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泥沙龙笔记:从机器战胜人类围棋谈开去】 精选

已有 5056 次阅读 2016-3-10 01:35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围棋,Go,AI,人工智能,NLP| 人工智能, NLP, 围棋


洪:
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挑衅,
通过人工智能在围棋棋枰;
此前的深蓝已给象棋挖坑,
化功大法正步步为营逼近。

所有的智能活动规则遵循,
现实或虚拟物景可以表征,
机器能如影相随把人紧盯,
码农得令就驱策其超越人。

不少码农聪明但喜欢逞能,
对文化不珍视更无意继承。
还好吴清源已看不到此景,
会编程的好棋手只有俞斌。

对象棋的抄刀者是许峰雄,
在CMU完成博士的东方人。
围棋挑战今来自剑桥英伦,
我惊叹棋类完结有这宿命。

从tic-tac-toe就知道计算大能,
问题难度陡增难改可解性。
摩尔定律到顶又联机入云,
花多少电费终与人脑对枰。

看客曾刺激鲁迅弃医从文,
帮人点钱发现被卖非别人。
未来孩子玩围棋以何心情?
不敢细想因觉得特别伤心。
奇点来临或许人不老长生,
但伊甸早已经是满目凋零。
那些家伙又跑到火星折腾,
地球只剩下油翁拎着油瓶。

那时我会重拾蒙尘的棋枰,
漫忆人类的幼童少年青春。
我才领悟重要的本不是赢,
而是当年这些游戏的发明。

我: 游吟诗人,洪爷!

今日赢明日赢 总之是终将要赢 这个应该没有疑问。棋类game被认为是挑战人类智力的极限的运动。很显然 它不是人的 ”智力“ 的核心,核心的东西是机器不可挑战的。

洪: 一月份旧作:
刚走Jedi吴清源,魅影Sith即挑战。谁点天元中日韩,对抗谷歌蛮力算。
谷歌发明Go语言,还想终结人Go玩。叶公好龙AI练,屠龙之役人真悬。

过去有人打着红旗反红旗,谷歌发明Go语言灭Go游戏。
这些比林彪还林彪的神马玩意,想让骄傲的人类再也骄傲不起!

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胜利
人类的影子战胜人类自己
毕竟下棋不过是智力游戏
可怕的是当影子变成立体……
Danny: 这只狗已经不是人的影子了,他怎么具体算出来人都做不到
我: 接龙......
毕竟下棋不过是智力游戏
可怕的将是破解语言之谜……
自然语言乃是思想的载体
巴比伦塔通天上帝也战栗
万物之灵如若思维homeless
统治宇宙到底是人还是机?
洪: 人跟机器沟通根本不需要经过自然语言,用程序设计语言才好。nlp基本上是画蛇添足,乔老爷从来提都不提。
Danny: 以后电脑不会用现在的编程语言
我:
问题不是人机沟通用语言
问题是机器还愿不愿搭理
一厢情愿的人类抛弃之日
便是那机器称霸环宇之时

