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ye198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e1982

博文

早春云南科考游记第一季(昆虫,原生鱼,琥珀,奇葩美食) 精选

已有 9946 次阅读 2015-12-22 13:5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今年三月,我和同行史老师及其研究生前往云南西南部进行水边昆虫采集。主要是采集青步甲,尤其是寻找一种颜色艳丽,比较神秘的青步甲。三月的云南是旱季,温度舒适,雨水较少,河水水位最低,河滩暴露较多,选择这个时间段出行虫子更容易找到。


  到了昆明,我们租了一辆别克车,准备开始近一个月的自驾寻虫之旅。按原定计划,首先是西南采集一圈(红色路线,游记第一季),然后红河州一带采集一圈(蓝色路线,游记第二季)。


  当天到达昆明后,我们就开车直奔楚雄,晚上才到。受到楚雄珀友谭文涛先生的热情招待。点菜直奔昆虫,云南出差的必点菜品。

油炸竹蛆

蜂蛹,不要炸太酥,这样可以嚼出虫体内的甘甜味。
 

在楚雄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早我们启程前往龙川江边的五合乡,傍晚抵达后准备进行夜间采集。江边周围有很大的河滩,这里生活悠闲,傍晚还有人在江边兴致勃勃的钓鱼,走近去看,鱼种类特殊,还未见过这种。接下来我们开始采集昆虫,这里生态环境保护的很好,没一会就抓到好多青步甲,种类较多、蓝色绿色非常漂亮。
 

  采集了一会,有点饿了,到大桥一侧的路边小馆子吃晚饭,准备吃完天黑下河接着抓虫。饭馆里看到了奇怪的蔬菜,问了下,是棕榈科植物的花苞,老板说清热败火。没吃过,点了一份尝一下,结果苦到极点,难怪能清热败火。不过虽说败火,可作为菜来吃确实有点失败!

   吃完晚饭,天彻底黑了,我们继续采集。下到河滩,这时夜行性昆虫都爬出来了,带上我们的头灯,黑夜找虫之旅开始了。虫子太多了,我们不停的拍摄,不停的采集。

   先来个保护色系列。这里的虫子和动物都和环境颜色非常接近,白天是看不见的,只有晚上在头灯的光照下才能发现。


  最奇特的步甲之一,圆步甲,长得和瓢虫似的,但是有大牙,惹急了会咬你,比瓢虫可是凶猛多了。

X战蝗

某种姬蛙

河滩优势种出现了,黑胸屁步甲。

浅水坑里的水龟虫

   这时突然发现了好东西!!角胸爪步甲,是梁宏斌老师在该地区发现的新种昆虫,后来给发表命名了!这家伙细细瘦瘦的,胸部前角突出呈现锐角。

    五合乡采到晚上十点多,然后我们轮着开车前往腾冲县住宿。到达腾冲县后,已经是十一二点了,这时在腾冲的珀友墨墨已经等了我们好久。到了后我们定完宾馆卸完行李,她就热情的拉着我们去吃腾冲的夜宵。到了夜宵店,居然是炒螃蟹。看了下螃蟹,竟然是活的锯缘青蟹,这是一种海蟹。腾冲离海很远,这螃蟹从哪来的啊。墨墨说这是从缅甸进口的,便宜又新鲜。螃蟹上来后,太鲜美了,但是也太辣了,嘴都肿成香肠了。吃完螃蟹底下剩了好多蟹肉蟹糊,这时主食来了,是烙饼,蘸着蟹糊,那叫一个香。绝对比北京簋街的麻辣小龙虾,香辣蟹好吃多了!

老板又端来一盘手工牛肉丸汤,正好就着烙饼蟹糊一起吃。唉,采集生活太“艰苦”了,一晚上又长了几斤膘。

   第二天,在腾冲休息一天,顺带逛逛腾冲的珠宝市场。腾冲是云南西南部的一个旅游明珠,有大量的火山温泉地貌可以游玩,还有很多的人文历史遗迹,还有自然保护区。

   另外由于其挨着缅甸,很多缅甸商人来此经商。主要是出售缅甸的玉石,琥珀,玉化木,宝石等等。每隔几天,珠宝市场就有大集会,全国各地的商家和缅甸商家在此摆摊,交易珠宝。最近比较热门的珠宝是缅甸琥珀,我也主要就冲着这个去了。

   缅甸琥珀是世界上产量最大的具有珠宝价值的白垩纪琥珀。里面发现了无数的白垩纪的奇葩昆虫(波罗的海和多米琥珀年代较近,虫子和现代的非常接近)。我也准备寻找一些特殊的昆虫,采购回去用于科研。

