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白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bai 神经科学博士 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

博文

与学生青年谈专业选择 精选

已有 13070 次阅读 2010-5-6 09:22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回国后,经常有年轻人,大学生,研究生,还有他们的家长,问我学什么专业好。 在美国,也有很多学生为今后的前途发愁。很多学生常常被“我到底应该选什么专业和职业”所困惑。过去大家都去读MBA,因为那时金融,企管很时髦。金融危机一来, 恐怕MBA也很难找工作。还有很多人去读医学院;以后做医生。 或是读法学院做律师,都是很赚钱的职业。 我的意见有三条. 第一, 你必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业,否则你将一辈子后悔。 第二,你得做的跟大家不一样。 所谓 Be unique 这是一条成功的基本原则。 我们做科学论文时, 经常会问自己, 我们最好的竞争对手是否也能想到, 也能做到我们在做的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就可能放弃这个题目。 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 找工作找专业更是这样。 都跟大家做的一样, 在一条道儿上跑, 那就很难避免恶性竞争. 赢了也不开心。 出奇制胜, 那你就很可能做出一番成功的事业。 第三, 是要有远见. 你不能只看到你眼皮底下的事情,而是要看将来发展的方向是什么。你这个人能力差点没关系,脑子笨点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够抓住刚刚开始的行业,刚刚冒出来的机会,这个叫做弄潮儿。 你正在这个潮流里,你抓住这个机遇,这是一个比较容易成功的做法。 我认为应该在对现有领域深入了解与密切关注的基础上去做决定。当某个领域刚刚被开辟出来时,你进入这个领域的机会最多。我建议大家都去想这三个问题,多读几本这方面的书。

关于最后的问题, 也就是今后五年,十年里那些领域, 那些专业方向比较有前途。 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 目前世界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就代表了今后几年会有什么样的机会。我有些非常初步的想法,即以后几年那些学科会兴起,那些专业会更有吸引力,在这里与大家讨论。

第一, 也是目前世界上最为关注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 就是能源问题。由于人为因素、经济因素等的影响,油价越来越高。西方、中东地区的冲突,经济的发展,印度和中国的崛起,都会导致对能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但是能源是有限的,因此矛盾冲突就会变得越来越大。油价天天上涨,这种上涨是一个大趋势,除非有根本性的转变。从另一个角度看,新能源的开发利用是非常有前途的。现在美国各大学纷纷建立起这样的专业,就是alternative energy,不用汽油,不用碳能源. 怎样利用可再生能源,前程似锦。

第二,也是非常相关的专业,就是环境保护。能源的开发利用往往会对环境造成污染,而人类的生活品质越来越高,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因此环境保护会成为今后二十年甚至五十年内非常重要的课题。怎么样能够把环境保护好,很多学校成立了新的专业,新的系,招了新的教授,来培养这样的学生。这个专业在今后会有非常好的前景。

第三是统计学(statistics),抽样调查(polling survey),衡量一个社会现代化程度高低的重要方面, 就是在这个社会中对各项事务做出决定时, 依赖抽样统计调查的程度,包括政策的决定、市场的走向等等,很多情况都是以抽样调查为基础的。抽样调查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调查的结果会影响每个人的生活观念,做调查本身就会引起对该项决策的社会思考与讨论,所以抽样调查统计学(survey statistics)会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专业。美国的柯灵顿总统,在经济政治政策制定方面算是很成功的一位总统。他的一个特点是,很多政策都是通过polling来的,很奇怪的一个事情,他上台以后,雇了一个人叫Dick Morris,是个共和党人,而柯灵顿自己是个民主党. 这个Dick Morris, 非常擅长调查民意. 每当一个政策出台之前,他都先要到外面去做一个调查。 假如我采用这个政策,老百姓会有多少支持率,反应是什么,这是一种polling的手段。 这是在国家层面。在消费者层面,在学校层面,也是这样。 学校老师讲课讲得好不好,这个课程设置对不对,还有你毕业以后找什么去向,我们的毕业生以后都会变成什么样,这些都是survey,我们的社会需要,要有专门的人才去做这个事情,所以我觉得statistics/polling survey 会看好。

