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h

博文

中国城市与聚落面对的问题与发展谋略

已有 6943 次阅读 2008-5-1 23:12 |个人分类:城市人居环境

 
摘要文章针对城市化进程中的路网沿线工业化切割区域生态链,城市中“城中城”割据、“等级花园住区”的弊端,城市聚落“人气场”的价值与再造,“权势”背景、“大”情结、投机、囤积住房诸多社会问题对传统城市意向、聚落尺度与城市生活的冲击展开讨论,并结合世界城市发展状态与前卫理论提出发展“大城市”“丛林空间聚落”“资源享用容量”谋略。
 
关键词路网工业,城中城,丛林聚落,人气场,大,政府
 
THE QUESTION AND DEVELOPMENT STRATEGY
ABOUT CHINESE CITY AND URBAN HOUSEHOLD
HUANG Sheng 
Shandong University Urban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ABSTRACT: The article elaborated in the urbanized roadside industrialization to cut the region ecology chain, “in the city the town” established a separatist regime, “the rank lived the area” the malpractice, “settlement human spirit field” the value and the restoration, “the power and influence” the background, “big” the complex, congenial, stored up the housing many society questions to the traditional city intention, the settlement criterion and the city life impact, and unified the world urban development condition and the vanguard theory proposed about the development “the big city” and “the jungle space settlement” the strategy and “the land use controls.
KEYWORDS:Roadside industry, in city town, jungle settlement, human spirit field, big, government
 
聚落是人类社会草创的生活空间,至今仍然找不到能够取代这一雏型的更好形式,现代城市经过种种探索与努力发现聚居给予人类的美好不可替代,但成功的城市聚落是有条件的。然而,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城市住区正在走向世界城市与建筑沧桑历史经验的反面,集中反映在:作为城市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大环境正面临新的来自城市链路网沿线工业化切割区域生态链的威胁;有违开放系统的城市房地产“围城”割据正让我们失去传统的形态城市意象和人性化社会内涵;“等级花园住区”在重新制造社会主义使命要消灭的、西方世界正努力防治的贫富差别而孕育新的社会问题;
当代社区正远离华夏文明5000年所缔造的“院落人气场”宜人“气候”和谐氛围而越发冷漠;21世纪中国的辉煌开篇有助国人不断膨胀的“大”情结正从城市及公共建筑侵蚀“宅落”的传统尺度,同时误入住宅囤积投资市场。
宏观区域、细察聚落审视中国快速城市化进程初期出现的种种问题以及必将引起的发展失衡,结合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城市与住区发展的先行经验与教训调整我们的战略,研究世界著名规划思想对西方后城市状态的警示和对未来世界城市住区的构想,寻找适宜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发展方向与城市聚落模式,悠悠万事唯此为大:科学谋略、和谐发展。
 
      1 城市群+路网沿线工业化切割区域生态链
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步伐是尾随着区域经济发展而到来的,当前区域经济的又一个特点便是沿路工业化。早在20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就出现了低密度工业区占满郊区公路两侧并被冠以了美式新词“带状公路”[1],但它远不及当前中国沿路工业化的势头、规模及强度。中国的城市群+路网沿线工业发展把中国城市与乡镇原本薄弱的有机联系坚强地支撑起来,带动城镇节点带状延伸。我国最大的经济核心区长江三角洲地区便是拥有 10万平方公里土地、15个城市、7534万人口、产业链遍布的地带。其富有区域经济特征的路网沿线工业化强势效应,正趋向全国推广。这将是一种非同于美国高速公路后城市空间概念的中国模式。在中国尚还空缺地理生态尺度的国土规划与区域规划当前,此种缺失生态秩序优先的工业发展形式极易形成有违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后果。   
 
