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Zone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lsar 放出来了!“您好,您在科学网博客发表的博文不适合在科学网发布,......,您的账号将被封锁账号权限1周。 科学网编辑部,2012.4.7.”

博文

我有一瓶酒

已有 6422 次阅读 2013-7-8 20:58 |个人分类:晓归宿酒|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一瓶

       我有一瓶酒,Pisco,是去智利时私人相送的,在我这放了已经三个月了。我买了两个杯子,每到傍晚的时候就会拿出来,摆在面前看。酒放我这里时,说好不许动,要等人回来一起觥筹交错。三个月里,我的事情就是把酒拿出来看是否挥发了,把酒杯沉浸在各种光线下看。

       终于,在某个华灯初上的时候,面对北辰西路上滑来游去的车流,以及模糊不可见的远绿,我镇定地撕去封口,给一直空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举杯,坐在这里,试图想些理由,试图寻个人来一起顶罪,然而,这里,这里只有我坐着,也许也只有我还在这里悠闲地呆着,不需要理由,酒不需要人陪,好酒更不需要说话,饮,而尽。

       有一微电影《老男孩》,里面印象最深刻的镜头是在两老男人在台上唱歌,参加一场注定要出局的比赛,这歌下有光膀男人在挥汗如雨的干烧烤,有瘦弱男人在妻子摔打中强撑着肩膀,有西装领带的男人坐在计算机前面狂吃方便面,还有半醉的男人抱着二锅头斜靠着门框,唯一的共同点他们都已经衰老过去,可能只会想明天要怎样才能挨过去。光怪陆离的街头,金碧辉煌的场所,对这些老男人来说可能都是遥远的陌生的,我不知道在真实的世界里他们会怎么想,就我而言,我只想在这夜里醉了蜷身睡去。

       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们也许都是失败者,不仅仅在物质层面上是失败者,连梦都失去了,只能在偶尔触发的情景下,或许是一支歌,或许是一句诗,或许只是一阵风雨,还能有一点过去梦的碎片突然闪过眼眸,想起曾经我们的过去理想与热血。而就这一点,也很快就会被马上就要用的钱,马上就要办的证,马上就要做的琐事无情撕碎,然后被冲进马桶和下水道。

       梦想是一件精美的旗袍,现实的生活却是一块油腻的猪皮。

       我有一瓶酒,我看了她三个月,我把她开了。我有两个杯子,找不到人喝,也不想麻烦别人,我一个人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15-706433.html

上一篇:暗示
下一篇:[转载]转载兼补评:对《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中一些问题的意见
收藏 分享 举报

14 武夷山 徐大彬 何雨笙 陈学雷 鲍得海 陆俊茜 刘波 王海辉 梁红斌 杨正瓴 刘钢 王三民 zhangcz07 lily2013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3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