我问。

    他说,“我一直不愿意用这个词,科普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他后来创办科学松鼠会,一直有这样的一种态度。科学松鼠会的文章,很多是年轻人写的,不见得学理上非常严谨,或者论据上超前,但是有种智力上的平等,把读者看作跟自己相似的人,大家共同去探索世界的未知,分享乐趣,然后彼此校正。

    二

    松鼠会对现实的参与很活跃,地震或者是甲流发生时,都会及时提供背景和知识。很多时候人们对事情的偏见,都是因为掌握的信息不足造成的。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提供一个判断问题的信息坐标,才能不轻易下结论,保持疑问,自发地去寻找证据———这是很厉害的事情。

    很多的科普工作者不屑于做这样的事,因为都要冲着出专著去才算,零打碎敲式的信息服务做得很少,所以我觉得十三他们不光是在传播知识———科学实际上是一种思维的方式,而不是被垄断的知识。这样的传播,才有可能去渗透进我们的头脑和生活,形成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和方法。

    三

    松鼠是一个群体,这两年的发展非常快,在“快”的阶段一般都伴随着危险,某种过度膨胀的欲望,或者内部分裂的可能———声誉隆起的时候,最初支撑群体的那一点理想主义很容易在内部就折断了。

    我担心过,但起码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

    能做到这个,跟十三的性情有一定的关系。能把个性各异的人长久地组织在一起,要像梁漱溟评价蔡元培的话:“有意兼容并包,不一定兼容并包得了。唯出于真爱好而后人家乃乐于为他所包容,而后尽复杂却维系得住。”

    这个“真爱好”得是天性才行。认识几年,我极少看十三有偏激着急的时候。刚才在M SN上说话,十三说,“明年会做一些需要好多年才能见成效果的工作,为行业培养人才,建立课程体系。基础性的人才多了,才能有力量。”

    四

    十年前我刚到北京做记者的时候,写一篇关于物种多样性的稿子,写国内研究的困境,被编辑毙了。他很不满意:“你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去翻译一些国外的研究吧!”

    几个月前参加松鼠会的嘉年华,听几位国内科学家的演讲,松鼠会把他们约来向大众讲演,底下黑压压坐的都是年轻人,大部分都不是专业出身,不哄闹,也不轻易鼓掌,安静听,会心的时候笑。

    演讲的人多半日常工作艰苦寂寞,尤其听研究恐龙的那位讲话的时候,简直心酸。但我听的时候心里有时会腾地热一阵,忍不住有种说大词儿的感觉———“原来我们的国家也有这样的科学家。”

    (本恐龙:我没想起.....我到底说过什么心酸的事情哇.....@_@)

    “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

    有的。

    五

    我参加过一次松鼠会的新书发行的活动,松鼠们真年轻。

    有个女孩子发言,非常紧张,手脚在发抖,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扯脸前的凳子。她说到松鼠会的活动中,有个内蒙的男孩子,参与活动得了奖写信来,才知道他得了肌营养不良症,每天要爬行到沙发上,再顺着沙发扶着墙站起来,他卧室的墙面上,有三个黑黑的手印,都是扶出来的。

    国内外的松鼠们查了很多资料去帮助他,这女孩去了内蒙看他,但最后知道现在最新的研究没有能通过临床试验,她说她非常“沮丧”,感到“科学的无能”,但是那个男孩的网名叫“西西弗斯”,意思是西西弗斯从来不怕石头一次一次滚落,他“轻蔑”失败———“没有什么是轻蔑不能战胜的”。

    科学有的时候是无能的,但人可以那么有力量。

    ● 柴静(中央电视台记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561-288907.html

上一篇:日本发现远古动物足迹化石群
下一篇:美美享受了枫叶国的大餐~

1 叶剑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1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