                        发展中的江浙一带路网沿线工业化必对区域自然地
理生态产生影响,破坏自然界万物间敏感的脆弱平
如果说发达国家围绕一条穿越沙漠的公路会对生态构成威胁而定论,那么我们绝不可忽视路网沿线工业化切割区域自然地理生态的危险。中国民间采用一根红棉线去阻止皮下的感染红线;在地上用樟脑球围绕蚂蚁画一个圈蚂蚁便被困在其中;万里长城两边的植物分布因其存在而产生差异等等无不说明了自然界万物间敏感的脆弱平衡。伴随城市化而来的路网工业已经引发支撑城市生态链的区域环境的破坏,必然因此失去绿色聚落的基本条件。比如,在经济腾飞的江南水乡园林        近乎不再有飞禽生存、迁徙。对于人口密集、生产水平低、能耗大、污染重、城市快速成长期又面临小城镇转型大发展的中国城市未来,路网沿线工业化为此设下了灰网。今后30年又将有5亿农民进入城镇和城市,必将编织出更多小城镇经济依赖的这种网,其经济意义可能是中国绩效城市化的最佳选择,但未必是科学城市化的理想之路。
                          
                                                     非旅游景区的江南水乡生态污染严重
地球生态表现在其表面似乎十分脆弱,这恰是它自身规律的严格所致。大自然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价值体系,各种成分有规律地相互作用制约,人类对大自然的利用需要一个包容整个生物机体的道德准则[2]。科学规划理论的建设与经济快速发展的不同步必使中国付出更多危及民生的环境代价。从总体战略上讲“以人为中心”的口号有待科学释义修正为“以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价值方向”[3]以防滥用,急功近利的城市化实施策略往往会导致我们走向目标初衷的反面,而当前针对土地占用的速率又是何等之快,由此叫板环境容量限度控制下的国土规划和区域规划战略研究,为可持续发展的城市绿色空间维护大环境基础。
城市的发展与分布有多种模式。欧洲许多国家城市的稀疏网络分布并带有田园风光,是基于自身特点的成熟规划理论、厚实的经济和较小的人口密度,发展而成为的理想模式,但未必适用人口高密度的中国城市。以美国为代表的方西从“地毯式城市”到“分裂的城市”、“带状城市”、“后郊区化空间”(后城市)、“分散的城市”、“带状发展的环状机制”、以及网络化下的虚拟“数字城市”变迁走向“普通城市”(雷姆·库哈斯提出的无历史、无个性、无特色犹如现代机场般的城市),都摆脱不了对土地和资源的占用,也都达不到中国耕地危机的严重程度。城市作为一个地质、生物的演进体系+人类改造的产物自身最重要的是生态平衡战略的建立,能否有足够的土地保留而不被建设性开发将是对自然演进规律的最大维护,正如中国百姓可持续生存的谚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中国目前的城市发展注意力集中在社会学研究的经济指数获有和物化城市概念上,如此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会给予我们更多的近期实惠也制造出更多的远景麻烦。为此有必要对城市提出类似容积率的“容值率”指标,整体统计测算城市单位土地面积GDP,从而把对土地的占用列入分母,以此遏制城市对土地资源的肆意开发并寻找不同类型城市发展的适宜模式。
                     
