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博士竞争科长的诱因分析

已有 2382 次阅读 2011-4-9 09:55 |个人分类:教育杂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行政化| 行政化

博士去争当大学的副处长,已广为人们诟病。而当有博士头衔的教师去争当大学的科长时,则无论如何都让人谔然。但这种事还真发生了,且是笔者亲历的一件真事。

前日,我应邀去到T大学参加一场特殊的面试活动。该大学要新聘31名科长(副科长),主要的职务是各学院的“学生工作办公室主任”及各职能和教辅部门的科级干部岗位。T大学是河南一所具有硕士授予权的大学,对科级干部的聘任也是费尽心思。历经个人报名、组织资格审查、笔试,到今天的专家面试。剩下的程序还有组织考查、组织任命、公示等程序。据了解,本次报名150余人,岗位竞争比基本上是15。参与面试的是13。经过面试后,按11.2的比例进入组织考查。

让我吃惊的是以下两个数字:93名进入面试的名单中有专业教师44名,占总人数的47.3%;这其中有博士学位持有者6名,占总人数的6.5%。虽然后者比例不大,但也着实让我难受。这些博士怎么了,如何会自降身价来竞争一个小小的科长?这与当下中国大学要“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潮流是如何的不协调?我们不是常常说教师是大学的主人、教师是大学的主体吗?不是常说教书光荣、育人高尚吗?一个博士现在去竞争当科长,早干什么去了,完全可以不攻读博士呀?当下中国的博士基本上都是“学术型”的(只有五个专业博士)!饱学后就为了当一个小小的科长?很不理解!

但仔细思量,这6位博士,44名教师去竞争科长,可能还有其背后的原因,我姑且思之如下:

第一,与T大学行政化主导的管理结构有关T大学虽然也有半个世纪的办学历史,可一直是一所默默无闻的教学型大学。虽然有硕士学位授予权,但该校的科研业绩一直平平,人才培养也是无什么骄人成绩。在这样一所大学里,可以说,从事教学和科研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成绩,也不会享受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同时,该校实行的行政集权的管理方式。在这所大学里,无论是干部聘任还是教师聘任,都是领导说了算;无论是学术事务、教学事务还是后勤事务,也都是领导说了算。总之一句话,该校的行政权力完全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学术人员基本上没有什么权力。在这类学校中,小小的科长都可以凌驾于教授之上,小小的科长掌握着比教授都大的权力。教师们深深感受到,当教师的做到最后,即便成了教授,也不如一个小小科长来得实惠。这是该校44名专业教师、6名博士竞争科长的一个外部原因。

第二,与这些专业教师、博士的个人追求有关。按理来讲,大学教师还是一个十分受人尊敬的工作,也是一个相当安逸的工作。大学教师每周4-10节课左右,上完课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其它工作了,可以尽情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说,只要教师个人有专业的追求,有学术的兴趣,潜身研究,是会取得一定成绩的。可是,近些年,年轻的教师越来越浮躁了,越来越视教学为大学中最没有意义的工作,而对科研又感觉无能为力。一句话,这些专业教师,无论是从事教学还是科研,总觉得没有太大价值,也不会有太大成绩。于是,就开始把眼光转向行政工作,觉得行政工作虽然是低三下四,但终归有自己的一点资源,可以为自己谋得一点利益。甚至通过当科长,利用自己的小小权力,实现自己教学和科研达不到的教学与科研成绩。这是该校44名专业教师竞争科长的内部原因。

第三,与当下大学的考评机制有关。虽然在T大学中,教师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但据我了解,该校在教师考评上,还是有很强的举措。在教学上,有各种各样的考评:有学生评教、有退休教师评教、有网上评教,虽然这些评教并不能真正影响教师多少切身利益,可被评为“差”的教师仍然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在科研上,有各式各样的指标约束,要发表论文、做课题等。完成不了,动辄就以扣发“年终奖”相威胁。也着实让教师们感到自己就是天天被人逼着下蛋的“小母鸡”,主人不给下蛋环境,还天天举刀相威胁:“快下蛋,否则杀了你!”在这种有压力的环境中,当教师有时着实是苦不堪言,根本谈不上有尊严。

由上观之,T大学“去行政化”、“去官化”之路仍然是“其修远兮”;T大学教师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仍然是“水中月耳”。但愿T大学这种情况在中国大学中是一个特例!

(此文为本人去年写就的一篇小文,今日看后感觉还是有点小意思,就姑且发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431151.html

上一篇:大学应该从“双汇瘦肉精事件”中悟出点什么?
下一篇:大学到底应该如何选聘处级干部?

5 武京治 张伟 吕喆 侯成亚 罗汉江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