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乎?茶馆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fcao 累时休整,烦时发泄, 闲时思考,乐时分享。

博文

我惊诧于父亲的睿智与口才

已有 4813 次阅读 2012-1-26 17:13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class,厨师,行业| class, 行业, 厨师

父亲一生从事过很多行业,酿过酒、造过纸、当过厨师、跑过供销、做过钳工,他擅长厨艺、木工、瓦工,最擅长的是竹器活,那又粗又长的竹子在他手中瞬间变成薄薄的篾片,他可以将一根竹子在片刻间片成两三层,不过最里层的基本不能用,主要用第一、二层,第一层篾片最是坚韧耐用。

父母亲风雨同舟65载,经历了太多的辛苦磨难,可无论世道如何变迁,也不管风刀霜剑如何相逼,父亲始终是母亲坚强的后盾,给予了母亲最无私的爱。我敬重父亲不仅因为他是我的父亲,还因为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一个伟丈夫。

老父亲是出名的木讷之人,老实、厚道、善良是所有认识父亲的人对他一致的评价。判断一个人好与坏并无绝对的标准,一个别人眼中的好人可能在某个方面表现出丑恶,一个公认的坏人也可能在某个方面表现出可爱。一个人如果被部分人说好未必是真好,但如果被所有认识并了解他的人说好,那他一定是个好人,这样的人也许一生平平淡淡,但却是最让人有信赖感的人。父亲是那种别人打他的左脸,他会把右脸也伸过去的人,而且全不把别人的无礼放在心上,我想这正是他长寿的原因之一。前天我看到桌子上有一玻璃瓶,里面装着大半瓶蚕豆,我奇怪道:“这是谁吃的?”父亲道:“你姐姐买给我吃的。”我好奇地看他的牙齿,发现父亲的几颗大牙白白的完好无损,比我黑黝黝的牙好看多了,这一发现让我啧啧称奇。母亲与父亲秉性完全不同,母亲性情刚烈,有什么话一定要说出来,绝不受委屈,她几十年一直疾病缠身,邻居们都称她是药罐子,以她柔弱多病之身也能活到八十多岁确是个奇迹。

年轻时,父亲曾干了十几年的供销员,是那家工厂唯一的一位做供销超过三年的人,正是这十几年让父母走遍了大江南北,长了很多见识。工厂经常换供销员,但厂长说:“如果老曹不可信,那就没有可信的人了。”他每年联系的业务是最多的,与他打交道的人都对他寄以极大的信任,跟他成了朋友,他交的朋友遍天下,家里一年四季高朋满座。远的不说,每次父亲回家,生产队长、会计必定捧着饭碗跑到我家来,他们都知道我父亲回家从来不会两手空空,花生米也得带上一包。逢年过节,我家是远近最热闹的地方,哥哥的同学、亲切朋友最喜欢到我家来,因为我父亲有种梁山好汉的气质,从不惜财,朋友来了一定倾其所有、热情相待,哪怕下顿饭揭不开锅也得让客人高兴了。我母亲虽有时对父亲此举有点不满,但从来没有让父亲难堪,母亲与父亲唯一不同的是,母亲历来是见什么客人喝什么茶,可父亲不同,从来是一视同仁,这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分歧。作为农家女,我相信,能做到母亲这样的女人绝对不可能超过1%,母亲算得上女中丈夫。过去我始终觉得父亲不善言辞,远没有母亲那锐利的眼光与口才,直到母亲去世,才让我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敢情父亲的睿智与口才都让母亲的睿智与口才“淹没了。

去年四月,我回老家办理完母亲的丧事后召开了几十年来第一次家庭会,讨论父亲的安置问题,哥哥姐姐们七嘴八舌争相赡养父亲,父亲则坐在一旁一声不吭。我打断大家的话:“你们先别争,爸爸不是物品,不是你们决定了归谁就归谁,要听听他老人家的意思,他愿意跟谁就跟谁。”于是大家等着父亲的决定,父亲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跟你们母亲在一起邋里邋遢、不干不净生活惯了,不想讨人嫌,我谁也不跟,你们谁家有吃的,愿意喊我去吃顿饭,我就去混一顿,愿意让我住几天,我就去住几天。”我知道父亲话中有话,最后暂且决定父亲还是自己独住。