                                                 香港是高密度、高容积率、高“容值率”城市
 
       2“城中城”开发和正远逝而去的传统城市模式
中国的住区开发已全面市场化,尽管它必须要纳入城市总体规划控制,但背离开放系统的封闭设计和割据式房地产“围城”开发,尤其是一些特大型“城中城”(设有围墙与门的住区是后城市空间的一大特色[1])建设正趋向蚕食、瓜分城市的空间格局,筑起的围墙具有利益圈影子。传统的城市形态、意象和大社会风格氛围正在不经意中远逝而去。
中国城市规划中的住区设计从来都属开放型,是城市的有机组成。城市建设的统筹规划逐步开发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新老区间的功能反差与使用渗透干扰,但没有谁去计较配套公建设施的服务区划,因为城市为公民所有。协同学创始人哈肯认为自然界充满了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城市、区域环境、建筑都处于一种内外因素作用下的自组织系统之中。如果说难以同步周全的城市改造会在城市自组织中自行走向混沌秩序寻找到新的平衡,那么市场经济下的房地产封闭开发运营则导致城市传统生活秩序逐渐消失在开发商为住区居民“维权”的“封建割据”权宜谋略之中。城市的未来格局几近退向中世纪的欧洲和中国春秋诸侯营国时代去了。从城市公民角度说人们将不再拥有城市,不再拥有大社会。房地产开发商无不竭力宣传自己的住区具有欧洲中世纪埃斯特别墅、凡尔赛宫般的花园魅力,即便不虚构也是早被麦克哈格批判过的:“这种花园象征着一个人工栽培的自然,野生的东西是被排除在外。的确,只有那些相信自己与自然分开的人需要这样的花园”[2]。城市也将无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可言。这一发展模式的国际背景便是城市“公共空间私有化”。美国上个世纪80年代便在贫穷城市内基于安全推出了被称作“有围墙与大门及安全防护圈的社区”:带有安全代码和监视镜头的围墙和大门、红外线监测系统、移动在探测器、巡逻犬、反恐怖柱、带刺植物花园、武装警卫、直升机、壕沟、甚至还有吊桥。美国人研究了这类高度物化的社区围墙隔离原因:有的处于种族维护、有的出于保护财产、有的出于保卫生存、有的则出于保卫特权[1]。问题是:在中国至于吗?中国值得推崇吗?我们拥有世界公认的良好社会治安与秩序,我们有必要为一两个蟊贼把市民统统圈进城中城大院、锁进“铁笼”(许多住区已把防盗网安置到一、二、三、四以至更高层的门窗阳台)吗?背离中国社会五千年文明历史所建立的城市和谐聚落,效仿西方走过的每一步路,不考虑特定的社会背景并力图把它发展到极致已属当前社区开发的的时尚追求,由此而造成的社会负面作用值得思考。城市的空间组织比建筑更具时空性,政治、社会、经济组织以至服务于她的人作为一座城市的系统有机组成和居民互动于城市空间的生存需求如何?是对规划设计者的首问;第二层面必需致力的是建立城市的运行机制:给城市的使用者提供活跃的街道和地区的经济机制。[4]城市既要有按照自然演进过程保护的空间系统,还需具备健康完善的城市有机发展系统。二者的有序结合才可为居民提供城市和谐的开放空间。盲目的西方化会使我们粗糙、浮躁地同时失去这两大系统。
因此,研究城市发展模式轨迹找回并提升国人国泰民安和谐生存空间的既往秩序与人性化城市结构组织,既是当前中国城市快速发展的建设需求也是传承中国城市与聚落特色的使命所在。
 
3 “等级花园住区”――孕育着新的社会问题
在中国,城市地段价值分级、地价确立及用途规划中尚无民众权益的成分考虑,必然导致了住区等级地段化,致使社会主义使命要消灭的贫富差别随其住区而标识化。这种阶层等级的住区分置必然带来新的社会问题。城市最好的环境地段多为富人花园别墅区使用,经济适用房往往自成一区取位偏远,以美丽的青岛海滨为例,数十公里长的海岸线几近被围墙+花园豪宅组团割据,致使普通市民和旅游者均难进入本属于城市的大片公共空间.联想没有围墙的美国,在中国究竟如何人为地赋予城市豪宅区拥有者这种特权值得试问、需要纠正。它比被马丘比丘宪章批评的雅典宪章实行功能性分区有失有机组织倒退的更远。它强化了社会差别、造成了贫富分离,把城市优劣场地资源与金钱画上了等号让使用等级化了。此类城市空间私有化使用分配具有潜在的远景危险性。目前尤其要加强城市总体规划阶段土地调控与使用的社会学研究,重视从战略和政策角度把广义的和谐社会人居环境建设列在首位,从策略和技术角度保证城市广大民众的整体利益和高质量的社会生活,坚持我国社会主义特色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准线,没有哪项类属指标比此战略问题更应为城市与住宅建设政策关注了。
 