   清晨的集市热闹非凡。我也早早的起床,寻找我需要的虫珀。


金珀的戒面

红宝石一样的血珀戒面

    这时突然看到有几个琥珀摊位出售琥珀的书籍,居然是我参与译著的那本。封面的虫珀就是我在腾冲当年购买拍摄的。这书是南古所徐老师翻译。我增加编写了缅甸琥珀及其虫珀的章节。

逛了一天,讨价还价的口干舌燥。最后的虫珀收获。几个月的存款没了,媳妇说回去跪搓衣板。买了不少原始甲虫。还有些虫珀已经被镶嵌在戒指上了,只能连着戒指一起买下来。

蚱和蜡蝉

一群金龟子的坟墓

朋友那挑选的缅甸琥珀原石,留着寻宝,看看能不能找到虫子。

   第二天依依不舍的离开腾冲,前往铜壁关。到达铜壁关时是中午,在县城里面的小馆子吃饭。这时老板正在清理一批杂鱼。我拿过来看了看。结果不看则已,一看就有惊喜,居然有原生国产的弓背鱼!!不少鱼圈的网友知道了都纷纷致电询问产地。可惜被老板开膛破肚了。

各种鳅,刺鳅和鮡鱼


    又到点菜时分,我们的口号是只吃奇葩的,不吃常规的。

   下面这个很像小西红柿,其实不是一种植物,这个是树番茄,原产南美的,味道很酸。我们点了一份凉拌的,结果辣椒放太多了,没吃出熟番茄的原始味道。

   这个是朽木上生长的树花菌一类。炒鸡蛋味道还行,有点嚼劲。

   出差在外,时刻都琢磨找地抓虫。吃完饭在饭店后面转转,找找虫子,发现一条小河,水质不错,水边立马找到了鱼蛉的幼虫,蛹和成虫,鱼蛉是洁净水质的指标生物。

看似恐怖的鱼蛉幼虫,旁边一排排的象腿的其实是水中呼吸的鳃。别看虫子长得怪,这也是南方的美食。湖南有些地称之为桃花虫,吃了有桃花运哦。


鱼蛉成虫

正观察鱼蛉呢,就看到有乡民在水里电鱼,打了个招呼后借来鱼篓看看他的收获。有不少鳅。

   给电鱼的乡民普及完鱼类保护的知识后,我们接着赶路前往中国的边境小镇那邦镇。半路上看到有个大牌子写着榕树王景点,很是好奇,看了下地图不是很远,就开车去看看。

   到了榕树王山脚下,接下来只能爬楼梯了。

   爬到山顶,看到了传说中的榕树王,真的巨大无比,整个山顶的一片森林都是一颗榕树形成的,真的不愧为独木成林的代表物种!下图中红色的“猴子”可以看出这个榕树有多大了。

   树下掉落了好多榕果,每一个榕果里面都是一群小生命,可谓是一果一世界。掰开一个榕果就能发现,里面有无数的昆虫寄居在其中。有甲虫,有小蜂。尤其是小蜂,还有好多种。有些吃榕果,有些寄生其他小蜂的。整个榕果内部就是一个小小的食物链生态。

    看完榕树王,在树附近找到不少昆虫。这个看似毛茸茸的蚂蚁的其实是蚁蜂雌虫,无翅。小心,会蛰人的。

人脸蝽象,这是一种盾蝽

保护色极好的眼蝶

当地人称滚山猪,其实是球马陆,和西瓜虫一样,一受到惊吓缩成一团,这一团大概葡萄大小。很适合当宠物。

猛蚁类

这个路过草丛,发现叶子上有蚂蚁群聚,在干嘛呢?仔细看看,找到了么?

  原来这群蚂蚁围着一只虫子甜甜的排泄物打转,这个虫子长得非常奇葩,箭头部位是头部。这是一种杆叶蝉,拟态到极致了。

   继续开车前行,在傍晚前到达那邦镇。那邦镇和缅甸没有明显的国界线,也没什么栏杆围着。一条小溪就是界河了。

小溪对岸是缅甸。


   每天的饭点都很让人期待。今晚我们选择吃当地的特色,过手米线。过桥米线很出名,可是过手米线听过的人就很少了。是户撒阿昌族的特色。一份米线,然后一堆配菜。有萝卜干汤,猪脑酱,烤猪皮末,猪肉泥,鱼腥草,青笋丝等等。吃时用手捏着糅合一块吃,所以说是过手的米线。晚上不开车,我们点了一份奇怪口味的咖啡啤酒。

