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jin 同济大学数学系,风险管理研究所

博文

印度之行(五)—— 泰姬陵 精选

已有 3719 次阅读 2018-2-25 10:00 |个人分类:海外浏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泰戈尔曾说,泰姬陵是“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 这是一滴怎样沉重而游深沉的眼泪!



泰姬陵


泰姬陵(Taj Mahal ),是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之一,建于1631年至1653年,位于新德里200多公里外的北方邦的阿格拉(Agra)城内。这是一座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巨大陵墓清真寺,由殿堂、钟楼、尖塔、水池等构成,全部用纯白色大理石建筑,用玻璃、玛瑙镶嵌,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是世界文化遗产,当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这是印度穆斯林艺术最完美的瑰宝,是世界遗产中誉为“完美建筑”的经典杰作之一,还有“印度明珠”的美誉。


   泰姬陵入口


       泰姬,是关于女人的,而说到泰姬陵,就不能不说印度历史上一位有名的君主沙贾汗。


       沙·贾汗(ShahbuddinMohammed Shah Jahan1592-1666),出生于巴基斯坦拉合尔,还是一位突厥化蒙古人,信仰伊斯兰教中的逊尼派教义,是印度莫卧儿帝国的皇帝。沙贾汗在波斯语中的意思就是世界的统治者1628年,沙·贾汗的父皇去世,于是他登上了皇位。在他的统治期间,加强中央集权,扩建军队,善于沙场打仗,平定了周边各国的叛乱,攻城夺地,扩大了国土面积。他在文化发展上也多有建树,资助哲学家、诗人、画家以及音乐家和舞蹈家,当然最大的成就就是建筑。在他统治时期,莫卧儿帝国可谓是达到了世界穆斯林建筑的高峰。而关于沙贾汗的建筑风格,也深刻影响了其后的整个印度建筑史。让他青史亮名的不是他的政绩,就是他为自己爱妃修建泰姬陵!


   泰姬陵大门


阿姬曼·芭奴,是位来自波斯的女子,美丽聪慧,多才多艺,据载,阿姬曼·芭奴温柔贤淑,还对琴棋书画略有精通。传说中的美是无敌的,但沙贾汗对她的宠爱却不仅是传说。沙杰汗封她为泰姬·玛哈尔,意为宫廷的皇冠,尽管自古红颜多薄命,她和杨玉环差不多都只活到三十八九岁,都在生前为君王极宠。泰姬还是比杨贵妃运气些,她不是死于自家军逼杀,而是死于第14个孩子的产后。她的死讯让沙贾汗一夜白头。她比杨贵妃更运气的是,不仅生前三千宠爱于一身,死后还得到这就是沙贾汗倾其国力为她建造的泰姬陵!


   泰姬陵近观


和许多历史上的许多君主一样,沙贾汗也没逃脱众王子夺权的悲剧。更悲剧的是这种夺权在1657年他病重时就开始了,他的四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大打出手,互相残杀。尽管沙贾汗后来恢复了健康,可他再也不能恢复皇位,也没有荣为太上皇,而是在能遥望泰姬陵的阿格拉城堡的八角亭的软禁中度过余生。。有传说,沙·贾汗曾想在河对岸修建一座和泰姬陵一样的黑色大理石的陵墓,却因他的不肖子孙没有实现,但所幸他在死后可以入殓泰姬陵,永远在此陪伴他心爱的妃子。


   

泰姬陵角楼


    历史留下的足印,在大自然的风沙和人类的战争及其他破坏下大都被吹散了其微弱的痕迹。人们往往拆巨资把当下的寝宫造得美轮美奂,霸气炫耀,却禁不起改朝换代的淹没。而陵墓则能隐则隐,但恰恰是这个“隐”让后世人向穿过时间隧道那样走进古人的生活状态。像泰姬陵这样绝美壮观的陵墓如此横空耀眼倒是少见。这种美也许因为爱的传说更加动人,以此诠释什么是生死永恒!


       

       泰姬陵广场


    开会前,主办单位就说会组织去泰姬陵,一百美金,当然我毫不犹豫订了行程,也以为按惯例会议组织者一定会经济、合理、方便地安排好这次行程。然而,错了!这使我们进一步了解了印度人。事实上,尽管外国人的门票是当地人的若干倍,还是很便宜。路费也没多少,超算好几倍,参会者被组织者斩得没商量。我们坐的大巴,当地学生占了一半,那是因为,他们可以作为外国人的导游免费入场。问题是这些学生毫不顾忌同车的外国人,一路吵闹,狂放当地音乐,说了也不收敛,每次集合全是他们迟到。还是国内去的几个年轻人,事前功课做得好,直接叫上“优步”自己去玩了。


   

        泰姬陵清真寺


泰姬陵还是绝对担得起盛名的。走进泰姬陵,就立即被泰姬陵的气势所震慑,那伊斯兰教建筑特有的优雅,白色大理石的纯洁,两边褚色清真寺的庄严,和陵墓前绿茵茵的草坪和直达清澈的水池都让人直觉恍若仙境。


   

    泰姬陵清真寺内部


远离德里的阿格拉已少了很多霾,空气好了很多。安检极严格,要翻包搜身过机器。外面排队很长,外国人的高价也有个好处,就是不用排队。陵墓并没有太多文物的展示入陵墓中参观,要脱鞋,里面的装饰很精致,中厅排着石棺,参观的人绕行一周。泰姬陵的两边是褚色的清真寺,边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展示着一些文物和沙贾汗的故事。


这就是印度,有着精致极美的东西,却好像被放在了一片乱糟糟的地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46-1101130.html

上一篇:印度之行(四)——血拼
下一篇:《名画中的数学密码》已出版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武夷山 黄仁勇 王启云 王从彦 沈律 黄永义 冯大诚 刘钢 苏德辰 鲍海飞 黄秀清 白龙亮 晏成和 陈志飞 杨正瓴 陈奂生 曾荣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5 14: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