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大学不能没有反对派,不能没有杂音 精选

已有 3060 次阅读 2011-1-19 14:5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 大学

    作为政党组织,伟人曾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作为企业组织,也讲求民主治理。大学的目标是追求真知,探究高深学问,大学需要百家争鸣,这是由大学的本质特征决定了的。由是要求:大学需要反对派,大学需要有杂音。

    可如今我们在大学中看到更多的、强调更多的是和谐、统一、团结。在党政活动中,我们的大学要求大学师生要统一到学校文件上来,甚至是学校领导的讲话中来。在如今大学的各式各样的会议上,包括学术性的会议上,基本上没有了反对派,几乎所有的会议都很和谐,基本是“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大学没有了反对派,大学也没有了杂音。领导开会,一旦领导讲了话,大家基本围绕领导的基调来谈。学术型会议,也是批评之声越来越少,争鸣声越来越弱,学术派别越来越少,人们更习惯于提些不疼不痒的意见和建议。如果现在大学还有反对派的话,那么这些反对派基本上是地下的;如果大学现在还有杂音的话,那么这些杂音只在私下生存。大学越来越像官府,也越来越像军队,大学的学术味越来越淡。

    大学在没有反对派的情况下,在没有杂音的情况下,大学的特质在变异,大学的学术生态在异化,大学越来越背离大学之道。因为学术争鸣,学术自由,学术上的派系林立,是大学的本质要求,是大学的发展要求,是大学天然的本质。

    大学的历史,就是学术争鸣史,也是学派争斗史。作为大学源头的中世纪是如此,现代一流大学也是如此。戴维•林德伯格(Lindberg D.)的研究表明:“中世纪学者有相当大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几乎没有一项教条,不论是哲学的还是神学的,不曾受到中世纪大学学者们细致的审查和批判。”[1]研究中世纪大学的印度学者约翰•C•斯格特(John J. Scott)博士认为:“在欧洲的中世纪大学里,文学或高级学科的教师拥有很大的自由,他们甚至可以在他们的教学和研究中挑战教会或国家的权威。”[2]中国曾经的两个大学榜样,北京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无不说明大学的杂音、反对派对大学发展是何等的重要。在蔡元培去北大前,北大是一所封建思想和官僚习气十分浓厚的旧大学。蔡元培改造北京大学的法宝是“兼容并包”,即实行学术民主、百家争鸣,允计不同学派自由发展,自由讲学。西南联大常委梅贻琦对自己的施政经历作过如下总结:“余对于校局,则以为应追随蔡孑民先生兼容并包之态度,以恪尽学术自由之使命。昔日之所谓新旧,今之所谓左右,其在学校应均予以自由探讨之机会,情况正同。昔日北大之所以为北大,而将来清华之为清华,正应于此注意也。”[3]

    大学的派别林立,声音多重,对学生来讲,不仅可以开阔学生的眼界,启迪学生的思维,也利于培养了学生研究学问、独立思考的兴趣。对教师来讲,教师在争论中,在派别发展中,对比自己,启发自己,从而达到深化自己研究的目标。对领导来讲,多听不同声音,才能兼听则明。反对派即便是少数派,也可以使领导多些看问题的角度,从而提高决策水平。或许加拿大学者许美德(Ruth Hayhoe)的这段话,可以引起我们的思考。她认为:“大学一旦失去自治和成为教会或国家的卫道士的时候,也就失去了它的高水平的学术地位和可贵的社会批评职能”[4]

    大学的反对派不是政党的不同政建者,而是学校政策、学术事务的提醒者、批评者。大学的杂音也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声音。他们的出衷可能多重多样,但反映了大学中实际存在的一种诉求。建设高水平大学,应该从培育反对派开始。建设一流大学,必须包容不同声音,即便是杂音。


[1]  戴维•林德伯格.西方科学的起源[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220.

[2] John C. Scott. The mission of the university: medieval to postmodern transformations. The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J], Vol.77,No.1(January/February 2006) 1-40.

[3]  杨立德.西南联大的斯芬克司之谜[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102.

[4]  赵荣昌,单中惠.外国教育史教学参考资料[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405883.html

上一篇:大学应该育底气
下一篇:日益异化了的大学“干部”调整

21 吉宗祥 武京治 张星元 傅云义 汪育才 黄秀清 李学宽 唐常杰 吴文新 武夷山 王涛 丛远新 吕喆 赫英 陈湘明 杨洪强 侯成亚 刘全慧 杨学祥 杨文祥 colorfulll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3: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