     4   后城市状态警示与聚落模式定位
20世纪的世界围绕城市形式做了大量探索:霍华德的田园城市、赖特的广亩城市、柯布西耶的阳光城,从密集聚居概念的现代城市到力图消除工业城市弊端的现代主义城市甚至被评判为边缘城市或反城市的设计。倒是文学工作者简.雅各布斯1961年从哲学、社会学角度对当时统治现代城市规划正统理论的原则和目的的挑战、抨击持久而深刻地影响着美国,风靡一时。她推崇大城市的庞大财力、巨大生产力,呼唤住宅高密度、住宅用地高覆盖率、多样性,认为城市无序的表象存有复杂的社会和经济有序,主张人才的有序聚集,认为人口密度是积极因素,是宝贵的经济资源,同时警告舍此寄望其它诸如小镇生活等解决城市问题都是浪费时间。[4]
如果说上个世纪的都市理论与状态历经磨练,那么世纪之末雷姆.库哈斯用“大”理论归纳整合现代主义城市的疲惫、杂乱,形式主义艺术的意识形态运动已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迷惘的当代城市发展的未来必然。他说:“也许20年后我们会发现还需要建立以前的那种城市”[1].库哈斯提出了1500万居民的理想城市――建立在先前城市基础之上的后城市:摩天大楼成了最后的象征。它周边的卫星城镇兴起后又衰败,人口爆炸又暴减,经济繁荣有衰败。城市景观变得模糊,城市不再有历史,历史变成对记忆的回忆。后城市变为“静态”— 不再有城市了[1]。他标榜曼哈顿推崇混乱的聚居文化与形式,在韩国研究推出用曼哈顿主义表现城市“拥挤文化”的建筑联合体――让林立的高层大厦通过功能空间彼此连接与支撑。在泰国曼谷库哈斯甚至推出了超建筑―一个容纳20万人居住、工作开放的生态自然都市空间,仅连接地面和建筑顶端的街道就长达12公里 。并认定这是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之路[5]。简.雅各布斯和库哈斯基于社会实践的研究及其哲理思想给中国城市发展提供了珍贵的借鉴。
                                  
库哈斯在韩国研究建设表现城市                  库哈斯在泰国曼谷推出了超建筑一20
        “拥挤文化”的1500万人建筑联合体               万人居住、工作的开放生态自然都市
 
先行的西方城市历史发展轨迹现状、城市化路线在前沿科学理论面前均在承受质疑,呼唤深入的多学科研究,涉及地域的物化结构、社会系统以及意识形态对特定的经济基础反作用,以此思考城市空间与社区,寻找现代聚落和谐人气环境生成的密码。目前中国规划界研讨城市化大都停留在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甚至城市化的乡村等模式取舍上,追求形式的经验成果,缺乏“开放巨系统人居环境学”(吴良镛先生思想)理论角度的深层科学研究和对弦外之音的深思,动辄还会用落后的闭关自守、固步自封口号保护短期既得利益。目前中国城市发展规划已明确坚持紧凑型的城市发展模式,推行促进土地集约使用的住房调控政策。问题在于我们敢于接受何等容积率的城市和住区?这是一个理论实践未曾深究过的问题。信息时代中国城市发展必定走向大城市归宿。面对上有中央政府领导、下有居委会底层政府管理,人口众多且密集、可耕土地骤减、产业集约势态、大批农民进城、都市青年化、住房长期短缺、城市空间浪费、片面追求指标、“大”情节张扬的中国现状,走大城市规划之路,建高密度、高容积率“丛林空间聚落”――高层住宅联合群体模式或许会成为21世纪快速发展的中国现代城市跨越西方城市迷途历史的最佳选择,也是实现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城市适宜模式。不久前,香港<<南华早报>>记者科林·加洛韦也从能源利用率角度汇集世界知名建筑、环境专家意见撰文指出;“在中国大陆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生存环境的唯一办法是建造摩天高楼式、人口密集的独立社区,减少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
 
