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 精选

已有 3209 次阅读 2011-2-16 09:00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现代大学制度| 现代大学制度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这个点就是力学中的“阿基米德点”。生活中往往把“阿基米德点”,比作认识事物、发现规律、解决问题的出发点、立足点、最佳切入点。如果把“阿基米德点”引入现代大学制度的场域中,那么这个点就是现代大学制度设计的出发点、着力点和终点。现代大学制度有了“阿基米德点”,大学制度有了灵魂,有了挚轴,有了归宿。那么什么是现代大学制度中的“阿基米德点”呢?我认为这个点就是“以人为本”。现代大学制度设计必须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现代大学制度的实施也必须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以人为本”是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

      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第一位的“阿基米德点”是以教师为本。“以人为本”最本真的涵义是尊重生活中活生生的、具体的和现实的人。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的“以教师为本”,首先应该做到的是尊重教师的主体地位、本体地位,真正让要让教师感觉到、体验到在大学中,教师是最受尊重的人,是最体面的人,是最有尊严的人。其次应该做到的是要时时、处处、事事尊重教师的独立人格,尊重教师的研究兴趣,尊重教师的行为习惯和生活方式。尊重教师,就是要尊重教师的本色表现,认同教师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决不以领导意志、学校整体意志来压制教师个人的行为和兴趣。第三应该做到的是用制度来保障教师的兴趣实现、人格尊严,为教师创造自主、主为、独立生活工作和研究环境。大学的发展史告诉我们,“高深专业化正是出现在学者拥有属于自己的、无人监督和无需激励的松散空间之间”。[1]

      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另一个“阿基米德点”是以学生为本。以生为本就是要以切实可行的大学制度尊重和保障学生的发展权、成才权、管理权和被咨询权。大学生是大学最为主要的资源,今天的大学生即是明天大学的校友,校友是大学联系社会的桥梁,校友是大学最为重要的社会资本、政治资本、经济资本、文化资本,校友是大学的主要捐赠人。无论从大学自身的发展需要来判别,还是以大学生的成才、成人目标来判别,保障和尊重大学生的发展权、管理权和被咨询权,都应该成为现代大学制度设计的“阿基米德点”。这其中最为关键是要用制度保障与大学生发展权相联系的以下几个要件。第一,保障师生交往的广度、深度、宽度。师生交流是当今人才培养最为需要的要件,也是当下中国大学最为缺少的要件。没有一定广度、深度和宽度的师生交流,就不会有学生思维的创新和变异。第二,促进学生自治,保障学校丰富的文化体育娱乐活动。蒋梦麒先生曾说:“学生自治,可算是一个习练改良学校社会的机会。……学生自治,是爱国的运动,是‘移风易俗’的态度,是养成一个活活泼泼地一个精神的运动。”[2]要通过大学生的自治和丰富的活动,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自立精神、创新品质。第三,用制度保障大学生舒适的生活环境和良好的学习条件。大学必须以制度来保障大学在学生事务中的投入,保障学生良好的、舒适的学习、生活环境。如果学生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是不可能学习好的,也不可能对大学有深厚的感情。

      当下中国大学制度设计中,严重背离了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具体表现是以学术、政治、行政、市场、服务为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以学术为“阿基米德点”的大学,在制度设计中过分强化大学的科研工作,把大学科研当成大学发展的目的。科研成为大学第一要务,成为大学最为偏重的GDP指标。其结果是大学的“研究所化”、“科学院化”。以政治为“阿基米德点”的大学,在制度设计中过分强调大学与政府的同形、同构、同机制,把大学当成官场,用官场规则代替大学制度,最终导致大学的官僚化。以行政为“阿基米德点”的大学,在制度设计中过分强调行政关系、行政级别和行政人员,行政人员成为大学的至尊,成为大学最为仰慕的对象。其结果是大学的行政化。以市场为“阿基米德点”的大学,在制度设计中过分强调绩效、强调问责、强调目标,把大学当成企业、变成公司,最终导致大学的市场化。以服务为“阿基米德点”的大学,在大学制度设计中,过分强调大学对社会应尽责任和义务,把大学当成社会的服务站,无原则、无个性地满足社会的需要和欲望,最终是大学本色的失去。其结果是把大学变成职业培训中心,变成社会的服务站。

      无论是大学的“研究所化”、“科学院化”,还是大学的行政化、官场化,亦或是大学的市场化、企业化,都是背离大学组织目标的异化行为和表现,是错误选择现代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的直接结果。当下,中国大学制度设计中最为关键的问题是尽快把“以师为本”和“以生为本”合法化为大学制度设计中的“阿基米德点”。

[1]  []苏珊尼•洛曼(Susanne Lohmann.对大学进行达尔文医学诊断[A]. []埃伦伯格编.沈文钦,张婷姝,杨晓芳译.美国的大学治理[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68.

[2]  杨立德.西南联大的斯芬克司之谜[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2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413364.html

上一篇:专业学位研究生科学发展的几个前提条件
下一篇:“24岁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动了谁的奶酪?

13 丛远新 唐常杰 王涛 罗帆 吉宗祥 刘进平 逄焕东 何士刚 刘全慧 齐霁 聂广 武夷山 hangzhou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0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