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厚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othere 计算语言学博士 希望在这里留下学术的足迹

博文

老一辈的数字情怀——语文现代化会议观感 精选

已有 3541 次阅读 2019-4-30 16:39 |个人分类: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十天前,去江苏师大参加了语文现代化会议。本来只是想去会老朋友,没想到看到一幕幕令人钦佩的老年情怀。没有时间动笔,今天挤一挤,记录下这少为人知的老故事。

    这个会议,在九十年代,主要是为了汉字编码、优化汉语拼音的电脑方案等问题而筹建的。这些问题,在今天看来,基本得到了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主阵地已经移步到句法语义的攻坚战上。但这个会议上,还是有许多老专家关心汉字编码、输入法和汉语拼音问题。如果以60岁的退休年龄来定义老专家,显然是不合适的。

    是的,这个会的主力军有相当一部分是退休专家,还不乏香港同胞和旅居海外的华人。他们带着自己打印的论文、小礼物、甚至是印着编码方案的扑克牌来开会。头发白不算什么,走路慢不算什么,他们仍是发言最活跃的与会者。每当会议到了提问互动的环节,总有一位戴着助听器的老者,站起来侃侃而谈自己的编码方案。一开始被吓到了,为什么老人还关心这个问题?吃饭时一聊,他已经88岁了,还在想着怎么推广自己的拼音方案。

    一位老专家,带着他给彝族信息处理学者沙马拉毅写的书,讲起少数民族信息处理的历程。八十多岁了,不顾儿女的阻拦,还在外出开会,宣传自己的汉字编码和拼音改进方案。

    一对老夫妻,带着自己编纂的多部字典,颤悠悠地走进会场,却用铿锵的语调讲着自己编纂字典特色与心路历程。解形说义字典、儿童学习字典,在检字法与字形解释上颇具特色,方便使用。我在学生时代就买过《解形说义字典》,不想在20多年后,能见到两位作者。而八十多岁的两位老人,还在忙于编写部编语文课本的新课标配套字典,真是令人敬佩!他们说,这辈子就跟字典耗上了,只要有口气,就要把汉字讲清楚,让小朋友好学好用。但他们的字典出版难,于是七下南洋,主要在新加坡销售,很希望能在国内有读者。也许他们可以试试互联网模式吧。

    这些八十多岁的老专家,一直听到会议的结束,不休息,不走神,就等着讨论与茶歇的时间,与大家提问、谈自己的见解。他们的学术热忱感染着每个人。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年军,心存不解。冯志伟老师笑道,我八十岁了,以前开会都是我年龄大,现在好了,我很年轻呐。

    也许这是他们老一辈的聚会,老一辈的学术梦想吧,动不动就说研究了三十年、五十年,吃了多少苦,走了多少弯路。他们这股热忱,已经够我们这些晚辈好好敬仰,还有什么困难是我们克服不了,做不动的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14-1176386.html

上一篇:悼念语义知识工程的开拓者董振东先生
下一篇:喂饭式教育何时休,有饥饿感动力更强

13 杨正瓴 高峡 彭美勋 黄永义 褚海亮 武夷山 王安良 刘钢 刘欣 王庆浩 周春雷 姬扬 杜永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08: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