还有一个是设计。做设计做的最好的是芬兰,有很多搞设计的公司,整个社会都对设计有较高的要求。你到赫尔辛基的马路上去走,你就会看到一家一家的设计店,什么东西都要设计,一个咖啡的杯子他也可以设计成几百个样子来。今后我们对生活的追求,不仅仅是说我要有一个喝咖啡的杯子,我在喝咖啡的时候要有感受,看着这个杯子要让我感到非常的开心,或者是心情愉快。 而且我要有各种各样的杯子,今天要这样的杯子,明天要喝另外一种杯子。 我最近读了一本新书,叫《一个全新的心灵》(A Whole New Mind),它反映了设计对生活影响越来越大的趋势。 这本书提到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美国的三大汽车制造厂之一,它的首席执行官是从工人一路提拔上去的,完全是蓝领阶层,而且是当过兵的大老粗。他说通用汽车公司不是造汽车的,而是制造移动艺术器的。 希望让你觉得坐他们生产的车里,是一种享受,令人愉悦。大家做引擎,做windshield wiper,做离合器,水平都差不多,每家厂家都能做。差别在哪里,差别就在坐在这个车上面的舒适程度,还有外部设计是否漂亮。 这些日本的汽车就做的比较好些,日本车的引擎做的要比德国车差,但是他们天天在想,你坐在里面怎么才能更舒服,什么颜色好,什么形状好,手伸过去多少距离,正好够到空调的按钮,等等。 时时处处都在为顾客着想,这样的车能不具备竞争力吗? 现代社会大多数人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越来越多的人去追求舒适感,追求情调,追求环境,这时设计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大的行业。

此外社会经常会有很多突发事件,美国的911,中国的四川地震、牛奶事件等,这些都是危机。当危机来的时候,大家会不知所措引起混乱,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所以必须要培养一批人,是危机处理的专家(crisis management),在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可以很好的应对。四川大地震,该我们一个相当大的教训。 在一个突发事件,一个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来非常有效地处理。 没有专业的一个手段,技术,方法。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在美国的德州,发生了飓风事件。政府广播要求大家撤退,可是由南向北的主公路上,有三条线向北,三条线向南。 马上大风暴要来了,德州的人从休斯顿出发,都要从这条路走。 堵车堵的一塌糊涂,不能动。 这就是危机处理没有做好。 这样紧急的时候,三条向南的公路基本上没什么车,而向北的三条公路挤得满满的,大家都走不动。 为什么不可以把那三条向南的路开出来呢? 至少开出来一两条。平时是这样走的,那现在把它改一改就可以了嘛。就是要有一个统一调度的问题。四川地震的时候也是有这样的问题。 很多解放军战士冲过去,听到哪里有人就冲过去救,到最后战士死的也很多。 而加拿大和俄罗斯派来的救援队,就非常训练有素。他们到了一个地方,不是先去救人,而是先搭一个总的指挥部, 根据各个不同地方报告来的情况来总体衡量。 有些人已经被压了很久,你救他也是死。有些石头里面压了三个小孩,那就比救一个人重要。你在调度的时候要有一个总体考虑,对危机要有一个管理经营 arrangements 因此安全突发问题处理(security crisis management)也应有很好的前景。

另外,咨询和顾问也很不错,目前这一领域正在发展壮大。个人咨询叫顾问(counseling),企业咨询叫资询(consulting)。因为人们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今天碰到环境问题,明天碰到农业问题,后天遇到突发事件,不同的问题,需要找专业的咨询公司,需要花很多钱让专业的公司做分析,这就给专业公司越来越多的机会,个人也是这样的。这目前在中国不多,但是今后会越来越多,个人在生活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当遇到自己不知道怎样处理的问题。 你就会去咨询一下,这就是顾问服务。现在社会越来越进步,生活的步伐越来越快,会对大家造成很大的压力,当压力来的时候,也需要一个顾问服务。

