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李白对话录之10:白老师的麻烦不是白老师的】

已有 2108 次阅读 2016-12-6 09:07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语义,句法,情感分析,讽刺,休眠唤醒| 语义, 讽刺, 情感分析, 句法, 休眠唤醒

李:

突然想起一句话 怕忘了 写在这:

白老师的麻烦是 他懂的 我不懂 我懂的 他懂。

谁的麻烦?

乔姆斯基说 麻烦是白老师的

菲尔默说 麻烦是我的

后一种语义深度分析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语义要多茁壮 才能敌得过句法的标配啊。

而且这种语义的蛛丝马迹并非每个人都有捕捉的能力 它远远超出语言学 与一个人的背景知识和领悟力有关

遇到这种极深度的人工智慧 目前能想出来的形式化途径 还是词驱动比较靠谱 如果真想较真探索的话

“麻烦 问题 毛病” 这类词有两个与【human】有关的坑

一个是标配 表达的是所有关系 possessive

另一个是 about 要求填坑的是 【event】或【entity】 后者自然也包括 【human】


白:

“他的教训我一辈子忘不了”

谁被教训?


李: 哈。

回到前面, 近水楼台的 【human】 “白老师” 是标配。

另一条词驱动的可能路径自然休眠。因为词驱动 也就埋下来唤醒的种子。

上下文中遇到另一个 【human】 candidate “我”,加上其他一时也整不清楚但终究可能抓到的蛛丝马迹, 于是休眠唤醒 了。


白:

好像sentiment在休眠唤醒中起比较重要的作用


李:

此句是一例 本来是褒 可不唤醒就是贬了。


白:

标配的麻烦,把负面情感赋与那谁,等到后面说的都是正面,纠结了,另一个human就有空子钻了。


李:

对对对

这个 trick 我们做了n年 sentiment 摸索出来了就在用。典型案例是: “Thank you for misleading me”

Thank 里表达的抽象的褒 由于遭遇了 misleading 的较为具体的贬 而转化为讽刺。

还有:“你做的好事儿 great”。这里 great 的讽刺也是有迹可寻的。


白:

more specific expressions承载的sentiment优先


李:

遇到过两次记者采访,两次都被问到 你们教给机器 sentiment,机器可以理解正话反说 和 讽刺 吗?

我的回答是:这是一个挑战 但其中的一些常见的讽刺说法 是可以形式化 可以捕捉到的。举例就是上面。


白:

具体override抽象。


李:

yes yes yes


白:

如果二者纠结,具体承载的sentiment才是基调,抽象的反向sentiment不是抵消而是修辞手法的开关。


李:

我一直在强调,sentiment 的世界里面,主要是两类东西:一类是情绪的表达,一类是情绪背后的理由。

有些人只表达情绪,但有些人为了说服或影响别人,好恶表态的前后,会说一通理由:you make a point,then you need to support your point with arguments

所谓 sentiment analysis 很长一段时间 领域里面以为那是一个简单的分类问题:thumbs up thumbs down。这个浅陋而流行的观点只是针对的情绪,而面对情绪背后千变万化的理由 就有些抓瞎了。可是没有后者,那个sentiment就没啥特别的价值。

所谓讽刺,只是情绪的转向,正话反说。具体的理由是不能转向的,否则人类的交流就没有一个 protocol 而可以相互理解了。褒贬里面具体的东西 我们叫 pros and cons, 那个东西因为其具体,所以语义是恒定的,不会轻易改变。

情绪却不同。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爱极而恨,恨极而爱,都有。甚至很多时候 爱恨交织 自己都搞不清楚。表达为语言,就更诡异善变。

英语口语中 sick 是强烈的褒义情绪,shit 和 crap 等词也不是贬义,bad ass is very positive too:

“The inside of a prius is bad ass no lie.” 是非常正面的褒奖。

人类在情绪表达中说反话,或者由于反话说常了 community 都理解成正话了,这种情形也屡见不鲜。

关键词的褒贬分类系统遇到这种东西不傻眼才怪:当然如果input很长,可以 assume 这类现象只是杂音,整个关键词分类还可以靠谱。但一旦是社会媒体的短消息,这种语言模型比丢硬币好不了多少。

汉语中 老婆太喜欢老公了 喜欢到不知道怎么好了 就说 杀千刀的。


再举一个今天遇到的 sentiment 实际案例:
@Monster47_eNd nah, you have no idea how bad I would kill to eat taco bell or any kind of shit like that.
瞧瞧里面的 sentiment triggers: bad;kill;shit 三个都是强烈的 negative triggers
谈论的 topic 是 Taco Bell,一家流行的墨西哥快餐连锁品牌。
这条短消息通篇没有褒义词出现,因此没有理解、缺乏结构的关键词系统只能得出贬义的结论。但这句话其实是对 Taco Bell 异乎寻常的褒奖 用的是完全草根普罗的用语。

谷歌的神经翻译遇到口语化的句子也基本抓瞎,训练的数据严重口语不足(那是因为双语语料质量过得去的来源大多是正规文档,组织人力去标注口语,做地道的口语翻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巨头也无能为力吧):
@ Monster47_eNd nah,你不知道我會殺了多少吃塔可鐘或任何種類的狗屎。

尝试“人工”翻译一哈:
@ Monster47_eNd nah,你不知道为了能吃上Taco Bell 的东东,我會怎样不惜代价(哪怕让我杀人都行)。

简单的译法是:
想吃 Taco Bell 这样的垃圾,我他妈都想疯了。

谁要再说 sentiment 好做,我TM跟他急。这无疑是 NLP 中最艰涩的果子之一。



【相关】

《泥沙龙笔记:parsing 的休眠反悔机制》

【立委科普:基于关键词的舆情分类系统面临挑战】

【立委科普:舆情挖掘的背后】

【李白对话录系列】

中文处理

Parsing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18956.html

上一篇:提上来说“高能加速器为啥要建在地下?”的问题
下一篇:【语义计算沙龙:坐而论道 on 中文 parsing】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13: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