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xiaoy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xiaoyong 在路上……

博文

我组一篇工作被Nature报道 精选

已有 32343 次阅读 2013-8-1 15:17 |个人分类:复杂网络|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最近我组一篇工作被Nature报道,见: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00/n7460/full/nj7460-113b.html


报道全文如下:


Fashion rules in physics

Trendy topics drive research pursuits.


Journal name: Nature Volume: 500, Page: 113 Date published: (01 August 2013)


Physicists are fad-followers who often pursue the fields with the highest number of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s, says a study (T. Weiet al. Sci. Rep.3, 2207; 2013). The metareview, of around 320,000 articles published by the 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s Physical Review journals from 1976 to 2009, also found that papers with many authors, which are common in some areas of physics, tend to be on 'hot' research topics. Working in a hot field can be a good strategy, says lead author Jinshan Wu, a physicist at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cause it can increase citations, attention from peers and research funding. But, he notes,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can suffer if leaders are not exploring new directions.


大意如下:

潮流领导物理学:热点话题推动研究

物理学家们是趋势追寻者,最近的一个研究(T. Wei et al. Sci. Rep. 3, 2207; 2013)表明,他们通常会在热点领域——最近有比较多的文章发表的领域——做更多的工作。这一个基于美国物理学会(APS)物理评论系列期刊在1976年到2009年期间的大约320000篇文章的发表记录的研究同时发现,多个作者的文章(这种情况在物理学的某些领域之中非常普遍),通常比较倾向于研究热点领域。吴金闪,一位来自于北京师范大学的物理学家,领导了这个研究团队。他说,看起来选择在热点领域开展研究工作是一个好的策略,因为这样的研究更可能获得关注、引用以及科研基金的支持。但是,同时他指出,从整个科学领域的角度来看,如果领域的开拓者领导者们不去探索新的方向,那么对整个领域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关于这个工作的详细内容,之前更早刊出的中国网的报道比较详细(但题目起的太恶心了,我们的主要观点根本不是这个):


研究显示:中国科学家较外国同行更倾向追踪热点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3-07-19 

中国网7月19日讯

科学家们的研究模式是什么?当他们选择所研究的问题时是否会追踪热点领域?如果要鼓励创新,科学研究基金应该优先考虑多合作单位的研究还是单一单位甚至单一申请人的项目?参考文献的多少与论文的原创性有没有关联?基于完善的科学引文数据和可靠的偏好计量方法,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研究团队和北京市科学技术情报所研究团队开展协同创新研究对以上问题给出了一个答案,其研究论文“Do Scientists trace hot topics?”2013年7月16日被Scientific Reports接收发表。

吴晨生

图1 、新发文章数量与领域热点程度的关系

某个领域的热门程度可以用该领域已经发表的论文数量来刻画。研究工作主要讨论了在已经发表的研究论文中,某一时间段内某一个领域内所发表的文章的数量是否与这个领域的热门程度存在联系。研究发现,这样的联系确实是存在的,而且是正相关。参见图1。横轴表示某领域已经发表的文章数量k,它可以描述相应领域的热门程度,纵轴则表示新发表的文章热度为k的领域的比例。我们可以看到,从整体上看,科学家确实更多地选择了热门领域来开展研究工作。

同时他们的研究工作也发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科学家们追踪热点的程度是不一样的:中国、印度等国家的热点追踪程度要高于美国、德国等国家。图2的左图给出了特定国家新发文章的数量与该领域已有文章数量之间的关系。在双对数下都给出了正相关特征,但其中中国的曲线斜率最高,表明其新发文章的数量与领域热门程度关联最大。图2的右图比较了各国科学家在各个领域的相对贡献(该国家所发表论文占该领域所有论文的比例)与该领域热门程度的关系。考察曲线的总体趋势可以发现,美国的这个比例基本随着领域热门程度增加而降低,德国的这个比例则基本与领域热门程度无关,然而对于中国来说,这个比例随着热门程度的增加而增加。

吴晨生

图2、不同国家热点追踪情况曲线(左),不同国家所发表论文占该领域所有论文的比例与论文热度之间的关系(右)

研究工作还发现合作者越多,署名单位越多、引文数越多,其研究工作对热点的追踪程度越高。见图3的左图(纵轴为追热点程度,横轴为合作者数量,插图的横轴为合作单位数量)和右图(纵轴为追热点程度,横轴为参考文献数量)。已有的相关研究工作(参见:Science. 316, 1036–1039 (2007) 以及Science. 322, 1259–1262 (2008))发现:研究者数目较多的的团队、跨学术单位(大学、研究所)的团队的研究工作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引用,而我们的结果表明,这个表现有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团队往往选择了热门的领域来开展工作,不一定表示其工作在原创性和学术价值上比其它形式的团队更高。

可以想见,一个人主导的团队由于不用对其他人和其他单位负责往往可以花时间在冷门的领域做原创性高的探索。

吴晨生

图3、追踪热点领域的程度与论文合作者数量(左)、论文引文数量(右)之间的关系

这个研究工作对于国家科技政策的制定,对于科学家研究领域的选择都有一定参考价值。在大数据时代,关于科学研究的研究具有独特的优势:完整的发表记录提供了大量的原始材料,供科学家们进行各种研究与发掘。可以预见这个领域将会是很多交叉学科,尤其是系统科学研究的对象。这一研究工作是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市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新加坡国立大学、石家庄铁道大学等单位合作完成的。

论文链接:http://www.nature.com/srep/2013/130716/srep02207/full/srep0220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4069-713183.html

上一篇:一篇论文被BBC Future报道
下一篇:最近发表的几篇文章

27 杨华磊 刘全慧 王启云 王贤文 章忠志 李毅伟 王伟 曹聪 高建国 李伟钢 李天成 廖晓琳 谢华生 徐大彬 汪晓军 韦玉程 王芳 戴德昌 徐晓 张千明 朱郁筱 周金元 赵星 李冰 王丹 刘立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