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C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CG

博文

医生的责任和病人的权利

已有 4097 次阅读 2016-11-16 16:4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医生的责任和病人的权利

肖传国


医学风险大,变化大,对学识和技艺的要求只有更高,没有最高。所以,没有不犯错误永远正确的医生,特别是年轻医生,每人都是在大大小小的错误陪伴下成长,若一有失误甚至毫无失误也就要被打被杀被媒体特别是南方周末柴会群这种媒渣蓄意夸大抹黑诽谤,那谁还当医生?儿科医师告急已是先兆,医患关系已成中国特色之一。感谢微博,医护有了点发声的渠道(我是最典型例子:若无微博,我仍是中国最大骗子,最坏医生),感谢自媒体,让当局略知真正“舆情”,从而又增加了一些打击医闹的法规。但是,这并不等于:医生的失误就都可原谅不追责,造成的病患的痛苦和生命财产损失都可不负责,医生之间必须补台不拆台掩盖真相,对医院医生的失误不能实事求是的公开批评否则就是故意恶化医患关系。

我的老师裘法祖教授常讲1件事:文革中武汉市二医院也是一位名医作前列腺摘除术把肠子缝住了,产生系列严重并发症,组织讨论时大多数人或出于友情或担心这名医更挨整,想定性为手术并发症而非事故,裘教授拍案而起:这不是事故什么是事故?你们不配当医生!拂袖而去!说明一下:裘教授和这位名医是多年好友。

我自己永远不忘一件事:76年大学刚毕业碰到唐山地震,病房重新配置各种药品迎接唐山地震病人,结果夜班护士误把500毫升石碳酸(强酸,腐烂伤口清除用)当生理盐水给一17岁女孩灌肠准备分泌造影,迅即死亡。护士被判刑3年。眼看年轻美丽的生命突然在眼前消失,震惊?难受?可怕?不可相信?悲伤?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跟了我40年,提醒我对每个病人都尽心尽责,如履薄冰。白天手术的危重病人晚上不去看就睡不着觉,有时太累想偷下懒,脑海里立即浮现出40年前在我面前逝去的花季少女。我有把握说:我对我所有病人都尽了我最大的心和力;所有我的病人都会说我是好医生。

美国医院个科室每月有一重要的M&M (Motality and Morbidity meeting)例会,专门研讨本月死亡和严重并发症案例,找出问题,明确责任,引以为戒。医生在美国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和尊严,这是建筑在法律保障和他们对自己责任的担当上:每人强制性巨额误医保险;各种惩罚直至吊销执照;

可是,在中国呢?绝大部分中国医生都是拿着全世界医生中最少的报酬,在最恶劣最危险的环境,干着最苦最累的救死扶伤。 必须首先强调,中国目前医疗领域乱象,医患关系如此恶化的根子并不主要在媒体,而是在政府和现行体制。体制不改,痼疾难除,说了白说。但是,医生们尽到自己的责任了吗?还记得自己报考医学院的初心吗?

中国医疗界太奇葩了。以泌尿外科为例:全中国一年召开的泌尿外科“峰”会,比全世界泌尿外科十年召开的会议还多。全中国与泌尿外科相关的各种名目的学会协会、至少数百。每到周末,稍有名气的医生都在全国各地到处飞刀,到处作那些“剩饭炒三遍狗都不吃的”学术讲座。争名无罪,争利也应该,但到了如此规模,还有谁能沉下心来作学问?能踏踏实实治病人?言传身教带学生?我看不懂,也看不起,所以自97年回国,从不参加任何学会任职,也从不走穴开刀(去国外开刀除外)。一般而言,大医院医疗水平的确要高很多,主要是一代代传承下来,高年资医生为年轻医生把关,减少了失误。但若高年资医生都浮在空中追逐名利,这关怎么把?头怎么带?上梁不正下梁歪。

三十年前,政府把本应由政府承担的医疗社会责任转嫁到医院和医生头上,当时百废待兴,没钱,不提了。现在国家有钱了,作为政府,该解放苦逼的医生护士,给他们应有的尊严、安全、待遇和法律保障了;作为医生,我们要不忘初心,不忘自己的责任;但所有人都不能忘记,中国病人才是最苦逼最弱势的群体,他们的权利必须保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5748-1015111.html

上一篇:肖氏手术在美国四所大学医院临床应用全部成功
下一篇:央视新闻《新闻直播间》客观报道肖氏反射弧

32 吴飞鹏 姚伯元 武夷山 迟延崑 李颖业 李竞 姬扬 韩枫 孟佳 张亮生 李土荣 岳东晓 刘安金 程超 刘传武 吴明火 魏焱明 戴德昌 马红孺 刘子红 王安良 田松 王秀玉 yuzhongding nm2 xlsd bridgeneer gaorenye tuner dialectic ericmapes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17: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