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法国大学或可快速发展

已有 3814 次阅读 2010-9-26 09:09 |个人分类:高教史料|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法国高等教育,法国大学,贝克莱斯法| 法国高等教育, 法国大学, 贝克莱斯法

2007年以前,法国大学广受诟病,主要原因是:教育质量下降,大学生毕业率低,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比例高,工作后失业率高,有人把法国公立大学比喻成“失业工厂”;大学管理缺乏效率和开放性,聘任一名教授甚至要15-18个月;法国大学在国际大学竞争中乏力,表现平平,落后于日本、美国,甚至是印度。严峻的形势使新总统上任后立志在高等教育改革方面有所作为。为此,新政府在2007年启动了高等教育的改革,配合改革同时推出多项举措,以重振法国大学雄风。

第一,精简了董事会,体现校长治校

法国大学董事会(大学行政委员会)是1968年“五月学潮”过后成立的一个具有决策和行政两种职能的机构。1984年新的《高等教育法》对大学行政委员会组成和职能进行了更为明确的规定。该法规定“大学行政委员会”由30-60人组成,具体职权如下:决定学校的政策,特别是审议学校所签合同的内容;批准学校的预算和决算;批准校长签署的协定和条约;授权校长行使自己的某些职权;对违纪教师、研究员和学生先例纪律制裁权等。 20078月法国议会两院通过了《关于综合大学自由与责任的法律》(简称《大学自由与责任法》或《贝克莱斯法》)。该法对“大学行政委员会”进行了重新规定。该法把“大学行政委员会”人数由30-60人精减为20-30人,具体包括本校重要学科的教授、副教授,学生代表(8 - 14 ) 和至少包含大区议员和地方企业负责人各1 名的校外人士(7 - 8 ) 组成,行政委员会的外部人员由校长提名。行政委员会的权力进一步得到扩大,行政委员会在1984年职权以外,增加了新的权力,如决定设立教学与研究单位(UFR),确定人员分工、建议员工晋升等。[1]行政委员会的投票决策也由原来的三分之二通过改为简单多数制。

第二,增强校长权力,落实大学自治权

1968年《高等教育方向法》规定大学校长由大学管理委员会选举产生,校长任期5 年,不能连任,候选人必须是教授。1984年新的《高等教育法》进一步规定,大学校长必须具有法国国籍,由“大学行政委员会”、“大学学术委员会”和“大学学习与生活委员会”三者的联席会议通过民主选举产生。大学校长履行以下职权:对大学管理事务具有决定权;代表学校与外签订协定和公约;安排学校的开支和支出;主持三个委员会的工作,听取它们的建议,执行它们的决定;具有人事调配权;任命各种考试委员会的成员;授权委员会副主席、学校秘书长代行自己职权等。1986年以后,随着大学自主权的扩大,大学权力逐步向校一级移动。大学校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管理者,大学校长事实上在履行大学行政委员会的职能,并新增校长对三个委员会的解散权。

2008年《大学自由与责任法》实施后,校长改由行政委员会选举产生,校长任期与其它委员会一样为4 年,可连任一次。大学校长被赋予更大的权力:对学校行政管理、财政预算和人事任免具有决定权;在行政委员会批准教授的聘任后,校长决定奖金的分配和报酬的提高;对行政委员会决策中争议不下的事项拥有决定权;有权根据需要聘用合同制员工(教师研究员,非终身制);有权设置大学基金和合作基金。大学校长成为真正意义上大学三个委员会的主持者,大学真正的领导者,是以大学的名义对大学进行行政管理的管理者。

第三,政府与大学关系性质转变,由过程管理变为合同监督。

新法律赋予大学完全的法人资格和地位,使大学真正成为自我负责、独立运行的独立法人。改革过去政府对大学事无巨细的管理模式,变过程管理为合同、契约管理,通过政府与大学之间的契约宏观管理大学,使大学完成大学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第四,加大投入,建设一流大学

法国总统萨科齐上台伊始就公开承诺5年内拨款50亿欧元,使高等教育的预算增加50%。在此基础上,法国政府计划斥资44亿欧元新建一所可与剑桥和哈佛相媲美的世界顶级大学。该项目负责人埃尔韦·勒·里什说“我们的目标是跻身全球顶级大学前10位”。新的“超级大学”将在2015年建成,由23所综合性大学、高等专科学院和科研院所组成。[2]同时,2007年新的高等教育法实施后,大学在财务方面有了更多的权力:大学可以设立大学基金,也可以与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寻求预算外资金;大学可以处置校园房产;大学可以完全自主地支配大学的预算经费,在此之前大学只可支配预算经费的25%

以上四条,使法国大学的发展有了现代大学制度保障,大学发展、运行模式也逐渐步入大学之道,或许,法国大学在十年后会与英美篦美。



[1]  严同辉,胡. . (2008). "2007 年法国综合大学改革述评." 高等教育研究 29(3): 94-99.

[2]  http://www.enmajor.com/cn/Html/News/english/3852466383.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67015.html

上一篇:致我们终将不朽的青春
下一篇:忠诚缺失与“谁的大学?”

4 梅珍生 刘凡丰 丛远新 方乐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1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