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大学治理结构背后的力量博弈

已有 2954 次阅读 2012-4-20 10:01 |个人分类:大学边界与治理|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治理结构| 大学治理结构

     虽然每个国家大学的治理结构有一定的相似性,但不同的大学因其文化传统与外部环境的不同,其治理结构也有一定的差异。如哈佛大学的治理结构与耶鲁大学的治理结构就有所不同,中国北京大学与清华大学的治理结构也并非完全相同。正如剑桥大学前副校长阿什比(Eric Ashby)曾说的“大学是继承西方文化的机构。它像动物和植物一样地向前进化。所以任何类型的大学都是遗传与环境的产物。”[1]每所大学的治理结构形成也是各种力量综合作用、相互博弈的结果。大学治理结构背后有哪些博弈力量呢?

 

     大学治理结构背后的博弈力量可以分为内外两种因素,也可以说是“遗传”与“环境”两种力量。遗传力量是大学自身的文化软实力,而环境力量则是大学的合法化追求动力。

 

     大学文化是大学长期发展史的一种积淀,是大学发展的内在基因要素。大学文化可以产生完整的意识形态,形成大学的基本共识,这些大学健康发展的源泉。大学文化也是联接外部世界,整合大学印象的重要力量。大学文化可使各个大学在治理结构趋同的同时,又保持自身独特的治理结构特征。对欧美大学来讲,其文化源头是洪堡时期的大学传统。其基本内涵是大学自治、学术自由、教授治校、追求卓越。正是这种文化传统,使欧美大学形成了教授治校的传统。教授也因之成为大学治理结构中的重要力量。董事会、校长和学术评议会的分权制衡是其基本的治理模式。但不同的大学,教授力量、董事会力量和校长力量的匹配形式即治理结构又有所不同。哈佛大学更多地体现董事会权力,耶鲁大学更多地体现教授治校。中国大学其文化源头较为复杂,人们对其认识并未形成统一的认识。基本的认识有太学的文化传统,日本、德国和美国大学的文化传统等。但不管如何,中国大学从来没有形成大学以自治、教授治校等为核心的大学文化却是不争的事实。太学是国家办的一个培养接班人的机构,太学祭酒即校长是政府官员。民国时期大学虽然实施了所谓的教授治校,但那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民国政府仍然识大学为政府的一个部门,校长有其任命,课程由其制定,实施所谓的党化教育。只是因为战乱使政府无力应付大学事宜,大学才有了短暂的大学自治和教授治校。也才有了模仿德国大学以教授为主导的评议会模式(以北京大学为代表)、模仿美国大学以社会人士为主导的董事会模式(以东南大学为代表)和同时涵盖大学教授与大学行政的校务会议模式(以西南联合大学为代表)。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又相继出现了多种治理结构形式:校长负责制、党委领导下的校务委员会负责制、党委领导下的以校长为首的校务委员会负责制、革命委员会制、党委领导下的校长分工负责制、校长负责制、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等。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大学仍然没有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大学文化。以北大为例,蔡元培时期曾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八个字作为北大校训,改革开放后也曾以“勤奋、严谨、求实、创新”和“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校训。目前北京大学网站上甚至没有校训的完整表述。文化自身的积淀能力被人为削弱。

 

     任何组织都生存在一定环境之中,大学也不例外。大学要想生存,也必须有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从而与环境产生良好的物质、能量、信息交换,减少环境的不稳定性,获得组织发展需要的资源,最终实现大学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大学不能与外部环境取得合谐,就会诱使大学产生“合法性”危机,从而为大学今后的发展造成障碍。与外部环境取得和谐关系的过程,也是大学内在的合法化追求力量,也可以称为大学的“合法性机制”。“合法性机制的基本思想是:社会的法律制度、文化期待、观念制度成为人们广为接受的社会事实,具有强大的约束力量,规范着人们的行为。”[2]合法性机制包括模仿机制、强迫性机制和社会规范机制。模仿机制是促使组织模仿相同领域中成功组织的行为和做法的力量;强迫机制是强迫组织遵守制度的力量;而社会规范机制是迫使组织遵从社会规范的力量。大学的合法性机制在多种层面发生作用。大学组织结构、治理结构的相似性,正是合法性机制作用的结果。

 

     在这些调整大学治理结构的合法性机制中,社会的法律制度、文化期待、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是影响大学治理结构更为关键的因素。我们这里以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的治理结构为例予以说明。

 

