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weiyin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yin2009

博文

我老,我病,我忙,我乐

已有 2857 次阅读 2019-5-26 19:4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到今年的930日,我就在这个世界上度过整整的85年了,从落地,哇哇啼哭开始,就要迈进第86个年头了,就人生来讲,我应该是个相当老迈的人了。老,病还不断地来找我,就不说我患有的极高危期的高血压症:20153月心绞痛发作,确认为心肌梗死,接着装了两根支架,这个病史让给我治病的医院一听说我胸闷,就紧张,那两年,我住了几次医院;然后是我的泌尿系感染:从60岁开始,几乎年年要发作,今年又是;特别的是,今年年初,来个急性肺炎,不得不住院十天;再有一个,我睡觉离不开催眠药:佐匹克隆、思诺思,还要加上一片舒乐安定。有病治病,这么大年纪了,能没有病痛吗?可是,我从2000年退休至今,除了前四年的一次胆囊切除和三次的髋关节手术外,我没有闲过,特别是这几年,原来想着今年可是到了可以休息的日子了,万万没有想到,我从出院到如今,任务还真是没完没了。

继续为核工业忙碌:去年一年的给年轻人鼓气,《不忘初心》《奋斗就是幸福》……,多少次的和年轻的朋友们座谈。今年我又被使劲儿追着,让我给一些年轻人讲讲核电站乏燃料后处理的基本知识,还就是2个小时,怎么能把这样复杂的学科简单化地告诉一些刚参加工作的人呢?我费劲了脑子,要通俗而又要把这项工作的要点说明白,对于我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学习,最后终于构思了一篇讲稿。521日我终于完成了这次讲课,我感觉到是成功的,大家埋头记着笔记,会心地点头,讲完后的亲切的鼓掌,都让我的心感到温暖和安慰。年轻人会越来越多地走上第一线,我这个老人还能在前面引引路,在后面鼓鼓劲儿,我感到荣幸。

意外的相识,意外的忙碌:2017年底,我匆忙编制的《李健吾年谱》面世了,一年悄悄地过去,没有什么好与坏的反响。突然,在4月份我接到了巴金故居内部刊物负责人周立民的微信:在他们的今年第一期的刊物《点滴》上将发表一篇对《年谱》的订正意见。我急切地等待着。非常意外,就在收到《点滴》之前,我收到了我的在广西正在扶贫第一线忙碌的年轻朋友张琦的微信:他的十多年的好友,同样的“李健吾迷”,王志勇写的《对<李健吾年谱>的一些订正意见》一文,没有过两天,《点滴》也到了,而这时,我已经通过张琦为我和王志勇建立了微信关系。他对我父亲一生十分关注,读过许多他的创作作品,还收集了各种刊物,在那篇文章里给出了许多的订正和补充意见,我从他那里知道了许多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民国时期的报刊、杂志和丛刊。我都85岁了,能够赶上一本书的再版吗?我决定立即启动,我开始了对《年谱》的修正工作。一面在吃着药,治疗我的泌尿系感染,一面对着计算机,打开计算机里的电子文件,某年某月某日,李健吾在干什么,发表了什么文章,在什么刊物上发表的,他又在什么场合参加了什么会议,什么时间给谁写了什么内容的信,这些都是我过去不了解的。我埋头苦干,我的新朋友王志勇通过微信帮着我的忙。我就这样忙录着,终于见了分晓。我想到,即使真有了再版的机会,即使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的计算机里的修正版也会是一部完成品,出版社可以用了。一个文人的一生,在动荡的岁月里,他曾经的努力,被记载了下来。我忙,我心里高兴

