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丹青如火,水墨如玉

已有 4947 次阅读 2020-12-2 16:32 |个人分类:池蛙集|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今年夏天没有外出,中秋又遇雨,想嫦娥也只能遥望家乡的云,只好认真写了篇博文《圣女仙踪归何处》,叙了去年去灵官峡的缘由。顺便把去年的旧照翻出来晒晒

  沿凤县福兰线草店村半边洞西行,便进入东出陕西凤县、西去甘肃两当的灵官峡。是处呈东西南大转弯走向,有丹霞石林,峡江拍岸,回清倒影,水墨如玉,李商隐如此描绘:“千里嘉陵江水色,含烟带月碧于蓝。”





 逢山找水。灵官峡地势险要,却一直是秦蜀往来的交通孔道,古有栈道,今有铁路,北有马陵,南有西坡。



  嘉陵江在桥下是从西北流向东南,这座桥上的铁路从东北过江向西南穿越马陵关南面的隧道。下面这张照片来源于互联网上,是从西北方向对这座桥的鸟瞰照(因无条件只能借用,谢谢)。



桥对面山上白色部分刻有杜鹏程《夜走灵官峡》,从照片右上角的悬索桥上可以过去,刻石下面就是当年修建的宝成铁路旧线,我当年出川入秦就从这条线上走过。照片上的桥是新线。下面的旧线隧道已改作观光记念用。



  下面借用源于互联网的鸟瞰照(谢谢),是灵官峡内几字湾(黄河陕晋大峡谷有几字湾称乾坤湾),层林尽染,丹青如火。

88249507_61.jpg


“栈道有四、凤占其三”[1],即陈仓道、故道、连云道,以及东西两侧的回车道、唐仓湖田道和河池关河池郡道。下面照片是修复的沿江栈道,



  对面右岸是去两当的公路(福兰线)。



  连云栈道始修于汉,北魏507509年畅通。该道南接褒斜栈道,向西北沿紫柏河经八里关(小湾栈),越新开岭(登坡栈)、青羊铺(青水栈),由安山驿(今留坝)向北,越柴关岭进入凤县境。经连云寺、留凤关越凤岭至凤州而连接故道。直至民国24年(1935)前,一直是川陕官道。1936年川陕(宝汉)公路通车才替代了连云栈道。连云栈道为历代官驿大道。

  隋唐时期的“故道”由宝鸡至凤州白石镇后改线为折西经故道县、河池县,沿簸箕湾、玉堂山、青泥岭一线的岭上陆路通行,在介于凤州河池县与兴州长举县的青泥岭上新开连接陈仓古道和木皮古道的青泥古道,设青泥驿。驿道经鱼关一线入兴州略阳、汉中。北宋后弃青泥岭段,于白水峡中新开白水路,沿用至民国时期。

 在凤县与两当交界处,有连接栈道从左岸到右岸的过江桥。



  过江后,沿福兰线公路大概两里地,即到红崖河入嘉陵江的两河口,有跨红崖河的两当桥。灵官峡西口到西坡路口,丹霞雄伟,红叶若火,碧水若玉。下面鸟瞰照来源于互联网(因无条件只能借用,谢谢)。

  


  照片是灵官峡两当口处的几字湾,满山红叶。图中左上角有前面照片的过江桥。中部是福兰线两当桥,下面是宝成新线铁路桥。铁路穿马陵关南的灵官峡隧道,过红崖河进入两当西坡琵琶崖隧道,琵琶崖在其东侧(旧线可隔江而望琵琶崖)。下面的照片(源于互联网)指出过两当桥去西坡的路标,可见风景如画。



  桥前右转,沿福兰线红崖河行进。红崖河一路,清流蜿蜒,村落散点,峰峦相依,雾绕云屏,但在山洪暴发时,惊涛汹涌,如龙狂飙,乡人称之为九龙川。中游杨店附近,有一红崖山,故又名红崖河。福兰线由此经甘肃陇南、甘南,绕道到兰州。

  过桥五里行经琵琶崖过嘉陵江可到西坡。传说在西坡村附近的盘山路上可远远望见临江峭立的琵琶崖,绝壁千仞,石纹纵横,崖壁上镶嵌一块巨大的悬石,婉如琵琶,石上的条条罅隙,丝丝如弦,溪泉如音,惟妙惟肖。琵琶崖山脚近处反而看不清楚。琵琶崖有关于圣女的传说,也有关于圣女祠的推测。探寻圣女祠是此行的原意。

  嘉陵江两当段,江右岸有三条较大的支流。即永宁河、两当河、红崖河。很早的时候,我去过两当河附近的站儿巷,第一次感受到秦岭山水的冲击,尽管我小时候几次经过三峡。2012年,我只身一人出大散关,越秦岭,下凤州,打算去灵官峡,探红崖河两河口,后让人劝止。直到2019年,才在《重过圣女祠》的勾引下走灵官峡拟到琵琶崖,尽管已多次路过此地。

  然而,琵琶崖已非当年的琵琶崖,圣女祠也难觅圣女仙踪。看景不如听景,听景不如想景。还是让圣女祠留作一丝仙踪的朦胧念想,于是没过两当桥。

  李商隐天资聪颖,却仕途坎坷,家世、身世、时世促成其性格,造就其才情,使其成为无题诗、朦胧诗的龙头大咖,一首诗让人念叨了上千年。


[1] 光绪版《新修凤县志》(卷一地理志)又有记述:“栈道屡有废兴,自唐以后,斜谷渐废,多以散关为秦蜀之冲。古称四道,凤有其三,最捷如两当、徽县、略阳径达剑门,比今驿站可近三日,且有白水江运可恃,惟不如今驿站为宽平耳。今之驿站,盖堑山湮谷,易于施功。昔之栈阁,改为石路,既省修葺之费,毫无仄险之虞。且骡运往还,渐谙蹊径,居民藉旅店营生,大非往年幽僻气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1260809.html

上一篇:圣女仙踪归何处
下一篇:沙漠玫瑰

5 武夷山 刁承泰 杨卫东 朱晓刚 刘用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1 15: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