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汝清教授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qyang 看博客、写博客,快乐每一天! 上海交大杨汝清

博文

我又回来了! 精选

已有 27142 次阅读 2009-7-23 09:20 |个人分类:日记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青水洋

本想这是一次平常的住院检查和治疗,没想到旧病突然的爆发竟成了一场长达3个多月的生死搏斗。

我就像走平衡木那样走在那无形的死亡线上。最严重的一天深夜,呼吸发生了极端的困难,明显有了出气多进气少的感觉,我痛苦异常。我知道,我的一只脚已迈向了那另一个世界,对我来说那不是什么可怕的世界,而是一个更能安稳睡觉的地方。于是我干脆扯掉了罩在脸上的呼吸器和其它抢救设施……

但对家人来说,那是不能接受的地方,那意味着生死离别,是永远不能再相见的地方。他们(包括从西安、浙江等地赶来的我爱人的弟妹们)日夜轮流地守护在我的身旁。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把我再抢救过来,他们艰难的微笑中都充满了信心。我80岁的大姐坚定地说:你是我家最小的,这事怎么也轮不上你!

但是我了解我的病情,我知道我爱人手中拿到的是几张病危通知书。实际上我已平静地作好了最后准备,我写了一篇字数不多的《最后一篇博文》交给我儿子说:等我走后,你把它发在科学网我的博客上。我在《清明话墓志铭》博文中说过:我要把它放在我博客的最后一页,作为与网友们的告别语,让它与我博客的首篇《让博客陪伴我走完人生的旅途》共同构成这段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

我儿子流着泪说:你不会走的!你不是说你还要回科学网吗?

是的,我在415住院那天发的博文《高校教材“鸡肋”?》中附言说过:我还会回来的!

要回来,要活着!其实我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失去过信心。

胸科医院最后坚持不懈的努力、亲朋好友殷切的期望和深切的爱、许许多多网友的祝福和鼓励,这些巨大的力量又使我产生了小小的奇迹,现在我已度过了危险期,开始走上了艰难的康复之路。

今天一位热心的病友帮我上了网,使我又进入到了科学网,看到那熟悉的网页,看到那许许多多熟悉的名字,我心中充满了兴奋!

我又回来了!虽然我还没有出院,暂时还离不开病床,上网也只能偶尔为之,但是我已感到很满足。我期望着我能尽快出院,如果我的身体还能恢复到一定程度,我还会像以前那样认真写我喜欢的博文,看丰富多彩的网友们的文章。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想到这一次与三年前一样是在胸科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许多人都说,三年是个“坎”,是个“关口”,闯过了它,后面的路就会好走多了,但愿如此!至少我可把它当作一种精神鼓励。

今天我儿子出差,生日昨天已提前过了,具体时间选在了22号上午日全食发生的时刻。我的病房是13楼朝东,真是一个观察日食的好地方。一切准备就绪,“夜幕”逐渐降临,9点半左右,一个活生生的大白天神奇地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深夜。我回头看了看我生日蛋糕上的烛光,它正在闪烁、跳跃,显得格外的明亮……

乌云减少了大家全面观察日食的兴趣,但没有降低我们过生日的雅兴。我儿子拿出笔和纸,要我写个生日感言,于是我就草草写上:

 

            65岁生日兼退休有感

 

             春秋六五飞驰过,

             解甲未尝归田乐。

             带瘤生存新挑战,

             还需奋斗觅胜果。

 

2009722于上海胸科医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73-245081.html

上一篇:高校教材≈“鸡肋”?
下一篇:最后的博文

76 朱新亮 姜宏斌 张启峰 许培扬 陈金华 邢富强 王汉森 王春艳 杨连新 李岩 包存宽 周可真 傅蕴德 李侠 武夷山 赵星 蒋新正 杨学祥 王晓明 仰大勇 李小文 孟津 郭胜锋 王桂颖 鲍得海 刘玉平 郑融 艾云灿 郭战胜 周少祥 马雷 任胜利 史永文 陈龙珠 郭向云 刘锋 马昌凤 梁进 陈儒军 刘进平 陈绥阳 高星 曹广福 王德华 蒋敏强 俞立平 陈中红 吴飞鹏 杨秀海 周春雷 梁舒 刘立 李宁 夏庭锴 唐小卿 黎明和 刘迎 魏东平 杨芳 苗元华 王力 蔣勁松 徐海贵 钱钧 贺天伟 王静 陈湘明 张旭 梅志千 马利祥 侯振宇 lixuke2005 yinglu djiang B2009 qqsunqian

发表评论 评论 (6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3 08: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