     美国大学董事会制度产生于外部力量的塑造。历史学家布尔斯廷(D.Boorstin)认为,美国高校董事会制度不是科学设计的结果,而是当时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他在《美国人:建国历程》这本书中表明了这种观点:“世俗人士控制美国高等学府,决不是出于任何个人的智慧或远见,而是由于客观的需要和美国高等学院一无所有的实际情况。”[3] 我国高等教育家者陈学飞认为,美国殖民地学院之所以出现校外人士而非教授管理的大学治理模式,与加尔文教派主张俗人必须参与社会机构管理和决策的基本信条、殖民地学院的创办者为非学者社会群体、教师没有形成专业化的学者社团等密切相关。[4]

 

     美国大学的治理模式形成于外部力量的塑造。“二战”以后,随着美国社会的工业化、城市化、世俗化和专业化到来,高等教育规模急剧扩展。尤其是60年代末学生运动的勃兴与教师集体谈判制度的生成,70年代的经济危机以及80年代的改革浪潮,大学对外部利益相关者特别是政府的财政依赖越来越强。利益相关者参与大学治理的愿望也是越来越强。美国大学,无论私立还是公立大学,都不得不对大学治理结构进行调整,将大学的一些利益相关者如学生、校友、大财团吸纳进入董事会。同时随着大学与利益相关者的物质、信息、能量交换越来越多,大学校长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彰显,并逐渐在大学治理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美国大学因之逐步形成了以董事会、校长与教授为主导的三维治理结构。正如前加州大学总校校长克拉克•科尔所说“美国学院与大学治理是传统与体制的积淀,与其说它是有意识的思想,毋宁说它是历史的馈赠”[5]。美国大学治理模式的形成是大学追求合法化力量的塑造,其中美国的制度、文化和利益相关者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中国大学治理结构主要形成于政府法令。中国第一所国立大学京师大学堂形成的基础是《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民国开始后,大学治理结构形成基础是1912年颁布的《大学令》,及1924年颁布的《国立大学校条例》。两个政府法令规定了大学治理结构的基本模型:行政会、评议会及董事会。1929年以后,国民党颁布了一系列有关高等教育的法规。它们是《专科学校组织法》(1927.7.26)、《专科学校规程》(1929.8.19)、《修正专科学校规程》(1931.3.26)、《大学组织法》(1929.7.26)、《大学规程》(1929.8.14)、《大学研究所暂行组织规程》(1934.5.19)、《大学行政组织要点》(1939.5月)、《专科学校法》和《大学法》(1946.1.12)。

 

     新中国成立后,大学治理结构的形成基础是国家法律、政府法令和“规划纲要”。目前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1998年)还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2010年)都规定中国公办大学要坚持与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变化与探索,在“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前提下,如南方科技大学成立了理事会,理事会具有聘任校长的职权;汕头大学设立了董事会,实施了执行校长制,董事会可以聘任执行校长。在体制外,2004年,宁波诺丁汉大学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独立校园的中外合作大学;2006年,英国利物浦大学与中国西安交通大学联合举办了西交利物浦大学。2011年,教育部批准筹建上海纽约大学;2012年教育部批准筹建温州肯恩大学。他们都肩负有在招生办法、人才培养模式和治理模式进行大胆探索与改革的任务。但不管如何,中国大学治理结构为外部环境所调整是不争的事实。

 

     实际上,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虽然大学自身的文化力量仍将影响大学的治理结构,但外部环境力量将越来越多地影响大学的治理结构。正如阿什比所预测的那样:“在将来,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我所称为内在逻辑的力量,也就是大学的传统力量,必将有所改变,以便适应日益增长的其他两种社会环境力量。”[6]

 


[1] 阿什比著,滕大春等译.科技发达时代的大学教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3.7.

 

[2]  周雪光:《组织社会学十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74-75页。

 

[3]  谷贤林.美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成因探析[J].广西高教研究.19984):111-112.

 

[4]  陈学飞.美国、日本、德国、法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研究[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5.3-4.

 

[5]  Kerr ,Clark.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in Higher Edecation:1960-1980[M].Alban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91:207.

 

[6]  阿什比著,滕大春等译.科技发达时代的大学教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3.12-1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561554.html

上一篇: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应该围绕学生来展开
下一篇:上海高考取消综合项目弊大于利

8 蔣勁松 陈安 张伟 王涛 周华 陈杰 dulizhi95 yxh316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1 1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