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中文社会媒体的惊天要闻二则 精选

已有 8164 次阅读 2014-4-16 14:57 |个人分类:立委随笔|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图雅,社会网络,新浪微博,IPO,网文大家,传奇| 社会网络, IPO, 新浪微博, 图雅, 网文大家

每个人看新闻都有自己的角度。以我的视角,最近出了两条惊天新闻。


其一是新浪微博纳斯达克IPO在即。这是中文社会媒体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这块中文社交媒体的金字招牌,终于要出山面对市场的考验。


IT 市场一直起伏跌宕,这次新浪微博IPO会怎样呢?看好的,唱衰的,不一而足。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上市,道路绝不平顺,大起大伏,在所难免。会不会重蹈 Facebook IPO 那样的滑铁卢,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毕竟新浪微博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无他人可以取代,其潜在力毋庸置疑。新浪微博 IPO 的趋势究竟如何,值得关注。我们正在筹备用我们的最新产品 Pulse 现场实时监测新浪微博 IPO (WB)的社交舆情的变化趋势,从一个侧面反映市场、客户和投资人对其的反应。 敬请垂注。


~~~~~~~~~~~~~~~~~~~~~~


第二个惊天新闻,新一代的网人可能完全不知所云,但对于中文互联网第一代网人,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大事件。中文网先驱者,网络作家第一人,传奇人物图雅,在人间蒸发20多年后,终于出山了!图雅的传奇,研究中文网历史的人可以找到很多的资料和回忆。他以他的实力,在稳居网文大家第一把交椅的巅峰时期,突然退出,引起的震撼和好奇,经久不衰。算起来,他如今也中年已过,业已退休或即将退休了,不知道触发了哪根神经,居然真地重现江湖了。


图雅欲返人间的新闻最早是他当年的老网友小方放的风,大约在半年前。选择小方倒也很合情理,一来当年的网友才俊,在社会媒体生活中屹立不倒的,小方几乎是唯一的一位了。再有就是,小方虽然为人苛严,自恃甚高,除了鲁迅达尔文这些先哲,活人能入他法眼的几乎没有,但图雅是少有的一个例外,小方对图雅推崇备至而由衷。图雅下凡,借力小方,当属最佳渠道,小方也有面子。可是自从小方发布这个消息后,很多当年的鸦迷(图雅也自称鸦)翘首相望,迄今不见动静,几乎开始怀疑小方是否在造乌龙。现在想来,鸦本人大概也一直在犹豫斟酌怎样的出山之作为佳吧。


终于,图雅给鸦迷和网友的见面礼最近刊发在最近一期的《新语丝:图雅 - 唐诗的心境》:


  春天钓鱼,也钓山水。美国本地的早春也类似中国的江南。群莺乱啼,白鹭翩飞。唐朝张志和曾作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篛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词中的渔翁,白鹭,鳜鱼,桃花,烟雨,构成了一幅绝妙的江南水墨。
  张词共五首,历来评价甚高。刘熙载评价是“风流千古”。又说“东坡尝以其成句用入鹧鸪天。又用于浣沙溪。然其所足成之句,犹未若原词之妙通造化也”。这五首词甚至在日本也广为流传,嵯蛾天皇于弘仁十四年(长庆三年)作《和张志和〈渔歌子〉五首》,日本填词从此发端。
