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jin 同济大学数学系,风险管理研究所

博文

博物馆里的土著风II —— 加拿大的人类学博物馆 精选

已有 11983 次阅读 2016-12-9 06:58 |个人分类:海外浏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博物馆, 土著

      温哥华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城市。也许真是太多元了,以至于这个城市几乎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尽管温哥华有美丽的自然环境和宜人的四季气候,房地产却被移民们炒到了天价,还是摆脱不了这里的夜晚静悄悄的窘境。同样不振的是城市的活力和能够传承的文化传统。温哥华的文化生活相对贫乏,博物馆水平也不是很高。但有一家博物馆却是非常精彩,相当独特,很有味道,这就是位于卑斯大学(UBC)内,临海而立的人类学博物馆(Museum of Anthropology, 简称MOA

      今年夏天,我因教学项目,在UBC呆了两个月,这个博物馆去了3次。本以为人类学和我的专业差得太远,估计也就去看个热闹。但没想到这个博物馆向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加拿大本土人类学的一部分,还向我们拉开了加拿大的历史,本土艺术,特别是土著文化,以及在人类发展史上不同文化的碰撞和交织。去理解这些展品背后的道理,也许对今天当今世界的混乱局面有些启发。


      这个博物馆收藏着38,000件人种相关的展品,以及535,000人类学的展品,这些收藏展览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文明杰作,特别出名的是有关第一民族的艺术品、图腾、生活用品。博物馆的设计很有特点,虽然不是很大,却精致巧落,与一般博物馆庄重沉闷的风格不同。门口装饰着第一民族的艺术,最里面对外是通透的大玻璃和室外布置着图腾柱的草地、山坡以及不远的大海融为一体。让人感到走进了一个崇尚自然的艺术氛围。博物馆分成几个部分,正厅里收藏着许多巨大的图腾柱,以及这些图腾柱的原始照片。还有厚厚的资料储存着更深入的资讯。两边两个大展室,一个展览着更广泛的历史文物,包括欧洲的,亚洲的,甚至有中国的文物。但由于有点杂,这部分印象并不深刻。另一个大展示着全方位收集了第一民族的文物,包括服饰、器皿等生活用品、独木舟、渔具等劳动工具和用于仪式的面罩和用具,还有很多不知何用却很抽象精美的雕塑。橱窗里密密麻麻,抽屉里紧紧实实,从生产工具到生活用品,从礼仪面具到宗教艺术,令人叹为观止,目不暇接。后面还有一个展室用影像放影着第一民族的艺术创作和庆典盛况。

   加拿大土著人主要是指欧洲殖民者征服加拿大之前就生活在那里的人,其中包括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米提人等由不同的民族组成并代表至少10个语族的上百个部落共同体居住在从纽芬兰省到温哥华岛的加拿大。他们也是从别处移民过来的,只不过捷足先登而已,所以加拿大不愧为移民国度。不过土著自己更愿意称自己为“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欧洲人登陆加拿大后,对待土著人,他们采取了和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其他殖民地不同的政策。他们没有直接驱赶、杀掠或者染病,而是和当地签订合同的方式使用土地等资源。而殖民者的先进技术让他们处于绝对优越的地位。这些貌似更文明的方式,背后也有着血淋林的事实。这些合同的条款双方的理解和解释是完全不同的,土著人还是觉得自己受骗了。再者,殖民者为了所谓的传播自己的文明,几乎采用了灭绝另一种文明的方式。例如以法律的方式禁止土著人进行他们的礼仪和宗教活动;强迫土著人的子女远离父母,来到所谓的寄宿学校进行全盘西化的教育,不听话的孩子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导致了很多孩子的死亡。直到2003年,加拿大政府才为此正式做出官方道歉。目前,加土著居民人口大约有130万,其中25%居住在大城市,其他人生活在"保留地"上。我们在旅游的时候,导游远远地指着一片土地,说那就是第一民族的保留地,说那些房子都是政府盖的,政府还给很多补贴。他劝我们远离那个地方,因为那里加拿大骑警进不去,他们有自己的法律。他们采取的是自我封闭的生活方式,仇视外来人。你要是不小心侵犯了他们什么,直接被人间蒸发了也说不定。加拿大殖民者的强硬归化政策显然不太成功,尽管一部分“第一民族”融入了加拿大社会,但更多的人还在保留地里自我封闭并过着原始的生活。

   另一方面,博物馆里展示的土著文化和艺术却是灿烂的。第一民族巨大的图腾柱,宣示着第一民族的宇宙观、精神世界和宗教信仰并记载着神话故事、现实生活和民族历史。以此为基础的各种仪式、习俗和生活方式就是第一民族留给我们地球这个大家族的重要的文明遗产。这些图腾柱的历史要向前追溯好几代。那是雕刻在高高松木柱上的各种各具含义的形象。在实际中,图腾柱通常被放在屋前, 有时也当作门或横梁使用。每当树立新的图腾柱时,土著都会举行被称为炫财冬宴的仪式。19世纪末期这些庆宴被加拿大政府定为是违法的,于是雕刻图腾柱转到了地下,直到1951年这个违法法令被废止。现在雕刻图腾柱成为了艺术并衍生成为了加拿大的文化符号。

博物馆的文物也透露出文化的生命力是强大的,外在的力量是难以扼杀的。很多优美、神秘和奇幻的神话故事让人动容。例如第一民族海达艺术家Bill Reid创造的雕塑《渡鸦与第一人》(The Raven and the First Man)刻画了他们信仰的神鸟渡鸦,它是如何在洪水后的沙滩上发现藏有生物的贝壳,然后撬开贝壳,鼓励和帮助人类走向新世界。这就是最初的第一民族海达人。传说唯美动人,雕塑更是生动有趣。

      参观结束,有一个念头总是挥之不去。不同的文化,怎样融合怎样共存?一种驱逐另一种不是解决方案,而大杂烩好像也没有显出太大的优越性。在这点上我们不能不赞叹中华文明的强大融合力,然而如何继承、发扬和学习是另一个值得深究的大课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46-1019581.html

上一篇:也谈“磨刀不误砍柴功”
下一篇:泌园春. 加拿大班芙冰川观感 步韵严加安先生新西兰南岛游记

18 武夷山 张晓良 鲍海飞 侯沉 晏成和 姬扬 杨正瓴 李鸣雷 邱敦莲 冯大诚 李学宽 苏德辰 刘玉仙 黄秀清 黄永义 陈小润 吕喆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