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quans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quansheng

博文

毕业了,为了前行,忘却曾经的导师吧!

已有 6705 次阅读 2017-7-4 19:4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博士,导师,女儿,毕业时节,难以言表| 博士, 女儿, 导师, 毕业时节, 难以言表

毕业了,为了前行,忘却曾经的导师吧!

一场及时雨给火热的七月多少降了点温,早晨从窗口看去,科技楼前毕业生们穿上学位服在照相,真的思绪万千。

今年我有一名博士毕业并留校任教,同时去年毕业的一名博士论文获评“优秀毕业论文”。火红耀眼的博士袍,闪闪发光的金黄色帽穂,抑制不住的笑脸,掩盖了你们为博士学位奋斗数年、难言的困惑与艰辛,度过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在此刻戛然而止。

到今年算起来,自己亲自指导的博士学位获得者已经9位,最大自然数矣。在博士答完辩后,改完博士毕业论文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感到,似乎对何为授业解惑有那么一丁点的感悟。作为导师,真的为学生成绩感到高兴。因为自己的女儿今年也算正式开始进入博士学习阶段,为父为师,真的感悟到“世界上可能两个最为他人感到高兴的事,就是孩子与学生的进步与超越自己”。

但同时我更想建议,对于毕业的博士,将此刻作为终身学习新的起点,所有的一切都是重打锣鼓另开张,需要更加倍的努力。从现在起,你就将作为一个独立的职员,建立并逐渐习惯于自己学术圈。无论我这个导师水平高低,是我从事科研工作近30年的积累与努力的结果,对你而言,作用不会太大。你一定要在自己学术水平和学术交往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学术声誉,切不可过分相信与依赖我这个不入流的导师。诚然,在中国师承门派是重要的文化传统,个人认为,进入21世纪以来,所形成门派对中国科学发展总体是害大于弊,在我科研经验经历中,真正的科研合作既少又浅。只有大力发展交流合作,破除门派思想,中国的基础科学才有可能有原创发现,技术才会快速进步。

近20年高速发展,中国的总体实力大幅提高,是1949年以来少有的盛世。个人感到,虽盛世,然问题丛生,“盛世乱象”矣。但总体上,你们赶上了好机会,前途是远大的。从今开始,你们就要自己独立开展科学研究。现在制约年轻教师发展的瓶颈是项目申请,在个人资历和项目之间有个悖论,全世界都存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因此不要过分抱怨国内体制,需要在体制许可的范围内找到打这个破悖论,不是有许多年轻人在这个体制下也做出了真正的发现与创新吗?通路在哪里,需理性耐心地寻找,最忌撞到南墙不回头,路是人走出来的。项目固然是科研的支柱,但更重要的是思想,好的思想有了,做出一定成绩后,项目早晚会有的。科研的真谛在于独立的思想,人云亦云盲目追热点最为致命,追热点只能是永远跟在人家的后面。

不是为你打气,你真的超越我博士毕业时的水平,无论是科学视野,还是写作水平,但从此你要真正独立撰写文章了。为提高你们的写作能力,我已尽力,今后要完全靠自己写了,当你成为导师给学生改文章时,你会有体会的。写文章没什么诀窍,就是不厌其烦地推敲,一遍遍地改。当确认没有语法错误、读起来舒畅的文章,那就真的可以了,科技写作是科研的总结,非常重要。

在过去的数年里,无论你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导师,我们的师生关系无法改变,但从现在起,尽快忘记我们曾经是师生吧,我没有徐特立的水平,成为学生永远的老师。师生关系已成为过去。我们将成为同事,处的好多交往一些,处的不好,少交往一些,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飞速变革的年代,价值观、人生追求很难趋同,世事难料,但愿我们曾经的师生,工作中的同事,生活中的朋友,只愿不相欺足矣,并没有更多的奢望!

望各自珍重,且行且珍,十年后你人到中年,自己检视一番,今天的迷雾想必散去,懵懂已除,人心自然显露,而那时我已年过花甲,或许已退休,想来必有别样感受。如果10年后你迷雾懵懂依在,那就再过十年,到我现在这个年龄,或许更有一番滋味上心头!

后记:昨天快下班时,遇到学院几位老师,谈到今年的毕业生,大约18:30时回到办公室,有了写一点东西的想法,正在构思,看到徐耀老师的博文,感到其文中的许多正是我想表达的,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64423.html,半小时多一小时不到匆匆写就,直接就上传了,其中也直接引用了徐耀老师的博文的风格及部分表达,也请徐耀老师包涵!若有不妥,文责自负!同时,也有朋友反馈,你这只是针对博士的临别赠言,怎么能忘记你的硕士呢?真的不好意思,今年7月我没有毕业的硕士,我2014年入学的3位硕士,在今年1月都毕业了,当时我正忙于我个人棘手事务,无暇顾及,就忽视了,说声抱歉吧! 在这里祝催化与资源化工研究室的毕业的学子们踏上新途,万事如意,也欢迎大家有时间再回工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234-1064587.html

上一篇:关于博士论文“抄袭”
下一篇:工大汉与医大姑娘的结合:给刘洋、张姝风的贺词

7 傅晓明 李东风 郭战胜 刘全生 徐耀 彭真明 李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2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