  就钓鱼而论,词的描述相当内行。桃花开放时,果然正是钓鱼时令。整个冬季鱼在水深处养精蓄锐。到春天已经是大腹便便,准备产卵了。张致和用一个肥字,精确地描述了春鱼的体形。时值早春,在中国南方,正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此时鱼感受到水温的升高,纷纷到浅水处产卵。如遇到细雨,钓鱼老手都不会回家,因为此时鱼最好钓。西塞山前的白鹭之所以在细雨中活跃,也是为了吃鱼。老手知道,凡是鸥鹭活跃的水面,一般都有鱼群活动。不光在湖中,海里也一样。我到海上钓鱼,船上都装有测鱼器,但也常常找不到鱼群。这时就要找海鸥群。一旦找到,可以肯定鱼群就在下面。
  我家旁边的湖方圆五百里,直径数十里。有大量的白鹭,灰颧,翠鸟。每年春天,必来大雁,野鸭子更是常年驻扎。房后的湖湾逍遥津,每年都有鱼讯。三月十日左右,正是桃花始开。最先来的是莓鲈鱼(crappie),莓鲈鱼在中国没见过。它是美国最接近鳜鱼的淡水鱼,也是这里最好吃的淡水鱼。只有野生的,所以要吃就得自己钓。一般半斤重。最大的三斤。在我的船坞上就可以钓到。鱼活跃时,成群而来,钩放下去,来不及沉到水底,就会被鱼攻击。
  莓鲈鱼之后,条纹鲈鱼(striped bass)也来了。这种鱼入夜时间活跃。苏轼说,“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就描述了这个情况。这鱼最大可达十几斤重。上钩之后,挣扎力极强。我用的十八磅线曾经几次被它拉断。白鲈鱼(white bass)跟条纹鲈鱼区别仅仅在身上某几个条纹是否连续上。这种鱼力量很大。曾经有一个三、四磅的白鲈鱼,几乎把我的鱼杆折断。  我每到夜间7点左右,把船坞灯打开。小鱼趋光,会来灯下集合。莓鲈和白鲈会在下面游弋。它们喜欢藏在游艇下面的黑暗水域,突然冲出吃小鱼。夜静时分,万籁俱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在船坞钓鱼,有如在雨夜读一首唐诗。
  一天早上七点。我下船坞,忽然听到浪花溅到岸上的声音。当天并没有风,因此觉得奇怪。仔细一看,却是成群的大嘴鲈鱼正在围歼小鱼群。它们围成半圆,将小鱼群逼到岸边,然后轮流冲上去吃。千万条小鱼在岸边浅水中跳跃,溅起的水花竟然如细碎的波浪。我撒了一网,抓到了几十条小鱼。我在船坞上拴了六口大钩,永久性地垂在水中。随时可以挂饵。我将小鱼挂上去,不到三分钟,就抓到了两条三斤重的鲈鱼。
  天气渐热,鲶鱼也开始活跃。鲶鱼中国也有,我曾经在北京南口抓到过。我们湖中的鲶鱼有好几种,最大的可以达到一百斤左右。我的船坞上抓的都是三五斤重的。抓这种鱼得用真饵,春秋夏都可以抓到。我曾经在钩上放了一条咸肉。几个星期之后,肉已腐烂,仍然钓到一条鲶鱼。
  本地人钓鱼多用小活鱼。但我手钓时喜欢用假饵,假饵是由塑料,橡胶等制成的假鱼或者蚯蚓。中国翻译成路雅(lure)。它的好处是不用上饵,钓完一条马上可以接着再钓。
  抓莓鲈鱼时,手要轻轻颠动,使得那个lure模拟一条受伤的小鱼。莓鲈鱼吞饵时,大约有一半的时间是拖动lure,可以感到线被一拉。另外一半时间,莓鲈鱼会上冲。你会觉得手中的杆忽然一轻。这时也要马上拉杆起鱼。否则它会把lure吐掉逃走。
  论鱼的滋味,正如诗所说,鲈鱼甚美。但莓鲈鱼最好。它只有主刺和鳍背等处的刺,没有细刺。肉非常细嫩。吃鲜鱼可以清蒸。每一寸厚的肉蒸十分钟。蒸好放在桌子上,用筷子轻轻一扒拉,大块白玉也似的肉就拨了下来。我喜欢烧和炸,还有熏或糟。简单的熏鱼法是把鲈鱼或者鳜鱼剁成两寸左右的块,下油锅炸至刚熟,放入事先调好的熏鱼汁中浸泡半个小时。鱼块金黄起皱即得。也可以把鱼肉剔下来切丁,洒盐巴,胡椒,下油锅干炸。当做爆米花,就着啤酒看孙红雷潜入军统,别有一番情趣。  还可以做广东的鱼片粥。将鱼切成片,在盐中略腌。粥熬好之后,将鱼片放入。几分钟后就成。广东人说话,“嫩滑”。
