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读书与教书:戴眼镜呢还是戴眼镜呢还是戴眼镜呢? 精选

已有 4908 次阅读 2017-12-19 11:19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引言一:

最近读了诺贝尔奖得主Ivar Giaever的自传《I am the smartest man I know》,其中作者说到自己小时候眼睛有点斜视,因此被医生要求戴了一年的眼镜。那时候在挪威和在我小时候的故乡一样,戴眼镜的小孩会被小伙伴讥笑,甚至被叫做“四眼怪”。这给Ivar Giaever教授留下了一小块心理阴影。好在他的斜视被校正过来之后,就没有再戴眼镜。而没戴眼镜的他后来依然很有学问,很有文凭,证据之一就是他在1973年获得了Nobel Prize


引言二:

最近备课的时候,找到了David Griffiths教授的两张照片,因为我用的是他的教材给学生们上课。这位老先生的博士导师是哈佛的Sidney Coleman,师兄弟中出了Nobel Prize得主David PolitzerFields Medal得主Edward Witten等大师级的科学人物。和他们相比,David Griffiths的科研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他教书很厉害,写的几本教材在全世界流行。这也很了不起了,因为做个好的讲师,也是一种荣耀。


 

我特别心醉于Griffiths教授带着眼镜在黑板前的风采,他似乎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的这张黑白照更了不起,身边的学生们一定都在请他签名吧?如果我在教书教到白发苍苍时,身边能有这样的小粉丝围着我,那一定会开心极了!


可是,要实现这个梦想,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是不是先把眼镜戴上?


正文:

第一节:我是在离家差不多80公里的县城读的高中,那时候80公里是很遥远的距离,坐火车或者长途巴士都要两个多小时。老师不断给我们灌输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的梦想。可惜我的父亲没上过学,因此也没有给我灌输任何远大的理想。他老人家认为,我少年离开家去外地读书,中学毕业后能找个饭碗糊口就值了。所以我与别的同学不同,高中两年一点来自父母的压力也没有。高考那三天,一起来县城的几个小伙伴的家长都从故乡赶到学校陪考,只有我家没人来,看来他们压根就没认为这是什么大事。我觉得家里人是对的,因为最终我的高考成绩在当地是最好。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高考,而是眼镜。我读高中那会儿,班里面流行一种奇怪的价值观,就是谁戴眼镜,谁就有学问;谁的眼镜度数高,谁就有心理优越感。似乎漂亮女生都喜欢戴眼镜的男生。那时候学校的条件太差,我经常在光线不好的地方看书,结果眼睛也近视了。于是我在高中的第二年开学之前,给父母打了一个报告,要求配一副眼镜。父母批准了我的报告,在家乡的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问题不大,但是配一副眼镜说不定对高考有好处。于是父亲托人带着医生的方子,到了北京为我配了一副眼镜。记得当时父亲把眼镜交到我的手上时,面色凝重。他说了几句话,中心思想有两个:第一、这副眼镜花了15元(左右),不知道你小子戴上它值不值这个钱;第二、我是这个家族第一个戴眼镜的人,这让他老人家对我的前途感到忧心忡忡。

 

假期过后回到县城的高中,我也戴上了眼镜,人一下子显得很有文凭,但是却并没有引起漂亮女生们的注意。令人失望甚至气愤的是,班上的男生开始攀比,看谁的眼镜的度数高,谁就高人一等。在大环境的压力下,我感到十分自卑。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自己的眼镜一个是150度,另一个是200度。为了不显得太难堪,我擅自做主把它们都假设成250度。记得我的同桌是一个来自大城市沈阳的复读生,他与我坐第一排不是因为身高的原因,而是近视得利害。当他听说我的眼镜度数只有250时,满脸的不屑。我特别欣赏他时不时摘下800度的眼镜擦拭的神情,因为那一双高度近视的眼睛充满了青春期的忧郁。最终,250考进了京城,而800再度名落孙山。

 

