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乎?茶馆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fcao 累时休整,烦时发泄, 闲时思考,乐时分享。

博文

骂人是一种艺术,大学教授也可以骂人 精选

已有 9535 次阅读 2011-11-13 23:38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高等教育,大学,孔庆东,藏龙卧虎| 大学, 高等教育, 孔庆东, 藏龙卧虎

北大真是藏龙卧虎,刚有人高喊“中国若是取缔高等教育,道德会提升”,孔庆东先生又发微薄:“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作为个人观点的表达,只要不危及社会安全,不有伤风化,说什么都无伤大雅。骂人是宣泄情绪的方式之一,它并非某个群体的专利,任何人都有骂人的权利,包括大学教授,孔教授错不在骂人,而是骂人的方式。不同群体骂人的方式有所不同,普通老百姓骂人与大学教授骂人应该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鲁迅先生写过一篇关于骂人的文章,他说: 无论是谁,只要是在中国活,便总得常听到“他妈的”或其相类似的口头禅。我想这话的分布,大概就是跟着中国人的足迹之所至罢;使用的遍数,怕也未必比客气的“您好呀”会更少。假使以国人所说,牡丹是中国的“国花”,那么,这就可以是中国的“国骂”了。”教授骂一句:“他妈的”算不得多么丢人的事,生活中,教授满嘴脏话者并不稀罕,只是骂人是要分场合、对象的,否则可能真的丢了教授的体面。例如,教授若是跟一个街头流氓你来我往的对骂,看客们多半会嘲笑教授。

鲁迅先生算得上骂人的高手了,他在与梁实秋的论战中写了一篇烩灸人口的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文中写道:“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的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通篇没有一句脏话,然言语之尖刻可谓空前绝后,如今恐怕再也难以见到如此高明的骂客了。

骂人要看对手,如果双方身份类似(如都是文人,或都是官员),彼此对骂可以看出各自骂人的水平与学识。假如身份不对等,如文人与街头流氓,两人对骂就不好看了,最终的结果恐怕是谁放得开谁占上风。街头流氓一般是无所顾忌的,而读书人多少总会顾及一点身份,流氓敢骂的脏话教授未必骂得出口,否则就与流氓无异了。所以读书人遇到流氓时最好甘拜下风,在流氓面前是逞不了口舌之快的,除非你也把自己当作流氓。

梁实秋对鲁迅有过一段评价,这段话看起来还是实事求是的:“鲁迅一生坎坷,到处“碰壁”,所以很自然的有一股怨恨之气,横亘胸中,一吐为快。怨恨的对象是谁呢?礼教,制度,传统,政府,全成了他泄忿的对象。他的文字,简练而刻毒,作为零星的讽刺来看,是有其价值的。但是要作为一个文学家,单有一腹牢骚,一腔怨气是不够的,他必须要有一套积极的思想,对人对事都要有一套积极的看法,纵然不必即构成什么体系,至少也要有一个正面的主张。鲁迅不足以语此。他有的只是一个消极的态度,勉强归纳起来,即是一个“不满于现状”的态度。这个态度并不算错。北洋军阀执政若干年,谁又能对现状满意?问题是在,光是不满意又当如何?我们的国家民族,政治文化,真是百孔千疮,怎么办呢?慢慢的寻求一点一滴的改良,不失为一个办法。鲁迅如果不赞成这个办法,也可以,如果以为这办法是消极的妥协的没出息的,也可以,但是你总得提出一个办法,不能单是谩骂,谩骂腐败的对象,谩骂别人的改良的主张,谩骂一切,而自己不提出正面的主张。而鲁迅的最严重的短处,即在于是。”(摘自网络)梁实秋的这番话或许对今天的国人仍然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我不反对教授骂人,但教授骂人应该骂出教授的风范来。我也曾经跟人吵过架,而且还跟女士吵过,现在想起来有点脸红,觉得有点丢人。有一次我在快餐店买饭,我的前面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便与女孩子并排站着。那女孩子不高兴了,很不客气地说:“排队去,”我问:“队在哪?”那女孩还是那句话:“我叫你排队。”我也不客气:“你让我到哪里排队?”那女孩冲我瞪着眼又道:“总有先来后到吧?”我很奇怪:“我没跟你抢啊?不是你在先买吗?”那女子更火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真是哭笑不得,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女士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忽然想起一个高人告诉我的绝招,于是揶揄道:“你想不想试试?”那女孩立马没电了,电话招来了她的男友。跟男友嘀嘀咕咕了半天,那小男孩走到我面前问道:“怎么回事?”我看他还不算无礼,便将前因后果告诉于他,那男孩说:“这地盘都是我的,你还是小心点,当心连门都出不了。”我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跟这两个小屁孩实在没什么好较真的,便道:“佩服,甘拜下风,吃饭吧。”

这个社会该骂的人和事不少,但教授骂人还是别带脏话好。



教授爆粗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247-507726.html

上一篇:千年书院今犹在,只是人已非
下一篇:垃圾文章有多垃圾?

26 吴飞鹏 吕喆 李学宽 蔣勁松 刘庆丰 曹聪 武京治 罗汉江 刘立 李永丹 王涛 黄秀清 陆占国 张玉秀 文双春 钟炳 曾泳春 刘颖彪 肖振亚 徐耀阳 唐凌峰 者仁王 zhangcz07 dreamworld liangqiang xiaxiaoxue86

发表评论 评论 (7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9 1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