晚上我与父亲同床而卧,仔细询问父亲的意思,我对父亲说:“你年纪越来越大,平时又喜欢抽烟,夜里都要抽几口,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酿出大祸,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住?”父亲的一番话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一个90高龄的木讷之人居然思维如此缜密、头脑如此清醒。父亲向我详细谈了家里的情况,这是父亲第一次和我详细谈论家事,以前都是母亲跟我说,他在一旁默默地听。我知道他的心思后劝道:“那你到姐姐家如何?姐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父亲一声叹息:“你姐姐当然对我好,但那毕竟在别人家,人家兄弟好几个,也有自己的老人,平时难免会有些矛盾,矛盾的根源也许不在我,可我会多心,会想是不是因为我而闹矛盾,我不喜欢那样。”我接着道:“那你随我去广州吧。”父亲沉默片刻:“我不去广州,大城市空气污染严重,食品也不安全,家里空气多好,我自己种点菜,一点污染都没有。”我不由暗叹,好一个父亲,说话永远是那么内敛,从来都给别人留足面子,只是父亲有点想多了,人与人是不一样的。不过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理解父亲的感受。于是我又道:“那我在广州给你找一家养老院吧,平时你在养老院住,周末我们把你接回来,这回父亲没有犹豫:“这倒可以。”老父亲啊,我一直以为你老实巴交、思维迟钝,却原来是个大智若愚之人,对父亲不仅敬重,还生出了由衷的敬佩。

此番回乡,父亲临时搬到了大哥家,我自然也到大哥家,饭桌上,大哥拿出他儿子从北京捎来的“中央直属机关特供酒”,我脱口而出:“别喝它,这是假酒,”父亲吼道:“胡说,中央的酒怎么可能是假的?”我笑曰:“领导喝的酒自然不会是假的,但打着中直机关的旗号外卖的酒未必不是假的。”父亲说啥不相信,我不由分说打开瓶盖,一股酸酸的味道扑鼻而来,我给他、大哥、二哥还有自己各斟了一口:“你们试试如何?”入口既酸且涩还带点苦,显然是劣质酒,父亲哑口无言了。接着我说起我一哥们曾经多次请我喝类似的酒,我对他说:“以后别请我喝这种酒,除非喝好酒。”我父亲大怒,冲我瞪着双眼大骂:“你不想喝可以不喝,怎么可以对人这么说话?你这不是骑在别人头上么?”我笑着解释,大哥、二哥都道说说无妨,可父亲仍是一个劲摇头。我嘴上不认错,其实心里早就服了父亲,一个人忍一时之气、为别人着想并不难,难的是一生如此。

这样的父亲值得每一个做儿女者敬重、善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247-531812.html

上一篇:想起了小时候的家乡小村子
下一篇:想起了小时候魂牵梦萦的地主女儿

67 刘立 刘洋 吕喆 李小文 王涛 孙国成 刘庆丰 张军波 赵明 朱志敏 魏东平 李方和 牛登科 李宁 庄世宇 骆小红 袁文常 吕洪波 全嬿嬿 郑永军 吴吉良 吴飞鹏 王水 单博炜 陈国文 马红孺 牛丕业 李冰 齐伟 刘艳红 张骥 李学宽 郑融 张彦斌 曾新林 吴明火 刘用生 蔣勁松 钟炳 鲍永利 梁建华 陆俊茜 俞立平 王伟 罗帆 覃开蓉 周涛 刘钢 陈永金 张焱 刘建国 陈绥阳 孟津 曹聪 苏德辰 武夷山 刘光银 赵凤光 crossludo anonymity huadongABC zhangcz07 bridgeneer feng1632 zhucele xiaxiaoxue86 rjgcz

发表评论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4 17: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