再有就是服务业,对服务大家越来越有体会,比如说电脑,网络,很多公司不是销售产品,而是销售服务。 很多服务要进入到日常生活中,进入整个社会,只有好的服务能够保持自己的顾客群。可以说,是服务的好坏,而不是产品质量的好坏,决定一个公司最终的成败。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通用电气公司 GE),它最重要的转变是从产品生产型公司,变成为服务型公司。 这是管理奇才Jack Welch GE最大的贡献之一。同样,管理泰斗Louis Gusterner 的最大功劳是将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推向服务性企业。

另外一些如娱乐工程(entertainment engineering)、网络游戏,广义的网络游戏会成为人生活的一部分,大家会习惯通过网络给自己寻找乐趣,大家知道盛大公司的陈天桥,他的成功之处就是做出给大人玩的网络游戏即娱乐工程。

最后来谈谈生物学,在生物领域里我认为有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叫计量生物学(quantitative biology),就是把数学和统计等定量知识引入到生物群里。在这里我列了些我自己觉得蛮有前途的专业,生物信息学(bioinformatics)、基因组学(genimocs)、统计遗传学(statistical genetics)、影像基因组学(imaging genomics)、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还有不定量的科学,像行为科学,分子认知(molecular cognition),就是用分子手段来研究认知问题。这些都代表了未来生物学研究的趋势。

    讲到这里,我想谈谈自己的一些经历。我的孩子去年考大学, 我们作了一番考察, 决定去哪个学校——哥伦比亚,斯坦福还是普林斯顿,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哥伦比亚大学向我们介绍学校时说, 他们的一个长项是善于应变教育界的“新生事物”。 新兴学科产生的时候往往没有专门的教授,哥伦比亚会把在这个学科最前沿工作的人,直接请到学校里来。 比如当时出现的一个强制性收购(aggressive takeover),电影《Other People’s Money》(抢钱的世界,又译作别人的钱)中所反映的就是最典型的强制性收购。 华尔街出现这样一个新的专业,就是拿一大笔钱专门去收购运行不好的公司,收购的方法非常具有强制性,即很主动。 刚开始,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没有教授懂这个专业,哥伦比亚大学就把华尔街专门做强制性收购的商人,聘请到大学上课,有个人给学生布置作业,说你们去市场上找值得收购的公司,这是我们期中考试的题目。 结果学生作业交上来后,他看到有的公司确实不错可以买过来,就把公司买过来了。后来有人就质疑怎么能拿学生的作业来为自己服务呢?这从道德上看是有一定问题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反映了哥伦比亚大学对待新兴学科的方法。 再比如说生物信息学,生物信息学刚刚出来的时候,连博士都没有,做的最好的是一个做计算机工程和密码信息的本科生。 他们学了一点遗传学就来做生物信息学。约翰·霍普金斯(John Hopkins)是可能第一个成立所谓生物信息学专业的,当时没有教授。 他们就请连博士学位都没有的人来给博士上课。 由这些亲临前线的人来教课, 推动新的学科发展。听了这些之后,我就去向普林斯顿的领导询问,他们答复说普林斯顿每个学科都是最好的老师。 我就问假如学科刚刚产生没有老师怎么办,他们就哑口无言了,应为还没有一套办法来系统地应对学科的变化。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学生自己,应该常常想这个问题——一个新兴的学科,你看好的学科,这个学科我们的大学没有,我们自己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重要问题,值得仔细思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255-320428.html

上一篇:[转载]鲁白专访:新药源自创新 创新源于人才 人才源于教育
下一篇:人生与事业:目标与过程的平衡. I
收藏 分享 举报

31 曹俊兴 王晓明 杜关祥 毛飞跃 王琛柱 王德华 罗帆 曹聪 王修慧 唐小卿 刘颖彪 黄晓磊 彭康 李黎 苗元华 柳东阳 张天翼 孔晓飞 陈静 左正伟 盛弘强 武京治 徐耀阳 蒋华平 鲁亮群 littlejoy novayeyu leiyunting yuanwang minnongda WeiBin628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0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