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故事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gmxxl 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学原理

博文

钱伟长教授“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 精选

已有 6887 次阅读 2010-8-1 09:57 |个人分类:大学英雄|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钱伟长,教育家条件| 钱伟长, 教育家条件

730上午6时,著名科学家、上海大学校长钱伟长教授在上海逝世。一般的报道总是这样来介绍这位伟人:“钱伟长先生是世界著名的杰出华人科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百度百科的介绍是“钱伟长(19122010),江苏无锡人,中国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近代力学、应用数学的奠基人之一;兼长应用数学、物理学、中文信息学,著述甚丰;特别在弹性力学、变分原理、摄动方法等领域有重要成就;历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耀华中学名誉校长”。看来,钱老被称为“教育家”基本成了共识。那么,钱老“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有哪些呢?

在了解其所以为“被教育家”的合理要素之前,我们还是应该首先给“教育家”界定一些条件。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教育家,必须具备以下五个条件:

第一,高尚朴素的教育情怀。教育家一定视教育为生命,必须以育才为乐,并把“育天下英才”为自己的立身之本。他们对待教育不会有任何的功利思想。

第二,系统综合的教育理论。教育家一定有自己的完整、系统的教育理论,这是其立命之本。他对教育理论的贡献不是支言片语,而是一个体系。

第三,独立创新的原创成果。教育家一定会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且这种真知得到世人、特别是教育学领域专业人士的认同。

第四,功垂千载的实践成就。教育家在成为一名理论家的同时,也一定是一位实践者。他或者领导一所学校(一个地区),或者指导一所学校(一个地区)的教育发展,并使这所学校、这个地区的教育有了跨越式发展。

第五,广博深远的社会影响。教育家的思想、教育家的实践决不是当下的产物,它的影响是跨时代的。即影响当代,也会影响今后几代、甚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教育。如孔子的教育思想、黄炎培的教育思想、蔡元培的教育思想等。

如果以以上五个条件来量测一下钱老,钱老“被教育家”有其合理要素。

关于第一条,钱老完全具备。钱老的教育成就主要体现在上海大学(原1960成立的上海工学院前身。1994年,上海工大和原上海科学技术大学、原上海大学和原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成现在的上海大学)。钱老被任命为校长时是1983年,当时钱老已经72岁高龄。一个对教育没有朴素情怀的人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任命的。且他任上海大学校长后,没有要上海大学的一分工资,也没有要住房。

关于第二条,钱老略显不足。虽然钱老领导上海大学二十余年,但钱老并没有在教育理论方面有专门的、系统的著作。他的教育思想体现在他的办学实践中,体现在他平时对教师、学生、干部的要求上。在这点上,他与当时名声显赫的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朱九思有一定差距。后二人都有教育方面的专著面世。

关于第三条,钱老完全具备。钱老在当校长时提出了著名的拆除“四道墙”的口号:即拆除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墙,加强大学与社会的联系;拆除教学与科研之间的墙,把最前沿的科学成果带给学生;拆除学院和专业之间的墙,实施通识教育,办综合性大学;拆除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墙,为了提高师生互动”。同时率先在大学中实施“三制”:即完全学分制、选修制、短学期制。这三种机制今天已经成为中国综合性大学的常规办学机制。

关于第四条,钱老也是完全具备。钱老接手上海工业大学时,上海工业大学名不见经传,且受文革影响,处于完全的崩溃边缘。而如今的上海大学已经是一所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无论是办学水平,办学声誉,还是整体办学条件在全国高校中都已跻身先进。钱老亲自制定的“自强不息”的校训和“求实、创新”的学风在上海大学生生不息。

对于第五条,钱老应该完全符合。一个是他老人家倡导的完全学分制、短学期制、选修课制已在中国扎根。另外,上海大学已经成立了“钱伟长教育思想”研究课题组,并申请到上海社会科学规划课题,我想钱老的教育思想当被系统化,这种影响将是广博深远的。

综合观之,钱老被称为教育家,当属实至名归。

愿钱老安息,一路走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436-349028.html

上一篇:大学去行政化,教育部给华中科大任命两位正厅级副校长
下一篇:德国大学停滞原因之国际化篇

14 武夷山 赵星 陈儒军 王涛 罗帆 许磊 吕喆 吕乃基 蔣勁松 张旭 孟羽 吴国胜 郑永军 刘庆丰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0: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