     认识了新朋友,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珍宝:一本早已绝版的,由李健吾署名的《咀华二集》初版。王志勇先生用他的爱,四处收集,居然在他手里拥有了早已绝版的,世人少知的这本小书。李健吾的对中国文学的评论,一般都被认为是署名“刘西渭”的作品。哪里有用李健吾的本名出的《咀华二集》啊?那是1942年的一月份。正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开始,日本人开始全面进驻上海,什么法租界,英租界,都成了日本人的天下,他们烧毁了许多的书局,而对出版我爸那本书的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进行了抢掠,所有刚出版不久的书都被劫走销毁。于是这书就成了绝版。目前研究李健吾的中国文学评论的学者们很多都不知道这本书。是的,书前目录中所列的各篇文章后来通过不同的渠道还是发表了,有关文学评论的文章收入了1947年出版的《咀华二集》,但是,后面的“跋”却没有再面世,尽管相当部分的文字是1947年版的《咀华二集》的“跋“的内容,但是,19421月的书后的“跋”还是有它的特色。王志勇和我做了朋友,他把我认作了“家人”,主动从太原给我邮寄来了这本珍贵的书。我小心翼翼地翻着发黄的一页页纸,读到“跋“,感到了一种气息:自由,尖刻,幽默混在一起的文字。我决定把它记录在计算机里。忙了我近乎两天,读着,打字,校对,修改。然后,我发给了我的文学青年朋友们。在工商大学任教的张新赞,他的博士论文正是写的有关李健吾的文学评论,他高兴地收获了这篇“跋”,而他正准备修改他原来的论文。我没有白忙乎,我累,我高兴。

     李健吾的译文集快要出版了,我的最后的紧张工作来了:这套译文集的最后两册是最复杂的两册,一册是我爸最后去世前完成的工作:组织外文所的同仁们一起翻译,他规整,自己也翻译,书写“前言”和每一篇文章前的评价,这样一部大作《法国十七世纪古典主义文学理论》,这是他去世前完成的研究所交付的工作。那时他患着严重的肺心病,手里握笔十分吃力,笔迹潦草到难以辨认。出版社无法完成这项出版任务,在他去世多年后,家人取回这厚厚的一沓文字。现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决定出版。落在他的名下,只能去掉所内其他人的译作,就是这样,这本书的厚度还是相当可观的,清样有进400页。再有的一册更多,足有近500页,概括了从18岁到1979年他所翻译的诗歌、童话、各类散文、法国作家对文学和时政的评论文,一个字:杂,还有,知识面需要非常宽:从古希腊,古罗马的神话人物、故事,十七世纪、十九世纪各种的评论,从人性、自然到国家体制形态,法文、英文、当然更是中文的翻译语言,各方各面。我曾经竭尽全力,在2016年通过整理,不断地奔走在去往国家图书馆的路上,坐在缩微胶卷的阅读器前面,辨识早年的期刊和报纸上的文字,对于一些没有译完整的的少量文字,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补充翻译,然后打字,形成完整的电子文件,发给了出版社。五月里,对着出版社的厚厚的清样,我付出了全力,进行仔细的校核。非常艰难的工作啊!多艰难,我也必须完成。这件工作非常吃力,伤我的眼睛,伤我的精力,但是,我得意,我能获得许多朋友的帮助,我能够挑起这付重担,同时还又开阔了我的眼界。现在到了月底,我完成了。是的,我累,但是我骄傲,我快乐。

      在朋友们聊天的广场上,大家在谈论老人的脑子,如何保持不痴呆的问题。我在心里想着,也许我的脑子也有萎缩的地方,但是,我在不断地使用它,在我工作的时候,我在运转我的脑子,在和人交往的时候,我显示的是一种活力,人们看不出我的年龄。我有病,但是,疾病妨碍不了我继续奋斗,一边学习一边奋斗,跨着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核工业和文学,还是非常特殊的文学领域,我感觉到的是一种特出的幸福。这样的幸福,我愿意与朋友们分享。

 

                                           2019526傍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104-1181314.html

上一篇:突患肺炎的前前后后
下一篇:在核二院退休办组织的座谈会上的发言

20 郭峰 黄仁勇 尤明庆 韩玉芬 樊晓英 孙颉 郑永军 武祥 左宋林 王安良 赵涛 刘钢 姬扬 李东风 武夷山 卢文全 郭奕棣 李可 liyou1983 hmao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7: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