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宁静、自由、求真:南方科技大学持续发展的环境条件 精选

已有 4357 次阅读 2011-7-17 14:34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科技大学,南方| 南方, 科技大学

      筹建三年多的南方科技大学多次主动把自己供于社会的审视、剖析之下,任由媒体评说,任由学者解析,任由百姓误读。这看似一种寻求合法性支持的策略,但实际上对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持续发展并无益处。对于决心把自己建设成一所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积极回应“钱学森之问”的南科大来讲,甚至是南辕北辙。因为,高水平研究型大学需要的决不是喧嚣、热闹、浮躁的场景,研究型大学持续发展需要的是宁静、自由、求真的环境,宁静、自由、求真是研究型大学科学发展的环境条件,也是南方科技大学发展需要的环境条件。

      早在200年前,洪堡在筹建时柏林大学时,就曾深刻地指出,研究型大学基本的运行规则是自由与宁静。洪堡借此希望国家、政府和社会要积极为大学创造自由宁静的环境,希望“国家决不能要求大学直接地和完全地为国家服务;而应当坚信,只要大学达到了自己的最终目标,它也就实现了,而且是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了国家的目标。”同时,他也希望大学的学者把“身外的闲暇或内心的追求用于科学和研究。”[1]

      我认为洪堡所言的宁静是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一切都是平淡的,一切都是宁静自我的。宁静同时是一种境界,一种忘却名利、淡泊名利、拒绝喧嚣的境界。在宁静的环境中,学者关注的是学生、学术、学科。在宁静的境界中,学者的全面心身,全部智慧,全部精力浸淫在人才培养、学科发展和学术研究上。宁静也是一种追求,人们追求身心的平静,追求环境的闲暇。正是有了这种宁静,才有了教授们的痴迷,才有了大师的生产。正是在宁静的场域下,我们称大学为伊甸园、象牙塔。大学没有这种宁静,就会产生浮躁,大学就会成为名利场,大学就会堕落。学术造假、功利课题、敷衍授课、热衷走穴等追名逐利行为就会层出不穷。研究型大学致力于高深学问的探究,致力于重大科学的创新与发展,就必须致力宁静环境的塑造和培育。人为制造喧嚣与研究型大学的建设目标是背道而驰的。

      对自由,人们有更多的研究。对大学来讲,自由是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人们不仅有思想自由,还有行为自由和学术自由。在自由的环境中,教师、学者的研究无禁区,他们享有充分而有必要的学术自由、教学自由和学习自由。有了这种自由,才会有学者的真心投入。大学发展史表明,自由是学术发展的前提条件,自由是学术生活的天然属性。自由它根植于学术内在的规定性,成长于人们对学术规律的探索,没有自由,就没有学术的持续发展。同时,自由也是一种制度,一种机制,一种体制,它需要用心去培育,去营造,去维护。研究型大学应该致力于自由环境的营造,通过搭建平台、制定制度、完善机制,实现学术、学者的自由。

      最后或者最为本质的是,大学是一个追求真理和宣传真理的地方,大学,比其他任何地方更需要求真的环境。雅斯贝尔斯在其《大学的理念》一书中写到:“大学是一个由学者与学生组成的,致力于寻求真理之事业的共同体。”大学里“人们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探求真理,并且是为真理而真理。”[2]但求真环境的创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社会大环境影响下,大学与社会的边界正在消融,大学和大学里的人也越来越世俗化。说真话、办真事、求真理有时即便是在大学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求真环境的塑造需要大学人的智慧,需要科学的制度、科学的机制。

      如果以宁静、自由、求真三个环境条件去衡量今日的南方科技大学,我们就会发现南方科技大学的建设之路将是曲折而又艰难的。南方科技大学似乎应该从最为基本的理念上去思考这样两个问题:把南方科技大学建设成为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如何建设这样一所大学?政府和社会也应该拿出真情、真心和真行动,来真切在关注南方科技大学的发展。妄加评判、妄加指责、妄加诘难都不利于南方科技大学宁静、自由、求真环境的培育和塑造。


[1] []威廉•冯•洪堡.论柏林高等学术机构的内部和外部组织[J].高等教育论坛.1987.1.

[2]  []卡尔•雅斯贝尔斯.大学之理念[M].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19-20.



关注南方科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465631.html

上一篇:什么是大学招生中的核心竞争力?
下一篇:“山寨大学”的合法化蜕变

8 逄焕东 吕喆 曾新林 杨正瓴 唐常杰 李侠 谢鑫 DXY1234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7 14: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