这个打油是跟风寻开心,我本人实际是强AI否定论者。AI 本身就是一个 misnomer,这一点我站在乔老爷一边

QUOTE: 毕竟机器与人、电脑与人脑、电脑语言与自然语言是形似而本质不同的两套体系。混同这两个 monsters,是小报记者、愚民、IT大佬和部分人工智能“学者”共同运作或忽悠的结果,离真实的世界和真理太远。不得不说,在这个人脑电脑本质不同的AI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乔老爷还是坚定的、清醒的,不像他的自然语言递归论那样糊涂。
根本上说,任何任务性的知识性的活儿,只要人能大体梳理清楚,假以时间,一定是机器比人强,因为机器不打瞌睡,也不来大姨妈。所以各行各业的平庸的技术人员(包括投资顾问、升学顾问、心理疏导师、学校教师、机械语言学家、没有独创性的机器学习专家,等)最终被机器取代是必然的,这种取代比蓝领被取代还要果断,因为客户不能容忍平庸。
机器能做什么,已经不是问题的核心,应该研究的是机器不能做什么。大而言之,机器的缺点是有脑无心,没有灵魂。这个“心” 是什么? 灵魂怎样界定?但一个“脑”模仿“心” 的时候,譬如微软小冰跟我们调侃或“调情”足以乱真的时候,我们陷入了深深的苦闷:一方面我们打心底看不起机器,因为它就是铁器、电器、无生物。另一方面,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常常又被迷惑,被震惊,甚至被冒犯,这就是所谓图灵测试的冷酷的所在。
洪: @wei 等对局完全结束,如果李世石愿意说,他会说说对局时所真切感受的机器灵魂的。
我有次对小儿子解释,是人类有的笨有的懒,不好好用程序设计语言给计算机下命令编算法,才反过来折腾让计算机用nlp技术理解人
@Danny 同意! 但也不会是自然语言。HCI 应该管这个
Danny: 我觉得应该就是set-based general language, 只有电脑会用,去积累改进。可能最终就跟数学一样,什么都可以用集合算出来
洪: 同意。计算机的出现,本来是给人类整体上一个变得更理性更聪明的机会,但是现在的发展貌似不是这样
Danny: 过几十年人只会帮电脑积累局部具体知识,知识逻辑集合量大到自己都没法看,被电脑甩得远远。让人干智力活都不信任人了。
现在用很多编程语言就觉得肯定要出错,以后怎么能够接受老是出错的语言。
看完这盘这么接近,我觉得人赢的可能性大了很多。很明显电脑对大的局面判断问题还比较大。这不是短时间能够改进的。李肯定知道心理是主要问题了,他会调节的,他更加会使用大局优势。
我: 大局优势还不如旁门左道有效。当务之急是应该让AI专家闭门培训李半年,这半年不讲围棋,只讲机器是怎么被培训的,用一种李可以领悟的方式讲。当小李子不把机器当人一样的对手的时候,出一些古怪的招数,也就是培训时候的稀疏数据,李或有赢的可能。
Danny: 机器的数据不稀疏,左右手互搏一天几万次了
我: 讲个实际的case,Latent Semantic 的算法曾经用于给中小学生的作文理解问答判分,非常稳定、准确,超过了判卷老师的平均水平。于是人们很惊叹,怎么阅读理解判卷这样的高智能的工作,可以让机器取代老师呢?破解这个谜,其实很简单。如果一个学生在做阅读理解的答题时候,不把自己当人,挑拣一些关键词凑数,这样的答题,不堪入目。结果一样得到高分,而判卷老师会给零分。原来 Latent Semantics 一点也不 semantic,本质还是关键词,没有结构,没有句法,更谈不上理解。你一本正经地组词成句,表达思想,是对牛弹琴,句子造得再好再精巧,回答得再妙也得不了高分,还是你在造句的时候用了哪些关键词,那个 才 counts。这个案例充分显示了人类普遍存在的 Eliza Effect,人太把机器当人了,忘记了机器就是一堆冰冷的铁电器。
陈: 是的,棋手们不能以人的思维来讲棋
我: 后来我提出的 Anti-Eliza Effect (【新智元笔记:反伊莉莎效应,人工智能的新概念】), 说的是人类的另一层迷思,人不仅太把机器当人,人往往也太把他人当人或神了。我们肉体凡胎,战战兢兢来到这么充满危险的世界,本性里就有一种趋向:就是“过度解读”,无论是对机器,还是对他人。因为过度解读是人类自保的一种策略,万一解读不够,没有察觉危险,那不就完蛋了么?过度理解总比理解不足强,这是人的一种天性。
刘: 本质上是: 人太把自个当银了,以至于把一群银搞出的玩意当成什么了,还是人自个玩!   ——这口气像不像群主滴
Danny: 机器一定程度也像有多重性格的,有时候求稳定,有时进攻把局面弄复杂,今天白的右边中间一跳就是。
我: 这两个效应,AI 这个领域展露最充分。很多看上去神奇的东西,在创造那个神奇的人眼中,其实很平凡,里面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有迹可循的,一点灵性都没有。我入行读MT的时候,在社科院遇到一位同学,每次交谈,他都睁着一双迷惑的眼睛,觉得我们学的这门学问简直匪夷所思:机器怎么可以做翻译?隔行如隔山就是如此。我们没有办法不被自己不了解其所以然的物件所震惊。在前科学时代,这种不了解的物件一律归于神迹。在科学时代,我们除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以外,也还是没办法了解隔了行的大山,内心里也还是免不了归于神迹。我做自然语言理解一辈子,到如今可以“机械”应对语言的一切常见的现象了。而对局外人,很可能也会觉得不可思议,表达思想的人类语言,怎么可以被机器条分缕析地解读呢?
Nick: @wei 才多大,就一辈子。后面还圆圆呢。
白: 难不成圆圆还有这使命?
我: 长远来看,圆圆的吸引力不如微软小冰。毕竟人岁数越大,越看中精神而非物质,而小冰的精神是永远成长的,incremental,但是的确越来越丰富,就跟parser解构句型一样。
陈: 感觉小冰就是娱乐。
我: 可圆圆冰冰却不是,本来就先天不足(娱乐圈的通病,不赖她俩),而且没有多少丰富的指望。小冰就是针对娱乐的,可人家娱乐出花样来,这么整下去,十年之后看小冰,5个圆圆 10个冰冰也比不了。
机器的可怕就是它是 incrementally 成长的,明天永远比今天好。以前所担心的算法复杂或系统庞大以后,就变得不可收拾而报废的情形,在合格的架构师手下,不是问题。
陈: 长江后浪推前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是应该的吧。。。
我: 当然,diminishing returns 和长尾死角 的情形的确会出现。但是一个系统到了面临 diminishing returns 的阶段,基本上可以肯定,它的功能性已经超越人了,至少是超越人的均值了。那么系统作为平庸人的代替品,就已经站住了,价值就会得到体现。
陈: 人工智能达到一定能力后,对于这种有规则的比赛,人类选手可能比较尴尬,如果人选择稳健走法,采用自已的熟悉招法,出错概率小,则可能由于机器已经训练过,而被机器所掌控,如果求变,出错概率大,也难逃机器算计。转