    吃完饭看到市场有卖一种特殊的水果,当地叫羊奶果。其实是胡颓子科密花胡颓子的果实,和新疆的沙枣是一类的。乍一看很像小西红柿,但是有小鳞片,而且有不小的果核。

羊奶果长在树上的样子

    晚上采集昆虫,本来想下界河边采集昆虫的,但是怕被边防武警以为是偷渡的就麻烦了。缅甸边境也不太平,军阀混战,毒品运输,为了安全起见,只能放弃界河的采集。干脆在楼顶灯诱昆虫。

螟蛾科种类很多

这个好东西,少见的蛾子,颜色太漂亮了。

毛蚊交配,看到差别了么,雌雄长得是不一样的。一个大头一个小头。

本来丽蝇哪儿都有,但是这个灯诱来拍的实在漂亮,贴出来显摆一下。

那邦的野生动物贩卖比较多,山高皇帝远,谁都管不到。这边绯胸鹦鹉卖的很多,原生种类,可能国内抓的,也可能是缅甸抓了运到国内贩卖的。长得漂亮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天离开那邦,前往陇川县,寻找传说中的神秘青步甲。老标本的采集信息写着陇川县,可是那时是一九八几年,现在中国各地环境破坏严重,尤其是河流的污染一路上触目惊心,特别担心这种步甲被灭绝了。

    穿越隧道前,天气尚可,清爽宜人,钻出隧道后,就狂风暴雨。第一开车碰到这种恶劣天气,不敢开了,慢慢的吧。

    正开着,就听到前面巨大的一声。原来有辆车开快了,刹车不及时,车撞山崖了,转了一大圈。还好人没事,但是看似车辆前轮和发动机受损,估计有的修了。亲眼看着出的交通事故,更不敢开快了。

   刚开出几公里,天气立马急变,暴雨改成巨大冰雹,噼里啪啦的砸落下来。当时就犹豫了,到底是停车等待还是开车迅速离开?开吧,怕冰雹路滑出事故。不开吧,冰雹越来越大,有些有乒乓球大小了,特怕把玻璃砸裂了,那采集耽误的时间就多了。

下图白色的球都是冰雹,有些有乒乓球大小。

  咬咬牙开车冲出去了,不到半小时冲出雹区。结果一下子太阳出来了,老天爷可真能耍人。终于到达陇川县,身心俱疲。晚饭来盘蝗虫压压惊。是某种斑腿蝗。

   陇川县休息一晚,前往景罕镇的麻栗坝水库采集,寻找神秘青步甲。沿着水库公路转了一圈,看哪有河滩就下去采集。这时路过一个河滩,发现入河小溪流水冒热气。难道是温泉?!

  下水一试,果然是温水。沿着溪流往上游走,水温越来越高!太舒服了,抓虫未果的失落一下被温泉的舒适冲没了。

   于是临时调整,停车泡澡休息。太惬意了,泡在温泉里,水温正合适,哼着小歌,手拿捕虫网,捕捉路过温泉的的虫子。

香艳性感的泡澡图,哈哈,露的部位恰到好处,让人遐想。

洗完澡再往温泉上游看看源头。

  这个就是源头了,温度高,看似平静,掉下去就煮熟了。旁边还有冷水溪流,两者混合正好配出适合温度的温泉,大自然真的太神奇了!

泡完澡吃午饭,来份水库的炸小鱼。

麻栗坝水库的虫子收获。

蜻蜓稚虫捕食蝌蚪。

麝凤蝶

小麻胸青步甲

红胸屁步甲

  这个能发现真是撞大运了!棒角甲,寄生蚁穴,捕食蚂蚁。很少见的一类甲虫,触角就像米老鼠的耳朵。

猎镰猛蚁,很猛的蚂蚁,不光会咬人,还会蛰人,尾巴有蛰针的。

黑蜣,朽木类甲虫。缅甸琥珀里常见。

   陇川呆了3天,还是没有找到神秘青步甲,很多河流被污染了。只能离开陇川去其他地区撞撞运气。

   离开陇川县前,听说当地有个奇葩美食,用屎壳郎做的菜。可惜没吃到。后来朋友发来她拍的美食图,被震惊了。这里分享一下。


一个牛屎大球

打开里面是某种巨型屎壳郎的幼虫。屎壳郎幼虫俗称驼背虫,背部的驮包里面储存着粪便

幼虫洗干净和撒撇一起炖,据说是珍贵的美食。

    离开陇川县,前往瑞丽市。一路上风景不断。半路上看到了美丽金镶玉竹,第一回见到这么漂亮的竹子,不知道这丛是不是原生种群。后来朋友说这类竹子北京都有,很著名的观赏竹,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快到瑞丽了,路过龙江大桥。底下的龙川江清澈湍急,看到有人在急流钓鱼。我有个朋友喜欢溪钓,受他委托顺带看看水质和鱼种。