         5 寻找空间的和谐人气场密码
华夏文明数千年延续传承的“人气场”居落空间正随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远逝而去,聚落人间关系越发冷漠,其中时代社会上层建筑的作用不论,仅从现代城市居住区结构规划、空间形态组织的尺度确立看,便已使场所环境超出了人与人的作用感受距离而失去亲和机理。“人气场”是一种适宜人类生存的无形引力氛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即从“场”的意义上映衬着事物间、生物间、人与人间作用力的秘密。“人气场”是寓其能互相获得感受的空间,舍弃不成为社会也失去了群落(百姓、居民、民众词义的核心也即簇团、群落)存在的价值。(日)原广司用“保持事物间可以相互感应道德距离来描述离散型聚落,同时又把墙壁视为:产生又避免冲突、形成又限制自由的自然反映。提出“聚落可以看作是诱发人移动的‘场’”。 [6]聚落空间是一个自我维系平衡的矛盾体,时空、人性、社会、与文明在此俱生。适宜的居住密度应视为高质量生存的深层标准,将成为“后城市”追寻聚落空间和谐“人气场”的密码。城市的适度密度会酝酿多样性,丰富的空间功能,也自然会拥有多彩的文化给民众互依为乐的情趣。不同的国家、民族、文化背景、习俗、经验、心理感应的居民酝酿而成的场所气质将是人类最为宝贵的社会财富。路易斯芒福德说:“现在,城市的一个巨大作用是――允许,实际上更应该是鼓励和激发最大可能的人与人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和组织与组织之间的会面、碰头和挑战,就像我们常说的那样,提供一个舞台,社会生活这台大戏可以在这里演出,演员可以当观众,观众可以当演员。”[1]时代今天之所以会出现邻里之间排斥交往的现状,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聚落空间构成客观状态导致的必然:日常生活空间功能编排中缺少可“间作”的公共交流环境。老四合院在杂居后其庭院成为聚落人家全天候生活起居维系适度私密性尺度的“间作”平台。侯宝林说相声举例大杂院人家夜间起来上厕所打招呼一段毫不夸张。“大杂院小社会”曾为构筑城市文化酿造了浓郁篇章,也使当时国人生活中自然充满邻里亲情。而现代居民楼的安全防护、日照、防火间距几乎把一切必然接触荡涤无存,家居私密、功能专一的空间边界形式与距离私密尺度使得邻里非但力求鸡犬声不闻,就连窗户阳台设计布置也避免因被瞭望而带来不悦,加之缺少充裕的方便聚落邻里交往的公共场所,“社会”在此难以形成。因此,需要改变人居楼宇空间的文化现状,深入探索全新的宅落、场所空间可能形式,创造具有中国有机“院落人气场”宜人“气候”和谐氛围的聚落设计,即中国世袭缔造的人居小社会空间。不再是四合院、也不是街坊里弄,而是高密度、高容积率“丛林空间聚落”――高层住宅联合群体可为此开辟出全新的都市生活环境。在西方历经干涩的城市化、次城市化,即将进入必然分裂的后城市状态时,中国能否理性地回避尾随西方的递进轮回,在未来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的8年努力中不仅体现在农业时代、农业经济、农业社会、农业文明向工业化的转变、向城市化、福利化、民主化、市俗化的转变,还能驾驭机遇开拓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化进程,跃迁开创新世纪城市构建的内涵,关键在于寻找国人时代聚落生息空间和谐“人气场”的密码――既是上层建筑又属经济基础。
 
         6 “丛林空间聚落”
这一概念前面似乎已经勾勒出:一种基于大城市、居住区高密度、高容积率的“丛林空间聚落”――高层住宅联合体。之所以用“丛林空间聚落”描述未来的城市住区,是希望借森林高密度的生态维系:日照、采光、通风、地面、空间、大环境的充分、高效利用与树木左右场所下生态小气候的自我保持与平衡,同时拥有树木“叶相嵌”生存联系融合的空间社会。联想对比流行住区在日照、空气、风光热自然资源浪费、场所铺张、空间闲置、配置功效比低、运行低效率、缺乏聚落社会生活气氛等失衡于城市人口聚增压力的规划设计,寻找中国城市发展战略与理论水平何以滞后社会发展进程的原因。其中落伍、教条的设计理念、标准、规范成为制约限制住区规划设计创新的障碍,与时俱进、科学合理地作必要的调整修改已变得非常必要。
                                          