我: 每个系统都有软肋。问题是李不懂,所以无法利用。譬如说吧,我现在的 parser 糊弄 95% 的人,没有问题,不怕他们玩弄,皮实得很,无论是挑错,还是来真实数据测试,大多数时候,是表现不俗的。但是,换了白老师,就不同了。他知道软肋,至少是知道怎么去找到软肋,可以让系统出丑,原形毕露。李就是一个职业选手,一辈子跟人打交道,无法理解和找到机器的软肋。拼记忆、拼逻辑、拼概率,他当然就没有办法与机器较劲。出奇制胜,讲的是对对方的了解,李对对方没有什么了解,而机器对他却了解得很。这里有一个不对等竞争在。

洪:

半夜猝醒看新闻,人类依旧不得赢。狗仗人势AI进,遥遥领先二比零。

DeepMind思虑深,Atari游戏自学成。派AlphaGo围棋侵,超脑突袭众叹惊。

绞尽脑汁算计人,终被计算机械擒。七擒七纵孟获困,猫抓老鼠又耍弄。

还好围棋已衰景,吴清源去颓巅峰。濑越宪作若听闻,估计再度出人命。

请君入瓮古有训,君为自身今发生。叶公好龙龙飞腾,细看竟是自己影。

神工智能人类兴,人工智能机投影。惟妙惟肖模仿人,持机恶狗扑食狠。

浮士德曾书斋困,梅菲斯托变狗进。订立契约付魂灵,书生狂飙大折腾。

半夜猝醒依旧困,似闻核爆看触屏。鸵鸟沙土头埋定,睡眼惺忪又入昏。



【相关】


【新智元—世纪对决】AlphaGo 惊天逆转李世石 ,关键棋局解析

【新智元笔记:反伊莉莎效应,人工智能的新概念】

The Anti-Eliza effect, New Concept in AI 

《立委随笔:人工“智能”》

【泥沙龙笔记:人脑就是豆腐,别扯什么递归了】

泥沙龙笔记:从乔姆斯基大战谷歌Norvig说起

乔姆斯基批判


【置顶:立委科学网博客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世纪人机大战:李世石 VS AlphaGo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961671.html

上一篇:【泥沙龙笔记:人脑就是豆腐,别扯什么递归了】
下一篇:有感于“别了,大学书店”

12 徐令予 刘洋 沈律 姬扬 陈南晖 武夷山 杨延丽 蔡小宁 郑小康 翟自洋 xiangyu123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7 2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