第二节:但是上了大学之后,我的价值观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一个原因是李连杰、成龙开始流行起来,功夫热在大陆风声很紧,不少小男生开始崇拜李小龙等武打明星,我也不例外。我记得,那时候我能大段地背诵描述李小龙的文章,也经常买一些《武林》、《中华武术》期刊作为参考资料。家乡有一位退休的体操老师对武术很感兴趣,请我假期给他的漂亮二女儿补习功课的同时,也教我几招拳脚,还把我偷偷带到山里学习翻小翻(就是身体腾空向后反转360度),可惜我的悟性和腰力不够,始终没有学会。我唯一学会的动作是鲤鱼打挺,返校之后,在生物楼后面的空地练习时,路过的家伙们看我鲤鱼打挺的动作还算利索,竟然叫起好来。那时功夫太流行了,我心里也有点小得意。

 

既然要鲤鱼打挺,自然不适合戴眼镜。于是我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决定摘了眼镜。好在我的近视属于轻微的那种,不戴眼镜问题也不大。但是,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了当时摘下眼镜是一件多么愚蠢的决定。据说当年的大学校园,和中学校园一样,漂亮女生都喜欢戴眼镜的男生,因为他们显得文质彬彬,特别有文凭。有位女生甚至说,像我这样来自北方的狼(当时齐秦的歌词中的一句),面色枯槁、皮肤粗糙,苍老得跟大叔似的,谁看得上啊!的确,那时候的小女生,有大叔控情结的太少,喜欢姐弟恋的也不多,不像今天。这样一来,就把我老人家给耽误了。怪谁呢?都是不戴眼镜惹的祸!


 

第三节:从高中到大学三年级,我心中的理想一直是将来做个中学老师,戴眼镜的那种,穿风衣的那种,时不时迎风站在船头的那种。记得上课无聊的时候,在书中或者本子上乱画,经常就画出一个头发蓬乱、戴个眼镜、穿件风衣、迎风远望的中学老师形象。那时候的我,对未来看得只有那么远。

 

但是大学三年下学期我才认识到,这世上除了中学老师,还有大学老师这种职业。如果你能读研究生,将来就可能当上大学老师,甚至出国访学,赚一笔买彩电、冰箱的钱。这是一个重要的认识,因为那时候在校园中,考托福和鸡阿姨的春风刚刚吹起不久。作为这个时代的后知后觉者,我做的梦总是很小很有限。尽管如此,我幸运地发现,自己的大学成绩排名刚好可以被保研。于是毕业前的那个寒假,我去了很北很北的北方,放松了一回。

 

虽然后来没有怎么戴眼镜,我还是坚持把书念到了最后。这期间,不戴眼镜的漂亮女生都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剩下的只有戴眼镜的漂亮女生了,以及戴不戴眼镜都无所谓的女生了。所以人到中年的我回首往事时,内心有一种很无助的感受:什么时候该戴眼镜、什么时候该摘眼镜,上天为什么就没给我一个启示呢?还是他老人家已经给我启示了,只不过我没有领悟到?

 

后来在慕尼黑的眼镜店配了一副眼镜,主要原因是保险中包含这个免费的项目。这副眼镜的度数也不高,我平时不戴,只有开会坐在后面的时候才戴一会儿。一转眼20年过去了,这副眼镜还陪在我的身边,它的主要作用在于提醒我,那些青春年少、阳光灿烂的日子。


另外,我最近才认识到,戴眼镜会让小男生有些孩子气,而女孩总会爱上有些孩子气的人。假如她们年轻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过后也会意识到。为什么呢?因为看似太正经的人总是少一点真挚的气息,这是一位女作家说的,信不信由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1090474.html

上一篇:电弱统一50年:谁是真英雄?
下一篇:《芳华》:谁的青春不懦弱?
收藏 分享 举报

29 吕洪波 曾泳春 武夷山 熊建华 刘新宇 李健民 左宋林 赵克勤 张朋龙 黄永义 吴斌 李毅伟 田云川 姬扬 郭战胜 康建 李坤 王永安 梁冰 张铁峰 杨正瓴 侯勤福 韦玉程 李莉 赵宇 郭景涛 葛素红 汪强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0 09: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