叶相嵌丛林空间的活力
综合推敲大城市的“丛林空间聚落”概念,认为必要、可行并具有可实施性:一、集约高效率的现代都市空间容积率不断提升,土地升值已使多层住区面对拆除置换为高层,而“丛林空间聚落”似乎才属极限稳定模式;二、大都市的活力源自复杂性、多样性,而这又归于城市人、归于人的高密度,“丛林空间聚落”将成为城市活力的源泉;三、“丛林空间聚落”适宜建立马丘比丘宪章关于城市功能的有机组合要求,政治、社会、和经济组织是与空间组织相关的,高密度、高容积率为强化城市功能的有机关联创作了条件,基于建筑室外空间的穿插联系并赋予公共意义的功能,有可能实现非仅地面意义充盈聚落场所空间的“人气场”和小社会文明,让居民感受人间;四、世界都市的统计规律已证明,大都市的喧嚣、快节奏、就业岗位已使她属于青年一代――都市青年化时代,对住宅模式的追求也在发生改变,高密度、高容积率的“丛林空间聚落”更适合城市劳务者昼出夜归、紧张作息、相对单一的便捷需求;五、“丛林空间聚落”自然物理环境指数设定与获取依据自科学技术,但将拒绝浪费,隐私的获取完全由你通过对家的“窗口”界面隔离(窗帘、白叶或其他手段)调控。
日本研究21世纪生活方式和居住形式推测,未来十年家庭组成形式的多样化表现为:独立夫妇家庭、两代人家庭、独身家庭、中老年单身家庭增加,从而对住宅需求量猛增,居住单位也从传统“家庭”向个人和集合体发展,利用基于价值观的“个人集合体”相互帮助和社会服务代替家庭作用。[7]以此推测适宜的聚落模式已非传统的概念,不再是功能齐全、自给自足的封闭居所,而是功能简约、适用经济、维系个性且又方便依赖社会的“巢”。它可以变得小而精,许多退化中的部分和不科学的设计可以重建理念。比如:依据自身条件(如年龄、工作)的住宅阶段性更换、一或两个人现代生活习惯的厨卫配置需多大、客厅的价值、起居室位置、日照标准的科学意义、封闭阳台与紫外线关系、如何享用到真正意义的阳光沐浴、满足生理角度的日照剂量需求为多少、可否修建日照不达标住宅、再深一步讲反射日光同样有效,建筑技术可否二次利用它、自然可见光与日照的区别、室外公共活动平台能取代住户日照需求吗?思考并科学定位这些概念、标准指导设计创新,大城市居住区高密度、高容积率的“丛林空间聚落”会让我们的城市扩容面临一场革命,容积率的增加将在城市扩容中取代对可耕土地的剥夺,城市亦可从根本意义上空间化,走向库哈斯构想的后城市开放的生态自然“超建筑”空间,构建充满人气的聚落社会和舒适经济的居所。
     
