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大学教学中心地位的表征指标是什么? 精选

已有 4759 次阅读 2010-12-10 09:21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教学,表征指标| 大学教学, 表征指标

要明确大学教学中心地位是否实现,就应该首先看下什么是教学。对此,中国著名儒学大师贺麟 (1902-1992)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在先生的《漫话教学生活》一文中,他对 “教”和“学”作了独到的解释。他说:“教”,我认为是发抒心得于人的意思,也就是说,前辈把自己所学所经验的心得讲授给后辈学生,这就是“教”。没有自己的心得,照本宣科教材读讲稿,不能算“教”。所谓“学”,就是吸收精神养料的意思,学就是要下工夫求“得”,就是要接受前辈发抒的心得。对老师而言,要先学后教、边学边教,不断充实自己,才会不断产生心得。怎样使学生有所“得”,还得讲究方法。[1]这也即是说,教学首先包括教师和学生两个方面;其次,教学要从教师和学生两方面的成果来评说。在教师方面,教师应该是乐教、爱教、会教,教学效果好;在学生方面,学生应该是乐学、爱学、会学,学习效果好。

在明确了教学的具体内涵后,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推出下一个命题:教学工作中心地位是否实现,主要应该看教学两方面的成果,即应该从分析教师的“教情”和学生的“学情”出发,最后以“教情”和“学情”的高低作为教学中心地位的表征指标。

第一,“教情”评价

“教情”就是教师在教学上的投入情况。如何评价教情,是一个学术上需要专门研究领域。但从教学效果上讲,教情的评价指标应该至少包括以下几个:

1)教学内容

在教学内容方面,教师应该做到的是“教学内容”准确反映、把握、符合人才培养目标的要求;注重教学内容的更新,反映本学科研究的最新成果。对于教学内容,陈寅恪先生曾有过这样的授课宣言:“古人讲过的我不讲,今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讲过的也不讲,现在讲从事没有人讲过的。”这对人文类课程是适用的,对理工类课程就不一定适用。但不管是何种课程,课程内容的及时更新、补充是共同的要求。如果一位教师的教学ppt常年不更新,则说明其教学投入不足。

2)教学方法

教学法也是一项技术,有好的内容,没有合适的方法,就不能为学生所接受。教学方法上的创新,是教师教学投入的一个重要指标。世界各国均对教师教学方法进行认真评估,并对如何提高教师教学能力予以高度重视。美国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The Carnegie 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Teaching)自1981年开始评选“美国年度杰出教授” ,是完全针对本科教学优异者所设立的最高奖项。当选“美国2010年度杰出教授”的 4位教授及其贡献分别是:哥伦比亚学院(Columbia College)的英语教授祖弼扎雷塔(John Zubizarreta),他把自己的教学方法称之为把握“自省式学习时刻”;马塔努损卡河学院(Matanuska-Susitna College)的数学教授张平同(Ping-Tung Chang),他把自己的教学方法称为“锻炼你自己解决问题能力的方法”;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 Madison)的土壤学副教授巴塞尔(Teresa Balser),她把自己的教学方法称为“学会富有创意地提问”方法;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摩尔黑德分校(Minnesota State University Moorhead)的人类学与地球科学教授科尔森(Russell Colson),他在教学中注重把自己的学生变成“发现中的同事”。具体负责“美国年度杰出教授”评选卡内基教育促进与支持委员会(CASE)主席李宾科特说,2010年度国家级与各州的杰出教授荣誉获得者,都因为致力于学生的学习、运用了创新的教学方法、超越学术界进入公众领域而获奖。这四位教授有一个共同特点:“重学习而非仅重讲授,重激发而非仅重言说,重探索而非仅重解释”。[2]教学方法上中美教师之间差距是巨大的,这是我们今后在教情评价中应该重视的一个问题。

3)教学技术

随着信息技术在教学中的运用,“教育技术学”成为一个学科,一个专业。教学技术决不是简单的ppt运用,它反映的是现代技术在教学中的辅助功能。其目标是易于学生理解,易于知识传递,同时加快知识传递的速度和效果。教学技术的恰当使用也是反映教师教学投入的一个重要指标。

4)师生互动

中国古代教育家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准确反映了教师教学工作的全部内容。教师是否与学生互动,如何互动,自然成为教师教学投入的一个重要表征指标。今天,我们国家大学中最为缺少的竟是师生互动。伴随着大学的扩张,大学班级人数越来越多,久而久之,教师答疑工作成为学生的一种奢望。清华大学“大学生学情调查”课题组的研究表明,中国大学与美国大学在生师互动指标上的差异“非常明显”。

第二,“学情”评价

清华大学“大学生学情调查”课题组对“学情”的调查,使用的工具是“全美大学生学习性投入调查”(NSSE)问卷的汉化版(NSSE-China)。其主要的指标有五个:学业挑战度(LAC: Level of Academic Challenge)、主动合作学习的水平(ACL: Active and Collaborative Learning)、生师互动的水平(SFLStudent-Faculty Interaction)、教育经验的丰富度(EEE: Enriching Educational Experiences)以及校园环境的支持度(SCE: Supportive Campus Environment)。[3]

此报告重视了学情的可操作性,但指标相对较少,没有反映学生内在动机的指标。在我们主持的课题《提高大学生学习积极性的系统工程问题研究》中,我们从知、情、行、意四个方面,十个指标对大学生学习投入进行实证观察。见下表

大学生学习积极性指标体系

目标层

准则层

子准则层

指标层

学习积极性

A

意识

层面

A1

0.5

学习认知

B10.33

学习目标的树立C1  0.5

学习重要性的认识 C2 0.5

学习情感

B20.17

学习兴趣 C30.3

学习热情C40.7

实践

层面

A2

0.5

学习意志

B30.17

学习的主动性和独立性 C50.333

学习的坚持性C60.333

学习的自控力(0.333

学习行为

B40.33

课堂表现C9 0.333

课余时间支配C8  0.333

作业、考试的对待C7  0.333

 

以上指标虽有一些调查中主观因素的影响,但总体上反映了学生在学习上的投入情况。

总之,大学教学工作中心地位是可以测量的,可以评估的。而评估测量的办法即是教师和学生在教与学上的投入情况。当一所大学的教师,普遍在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技术、师生互动方面表现优秀时;当一所大学的学生,普遍在学习认知、学习情感、学习意志和学习行为上表现突出时,我们就可以说这所大学的教学工作处在了中心地位。



[1]  杨立德.西南联大的斯芬克司之谜[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222.

[2]  郭英剑. 美国年度杰出教授”的本科教育新模式[N].科学时报.2010-11-30.B3.

 

 

 

[3]  罗燕,史静寰,涂东波.清华大学本科教育学情调查报告2009[M].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9(5):3.



一流大学之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92099.html

上一篇:如何使边缘化的大学教学工作回归到中心位置?
下一篇:提高大学“服务社会”职能效度的三个着力点

15 葛肖虹 孙学军 王涛 罗帆 胡新根 陈国文 逄焕东 吉宗祥 李泳 盛弘强 武京治 赵新铭 曾新林 刘欢 hangzhou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