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边界缺失:大学教师走下神坛

已有 2569 次阅读 2010-10-2 10:33 |个人分类:教育杂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边界,大学教师| 大学教师, 大学边界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人间最美好的职业。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师”与“天”、“地”、“君”、“亲”齐名,同样受到尊重和爱戴。于是乎,人们平时互相的称呼也一般以“老师”相称,以示尊重,虽然对方可能不是老师。但时至今日,老师,特别是大学教师,却好像不再受人尊重了,大学教师开始走下神坛,成为普遍的市场人、社会人和政府人。在教学中,我们听到、看到太多的教师不传道、不授业或应付授业、不解惑、不与学生交流,教学的ppt常年不变或者说变化很少;在科研中,我们听到的更多的是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学术腐败,学风日下;在服务中,只讲经济效益,不讲社会效益,文化效益;在生活中,吃、喝、嫖等也存于教师之中。特别是近日的“肖传国事件”更让人们大跌眼镜。一名准院士级的大学教授为何如此下作呢?大学教师怎么了?我曾经写过一篇象牙塔内大学教师为何甘于堕落?的博文,本文我想从“大学边界理论”的视角再次分析一下,大学教师走下神坛的背后原因。

第一,大学与市场边界缺失,“效率机制”在大学的作用无边界,大学教师变为市场人

在市场中,决定消费者行为和组织行为的一个基本因果机制就是效率机制,其基本含义就是成本的最小化或产出的最大化。其背后的作用机理是等价交换、公平竞争、效率优先。当大学与市场边界缺失时,效率机制在大学中的作用就没有了边界,一切的一切都市场化了:在大学内部,讲课按学时收取报酬;评审按项目收费;鉴定按级别收费;科研被换算成与货币等值的“工分”……。在大学外部,既然遵从等价交换,教师的服务当然要收费,讲座、咨询、评审等都有了名码标价。这本来也无可厚非,因为大学教师也同时是市场人,他们也要衣食住行,也要买房、买车、子女上学,也会生老病死。问题是我们只注重了最后的结果——收费,反过程中对科研的尊重、学术的操守却给丢了。于是乎,项目鉴定没有不过的,评审没有不过的,所有的一切,好像只要交了钱,什么就都OK了。大学教师在大把大把捞钱时,大学教师在住上亳宅时,大学教师在开上名车时,大学教师却丢掉了大学教师该有的东西。

第二,大学与社会组织边界缺失,“社会化机制”在大学的作用无边界,大学教师变为社会人

在国外,大学与社会组织是没有物质边界的,但大学与社会组织却有精神边界,大家都知道大学与社会组织是不同的;在中国,大学与社会组织是有物质边界的,但大学与社会组织却没有精神边界,大家越来越分不清大学与其它社会组织有何不同。这样的直接结果是“社会化机制”在大学作用无边界,其中突出的表现是大学对企业管理模式的克隆。这方面本人已经在相关博文中作过论述,此不再赘。(大学边界消融对中国大学外部关系的巨大影响)但社会化机制作用的后果,是大学教师的急功近利,是大学精神的丢失。大学教师天天在忙教学、科研和服务,但忙这些的原因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却越来越不重要,甚至是异化了。大学教师做这些的目的越来越不是为了科研本身的求真,越来越变为一种实现自己职务、职称上升的工具。据资料, 2004年以来,我国高校科技论文数一直排在世界前五位。但是,根据2008年的统计,我国自1997年到2007630发表的论文,单篇的平均引用数排在被统计的145个国家的第117位。另一个实例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共有14位科学家获奖,其中就有11个是1951年前大学毕业的。[1]至于人们期盼的诺贝尔奖,好像仍是一个没影的事。

第三,大学与政府边界缺失,“合法性机制”在大学的作用无边界,大学教师成为政府人

中国大学是政府管理下的一种“事业单位”,大学与政府之间没有边界,政府就是大学的上级,大学就是政府的下级。在这样的体制中,合法性机制在大学的作用也就没有边界了。大学必须时时、事事、处处不断地接受和采纳政府认同、赞许的形式和做法,因为只有这样,大学才能取得合法性认同,才能获得政府的认同,从而减少大学环境的不稳定性,获得大学发展需要的资源。大学在与政府交互作用中,大学失去了自己独立的身份。这些与政府直接交往的教师,也就成为有“教师”、“教授”或“专家”头衔的官员。他们学会了向上级领导点头哈腰,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科学拍马屁,教师也就越来越像官员。官员的一些习性和做法,自然也就为大学教师所接受、所效仿。现在大学教师报项目、报奖过程中花钱找人,已经成为行业的显规则。在这样的显规则下,大学教师也就开始走下神坛。

总之,边界缺失,使大学教师走向神坛,变为了一个市场人、社会人、政府人。既然是市场人、社会人、政府人,这些发生在大学教师身上不正常的事,也就再正常不过了。只是我们不得不发问:当人民公仆不是“公仆”时,当白衣天使不是“天使”时,当教师不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时,社会是不是在走向失范呢?或许边界缺失是大学教师走下神坛的直接原因,而背后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社会失范。



[1]  林永柏 邬志辉.教育家办学:高校的期待[N].光明日报.2010-09-29:(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69009.html

上一篇:九月高教关键词:肖传国事件;专业目录调整;去行政化改革;研究生招生
下一篇:大学校长只宜为三件事

6 赫英 王涛 罗帆 吉宗祥 侯成亚 郑永军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