钓到的大鱼,鲃鱼类。

   中午到达了瑞丽,瑞丽也是著名的旅游城市。玉石交易更为繁荣。到处是赌石的玉石店。以前赌石还有人赌到了高品质的翡翠。现在的赌石大都是吸引游客的一种文化了,真要买就上当了。几十几百的小原石,压根不会有一点玉在里面。

   吃完饭我们去瑞丽江附近的沙滩转转,寻找虫子。瑞丽江不少河滩沙子细腻,很像海滩,还好没啥人来,不然就污染了。浅水处不少小鱼,拍了一些生态照。沙滩上采集了一些步甲,还是没有神秘步甲的发现。失望回到瑞丽市。

   原以为瑞丽的采集也是平淡无奇,结果出现了惊天大逆转!

   吃完晚饭,在宾馆内整理一天的昆虫标本。突然就发现下午在瑞丽江边采集的步甲里有一只步甲很奇特。颜色红色,浑身带毛。当时采集时是当成其他类群的步甲采集的。这时找出文献和标本照片一对比。天哪,这就是我苦苦寻找了两个多星期的神秘目标青步甲!!当机立断,半夜开车前往下午的那个河滩继续寻找。果然又找到了几只。这次云南科考的行程终于提前完成了任务。

   这种青步甲是青步甲里面颜色古怪的一种,一般青步甲就如其名,金属绿色。而这种浑身红色带大黑斑,非常像心步甲。暂时定名为宾汉青步甲。

   第二天心情舒畅,压力骤减。哼着小歌开着车前往荒废的瑞丽植物园采集昆虫。

   就在园内小溪流处,一网就扫到无数的奇葩小蝇--突眼蝇。这类昆虫喜欢潮湿地带群聚,眼柄越长,在交配中越占优势。雄性争夺异性就靠比赛眼睛的长短,还算比较文雅的竞争方式。

还看到了少见的马来蝇,我戏称为长颈鹿苍蝇

还有一群吃蘑菇的伪瓢虫和长得像刺梨的蘑菇

  瑞丽的采集结束了,我们沿着弄岛镇的国界线南宛河小路慢慢采集,返回陇川县。到了弄岛镇国界线小路,看到有个淘宝场。还纳闷马云怎么会在这么个偏僻地搞了一个啥项目。过去一问,原来真的是淘宝贝的地方。这里有条河床,有上游冲积下来的玉石小原石和红宝石原石等。据说不少红宝石原石被冲到河里,沉于河床,混于泥沙之中,只要去淘,多少都有收获。早知道就做好准备预留时间去转转了。下次再去吧,有兴趣的朋友咱们一起组团去淘宝,哈哈。

国界线南宛河边的小路勉强能通车,人烟稀少,偶有缅甸人越河到中国这边种地。人少自然虫子就多,拍到不少好虫。


束毛隐翅虫

扁锹类的小家伙

脸谱图腾一样的广翅蜡蝉

南方的特色节肢动物---鞭蝎。缅甸琥珀里也发现不少了。

拟蝎,捕食螨虫。缅甸琥珀中拟蝎的数量和种类太多了。

石蛃,原始昆虫类。

扁担马陆,奇葩的马陆

  最后开了一天车回到陇川县。国界线的一天收获颇丰,路边随处可见的香蕉树让我们吃了个饱。陇川休整后,我们就开始返回昆明,进行第二波的科考采集。

   游记系列一就先到这儿吧。最后来几张这次收获的缅甸琥珀虫珀给大家欣赏一下。


未完待续,请关注云南科考二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0512-945099.html

上一篇:发个好玩的蛾子--蛾狐狸。啊,不对,是狐狸蛾
下一篇:早春云南科考游记第二季流水账

23 季顺平 白龙亮 张珑 康建 田云川 赖波 孙启高 张行者 梁红斌 木士春 黄永义 韩枫 苏德辰 杨顺楷 王海洋 戴小华 王家冰 黄仁勇 杨正瓴 xchen fsdw ljxm tianpeng151104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2 1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