        7 房地产、投机、囤积、大尺度、资源消费税、政府
中国城市化进程遇到的首要问题是住房。分析当前城市发展表现出的地皮危机、住房危机和房地产市场泡沫危险信号,表现出政府管理调控能力与措施水平的不足,且又常因政策的变动诱导投机。长期以来从开发商、政府官员到庶民百姓常把针对国家政策的投机、打擦边球视为能力而且总有路子。比如说,你不准任何单位集资建房,那我官办一个房地产公司自己开发然后全部买下,其中任我怎么操作(补贴或变相侵贪国财)谁作用得了?完全一套“洗钱”手段。《参考消息》刊登外国记者报道披露了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利用操作“土地财政”权益开发土地曲线敛财。盲目规划大兴土木,建树业绩运作消费,大有今日大权在握岂不“分光吃光”之势头。它带来的是恶性连锁反应是城市地价暴涨、农业用地被大量转为建设用地并成为政府获取税收、置换资金的源泉,只要有钱城市又天翻地覆地推倒重建,从政府办公建筑到大型公共建筑,加之高档次住房开发杂以别墅无所不及,而且新一轮的大宅更换已经开始。中国城市给人的印象是癫狂开发,运转的恰似内耗游戏,行使的是手中的权利,呈现的是辉煌,流失的却是遗产和资源。另则,更为人不以为然的是中国国民经济GDP高指标的形成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最能代表发展中国家特征的廉价农民工劳力和他们低生活居住质量所换来的事实。
中国城市当前表现出的住房紧缺也存有相当程度的欺骗性。它一是来自居民,二是来自房地产商。中国农民过去省吃俭用一辈子也要盖三间北屋的观念如今映射给城里人了,但很难把象征农民生存意识的建宅追求归属为如今城市居民头等目标的渊源。而存有投机机会的房地产市场的期待以及“权势”“利益”作用成为个中因素之关键。从单位福利建房到变相开发补贴建房、分房、购房热情几近涉及到城市职员的家家户户。在不同的阶层、单位总会暴露出住房分配过程中针对个人的种种好处。权势运作投机、福利不叫贪、沾光不怕大、职工利益领导业绩上下激励着有可能就折腾房子。面对大批入城农民工原本就会紧张的城市住房,在一种超前购房而且追求大房子并认定这是最好的投资增益形式促使下,城市居民的消费取向不正常地集中趋向了房地产市场投资。目前城市人均住宅面积的真实性颇有隐蔽,恐怕有相当大一个多数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不只从单位获得一套住房。这也成为城市住宅紧张与混乱的根源之一。房地产商、尤其是资金雄厚的开发商在地皮紧缺大势中捂盘抬价易如反掌,坐取渔利、制造混乱。在今天,一座城市中空闲有多少住宅?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夜晚大片的黑灯楼盘、楼宅尤其是高档别墅、楼宅比例相当。有违可持续发展的资源浪费是相当严重的。长久之计,或许我们应该做两项调查统计:一是城市居民人均拥有住房面积。二是城市住宅闲置面积。调查要建立在房屋普查基础上与居民身份核实严格建档。同时,逐步推出城市定居居民享用城市住房面积(包括土地使用面积)的免税或低税指标。高指标使用者、囤房者、房地产开发商均需承受梯度高税养房。或许这非同于西方社会的城市不动产政策,但它可能符合中国的国情、适宜中国城市化和谐社会的建设。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可持续控制土地资源的人均超容量享用,也就是城市居民资源享受容量概念,从而限制个人对城市资源过度的私有占用和浪费。
大尺度住宅设计是近些年时兴起的,大户型、大房间、跃层通高大客厅,动辄二三百平方米,甚至五六百平方米,而且势头很猛。这股潮流源自开发商?设计师?还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应该说是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在作祟,先是富人自我价值飚升豪宅炫耀,随即在开发商、媒体的联手运作下住大宅成为时尚充盈市场,被富裕起来的城市人随即追逐蔚成潮流,于是换大房子成为新世纪中国城市人的普遍目标,而且总会是随单位运作而形成气候。自农村进城打工的青年的头等大事即攒钱、贷款购房而且要购大房。理由是现在大家都买大房。如何才能使国人居住尺度概念“缩水”呢?除了针对非廉政行为的政策与法制建设外生存模式的研究,绿色聚落的建设,城市消费理念的调整,尤其是资源消费税(资源享用梯度征收)建设等都至关重要。究竟谁在左右市场、究竟谁在左右中国人的消费取向?究竟谁能左右市场谁能左右中国人的消费取向?在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属于人民。这个问题本应不难回答。
  
   
                      中国的土地资源正面对城市新增人口购房和市民大宅落更替热潮的巨大压力
大户型风靡时尚,独立、拼联、联排别墅继续批建,屡禁不止、运作颇独到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根特城市研究小组著;敬东译.城市状态:当代大都市的空间、社区和本质.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29318
2()IL.麦克哈格著;芮经纬译.设计结合自然.北京:中国建筑出版社,199259108
3]金吾伦.跨学科研究引论.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297
4(加拿大)简·雅各布斯著;金衡山译.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221243
5大都会建筑事务所WA+OMA.世界建筑,2003,(2)
6(日)原广司著;于天炜等译.世界聚落的教示100。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62
7]日本住宅开发项目(HJ)课题组编著;陈滨,范悦译.21世纪型住宅模式.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11
﹡此文系2007年北京第六届中国城市住宅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永续和谐:快速城镇化背景下的住宅与人居环境建设。第六届中国城市住宅研讨会论文集》
转载于《中国市长报》20078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       email---ah@sdu.edu.c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94-23820.html


下一篇:不恃所为,弗居世功,寓作求索――论建筑创新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2 0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