  钓鱼不光是钓鱼和山水,也钓心情。在春天站在船坞,钓那一湖烟雨,如观赏一幅水墨。当然也有狼狈的时候:大量的鱼来吞吃鱼饵,让你满地去按那些被钓上来到处乱蹦的鱼。鲈鱼背鳍锋利。因此每年春天我的手都布满了小伤口。
  完全没鱼来吃也很没劲。期盼落着期盼,失望之后还是失望,心中的伤在迭加,口中说着:鱼儿啊,你快来碰碰钩,哪怕钓不到,也得耍耍我吧。
  传说姜太公在渭水用直钩钓帝王将相。但我只希望钓到一条实实在在的鱼。长期研究的结果,最好十分钟左右钓到一条,至少被耍一次。这种频率既保持了心理压力,又不至于心理受伤。意识还有时间在山水之间滑翔,以达到某种修炼效应。如果真的喜欢受累,还可以想点天下大事。眼睛警惕地盯住鱼线,心中则想着日本地震,海鲜放射,本拉登跷辫子,油被地沟,十八要大,习总要主政,把竿临风,天下事乱纷纷注到心头。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我处的这江湖够远。这些年一事无成,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常常能在烟雨之中,独立在船坞之上,钓取唐诗的心境。


我们当年都是鸦迷,此篇一出,先赌为快。文自然是好文,文字也无可挑剔,可也许是期望太大太久,总不免有些失望。 我的第一反应是:


这是重出江湖的作品?欠了点劲儿。人老了,就啰嗦。


风格上最大的改变是,变得老夫子了,失去了文字的活泼和俏皮。


也是快退休或已退休的人了,失去年轻人的俏皮,倒也在预料之中。这是自己给自己抛砖引玉,拭目以待。

最好网上能掀起一股热议,也许更加 激发他。

不过,时过境迁,这篇又太淡远雅致了一些,怕是难引起太大的网坛震动。


他既然愿意重出江湖,文中又流露出几十年处“江湖之远”,后去会有些故事出来的
作者: 立委 (*)
日期: 04/15/2014 20:01:34

他的个人故事,比这些 疑似悠然见南山的陶式仿作要让人期待得多。

一个人能够人间蒸发在一个美国的渔人码头这么多年,千呼万唤不出来,现在突然要现身,绝不会只是为贡献唐诗的心境。


倒是他最后这几句特有的说法,还有他当年的影子 (可见,鸦也与你我一样,凡心不死):

心中则想着日本地震,海鲜放射,本拉登跷辫子,油被地沟,十八要大,习总要主政,把竿临风,天下事乱纷纷注到心头。


【参考资料】

图雅作品集 - 新语丝

方舟子:怀图雅(代序)

骨灰级大佬图雅即将重出江湖,今天首次公布其照片

瓶儿:涂鸦擦肩而过


据说这是当年鸦与女网友瓶儿的亲密合影:



2004.02.13, 【立委推荐】图雅


  • 如果你曾上网,但还没有听说过或读过图雅(又叫涂鸦), 你可以断绝一切网上信息,先补这一课,保证你有“相见恨晚”的感受(如果你30岁以上)。图雅是无法复制的网络传奇(传奇之一见 瓶儿:和涂鸦擦肩而过

  • 进入《新语丝》的专集 图雅作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85504.html

上一篇:直觉和不觉的几个事儿
下一篇:围脖:主持人孟非,酷毙了

15 武夷山 王号 刘全慧 袁海涛 曹建军 秦承志 林中祥 赵星 刘钢 廖晓琳 周春雷 JIANHUN bridgeneer tuner hangzh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1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