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诡异的字眼----神冈的“水池”与泡利的“舞会” 精选

已有 12179 次阅读 2018-8-30 08:56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纵观当代物理学发展史,最成功的地下实验室当属日本的神冈地下观测站,迄今已经将两枚诺贝尔金牌收入囊中。

       

    在东京大学小柴昌俊教授的领导下,日本科学家首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神冈建造了Kamiokande探测器。其实这一实验的正确英文缩写应该是KamiokaNDE,即“神冈核子衰变实验”(Kamioka Nucleon Decay Experiment),只不过很多文献后来忽略了其中三个字母的大写。KamiokaNDE探测器是以三千吨纯净水作为探测媒质的切伦科夫探测器,当年的首要科学目标是寻找大统一理论所预言的质子衰变过程。

 

        1987223日,银河系中距离地球约168千光年的大麦哲伦星云处发生的超新星爆发所释放出来的中微子到达了地球,被神冈探测器记录下11个可靠事例。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神冈探测器做完水净化后运行仅仅一周,超新星1987A中微子就不期而至,可谓天赐良机,因为小柴昌俊当年3月底就要退休回家了。由于这一“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重大发现开启了中微子天文学的大门,小柴昌俊于2002年荣获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KamiokaNDE探测器的升级版叫做Super-Kamiokande,注意这里NDE三个字母已经不再大写,而整个缩写的含义也变成了“超级神冈中微子探测实验”(Super-Kamioka Neutrino Detection Experiment)。换句话说,同样的“N”和“D”字母,在过去指的是“核子衰变”,而现在则意味着“中微子探测”。日本科学家在两个神冈实验名称缩写中埋下的伏笔,竟然骗过了不少人!

 

Super-Kamiokande探测器是一个容纳了五万吨纯净水的大水箱,里面安装了上万个光电倍增管。19986月,该实验宣布发现了可靠的大气中微子振荡现象,这使得小柴昌俊的学生梶田隆章教授一举荣获2015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当然,超级神冈探测器在探测太阳中微子方面也功不可没,而且充当了K2KT2K两个加速器长基线中微子振荡实验的探测器。

 

神冈和超级神冈实验所取得的巨大成功促使日本科学家提出了更加宏伟的Hyper-Kamiokande计划,后者一旦建成,将是一个容纳一百万吨纯净水的大水池,旨在探测中微子振荡过程中的物质与反物质不对称效应。这个项目的名称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中文应该怎样翻译“Hyper”一词,使之与大家熟悉的“Super”区分开来。

 

中科院高能所的曹俊老师在他那篇写于2012828日的博文《神奇的汉语、愚笨的英语》中感叹道,“由于文明发展的领先,现在英语很多词借到了汉语中。从英语到汉语的翻译有的很妙,有的则很糟糕。最近碰到一例。日本正在规划的下一代中微子实验称为Hyper-Kamiokande。他们第一代是Kamiokande(神冈)实验,三千吨,第二代是Super-Kamiokande,五万吨,被翻译成超级神冈。现在第三代Hyper-Kamiokande,一百万吨,该怎么翻译?其实Super一般指在某个范畴内的极致,翻成顶级较好,而Hyper是范畴之外,超出了范畴,它才是超级。也许是跟台湾学的夸张,不留余地,Super在汉语中都翻成超级了,象超人Superman,搞得Hyper就没法翻了。类似的还有Ultra, Extra,跟Super, Hyper一样, 到了汉语中都是‘超’,显得语言很贫瘠。翻成‘超超级神冈’吧,语义是准了,听起不像专有名词。”(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183-606600.html)

 

的确,“超超级”听起来吧,以为是说话的人结巴了;写出来呢,以为是多打了一个字,都不合适。那怎么办?淘汰了“巨无霸”等更加诡异的意译之后,我提出了将“超级”二字换成“巨型”二字的想法,从而解开Super的“超级”与Hyper的“超级”之间的死扣。这个提议得到了周顺和李玉峰两位专家的肯定。于是我们最终达成将Hyper-Kamiokande翻译成“超巨型神冈中微子探测实验”的共识,相应的探测器简称为“超巨型神冈探测器”。

 

众所周知,中微子的概念是1930124日由苏黎世大学的奥地利籍物理学家沃夫冈·泡利(Wolfgang Pauli)通过一封信提出来的,而他写信的对象是当时正在德国图宾根参加放射性会议的科学家们。在这封具有历史意义的信件的结尾,泡利声称自己之所以无法去开会,是因为要参加126日夜里在苏黎世举办的通宵舞会。关于舞会的具体时间,德文原版的用词是“in der Nacht vom 6 zum 7 Dezember”,而文献中的绝大多数英文翻译也是基本准确的,“in the night from 6 to 7 of December”。但不少中文翻译却表达成“从126日到7日的晚上”。如此一来,就令人费解了:那场舞会到底是折腾一夜还是两夜呢?

 

显然,把night(一般指夜里10点以后)按evening(一般指晚上6点到夜里10点之间)翻译成“晚上”有点太笼统。既然Nachtnight都是单数,泡利的意思应该是他要在126日的舞会上跳一个通宵。如果我们再稍微演绎一下,熬夜跳舞的泡利肯定还要休息两天,那自然就没空去德国开会了。值得一提的是,泡利当时刚离婚不久,心情可能比较郁闷,跳舞散心的欲望也许大于去参加一场学术会议的意愿。而且他本人对于中微子假说也没有信心,既不敢发表正式论文,也不愿作正式报告,那么倒不如不去开会。

 

作者感谢周顺、李玉峰、罗舒和曹则贤老师的有益讨论。

 

本文已经发表在高能所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1131804.html

上一篇:诺奖得主Giaever教授为何愤而退出美国物理学会?
下一篇: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年龄与性别的双重突破

17 夏炎 璩存勇 鲍海飞 刘山亮 杨正瓴 田云川 石磊 李毅伟 史晓雷 武夷山 晏成和 黄永义 杨建军 王安良 姬扬 强涛 黄秀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